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苏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十九章苏家

    对于国家来说,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承包制。因为这部分土地上农人的生活,是由食邑的享有人负责。

    总之,土地兼并,至少在大宋的国家层面和法律层面上来说,在立国到现在的大部分时期里,都是被明令禁止的。被兼并土地上的人口,没有成为国家负担。

    问题其一,是士大夫贪得无厌,大量侵吞隐瞒耕地,这本身是一种违法,是执法不严,是有追究依据的。

    更应该关注的,是即使大宋地价便宜,大量的普通百姓,仍然买不起或者说不愿意买便宜的土地,因此不能或者不愿意成为自耕农。

    而且这部分人口中,一大部分不能有正常收入,不能纳税。

    最要命的是,这部分人口,因自然和人为的各种灾害,还在呈逐年扩大的趋势。

    虽然不能简单地将这类人归类为失地农民,但是肯定不是正常的劳动者和纳税人。

    这部分人平日的产出,被勋贵士大夫侵吞,而这部分人遇到生存难题的时候,则由国家来买单。

    按苏油的看法,这就是根本上的不合理,是人口资源浪费,是国家负担和隐患。

    综上所述,或许土地兼并不是封建王朝覆亡的本质原因,原因可能更深一层——贫富差距的极度悬殊,贫困人口的过度扩大。

    一方面是税收减少,一方面是贫者成为一个巨大的阶层,国本动摇,那就在所难免。

    然而不耕地,就不能养活人口吗?眼前这个小院,就是最好的说明。

    工商业的兴盛,金融流通的加速,可以从很大程度上缓解土地和人口的矛盾。

    放大到整个川峡四路,“千人耕,万人食。”的谚语,就出现在这个时候。很好地阐述了当前时期这个特殊区域里发生的特殊现象。

    可惜没有当政者深刻研究,或者说,总是遗憾地被华夏悲催的历史进程打断。

    又想远了……

    阵阵的鸟鸣打断了苏油的思绪,让他重新细细打量起这个小院来。

    小院由青石板铺就小道,进门右手是通往前方门店的木板门。

    两侧是贴墙的瓦顶走廊,雨天可以通过走廊从内宅进入门店。

    侧门进来是一座大花园,处处体现出女主人的精致和雅趣。

    园内花树繁密,但是都比较低矮,苏油能够发现一处奇特的现象——低矮的花林间,有一种艳丽的小鸟在此做窝。

    桐花凤,体型不过拇指大小,浑身颜色艳丽,反射出金属的光泽,以花蜜为食。

    它们正在花间飞舞。

    年幼时的八娘,苏轼和苏辙,在程夫人的教育下,十分爱护动物。

    他们在程夫人的带领下,静静地观察桐花凤在花园里的生活,绝不破坏鸟巢,而是好奇地打量着它们产卵,孵化,最后从丑陋的雏鸟变为金属彩虹般美丽的成鸟。

    而这对子女的性格培养,绝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走过花园,有一处小平地,那里有一口水井。

    井口很小,水质清澈,一看井边那株小树苏油便笑了。

    熟的不能再熟的东西——黄荆树。

    苏油一眼就分辨出用哪几根树枝,用来抽七八岁时候的苏轼苏辙最合适。

    苏八娘见到苏油盯着树枝一脸古怪的神情,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便小声说道:“母亲很慈祥的,我们从小没挨过打。”

    不过想想又觉得需要对苏油警戒一番,补充道:“不过换成小幺叔这么调皮的人,那就也难说了。”

    苏油对着黄荆树做了个合什:“阿弥陀佛,黄荆树啊黄荆树,你我各自相安吧。”

    八娘忍俊不禁,笑道:“那你可要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