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风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九章风投

    接着苏油将底下那条直角边每个寸标记点和直角三角形的另一四十五度角顶点连接了起来。和斜边一起得到九条分隔斜线。

    找来一把没有标示刻度的新尺,苏油准备比照作图得到的点,在尺上标示出各寸所在的精确位置。

    一位老工匠,估计是工头,连忙说道:“小郎,这个我来吧。”

    苏油微微一笑:“那有劳老丈了。”

    老工匠手艺精熟,很快,苏油得到了一把标示到精准寸的尺子。

    苏油用这把尺子沿着直角边往上移,当尺度移到图上侧边和最外斜边距离刚好为一寸的时候,十一条斜线正好将尺上这一寸等分成十分。

    拉好横线,图上便得到了一个精确的十分。

    工匠们对苏油的本事开始起敬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尤其是工头,连呼“妙哉!妙哉!”

    说完他便来接手,在尺子上用尖细的工具标出每分的刻度,然后继续模仿苏油上移尺子,皱眉道:“小先生,没法继续做啊,一厘再分十份,理论上可行,但是针痕紧挨着针痕,无法标示啊。”

    苏油又抽出一张图纸,照样画出一张图,不过这次的直角边长只取了九寸。

    工头指着新的直角三角形:“那这一个刻度,就是十分之九寸,小相公是要想得到十分之九分?”

    苏油笑道:“正是,之后以九对十,可将厘数展示到这九分刻度之上。”

    老工匠只觉得头皮发炸:“这……这是何等巧思?如何做得到?”

    苏油先将九分的尺度得出来,对匠人们拱手道:“小子只会理论,动起手来一塌糊涂,还得劳动老丈。”

    老工匠当仁不让:“必须的,这等粗活怎么敢劳动小先生,老头来!”

    苏油笑道:“那就麻烦老丈了。”

    接下来事情就好做多了,苏油画出了一个游标卡尺的图纸,将要点跟老工匠讲清楚,很快一把精美的青冈木古怪尺子便出现在苏油的手上。

    苏油看着光可鉴人的卡尺也是服气非常:“老丈技艺之精,可算是登峰造极了。”

    老工匠连连摆手:“我家三代雕工,细木活那是家传的手艺,到老头我这辈儿总算是能成大工了,所以才替东家管着这书坊雕版这一块。”

    “饶是如此,可也不敢夸口毫厘不差,当不得小先生谬赞。现在这个只能是临时拼凑的模型,改天我给小先生做一个经用的。”

    苏油笑眯眯地道:“当得的当得的,这纯手工和工科作业,本来就是两回事儿。”

    说完对匠人们介绍道:“大家看,中间这把,是主尺,下边可以滑动的这把,是副尺,副尺上的刻度可以在主尺上游走,上面的标示,我称为游标。”

    “游标前头是两个卡子,用来量出物体的宽度,因此这把尺子,我将它叫做游标卡尺。”

    老头连连点头:“这名字妥帖非常。”

    苏油取过一个木块,说道:“这卡尺的关窍,就是副尺走到主尺尽头时,两尺的起始刻度归一,同时卡子两个卡钳内面贴到严丝合缝。”

    说完又看着尺子摇头:“老丈的手艺,真是精妙。”

    老头心头如猫抓一般:“小先生快别夸了,再夸我这老脸没地方放去,不如赶紧给我们展示一把,如何测量到厘这一级。”

    苏油将木块一卡,说道:“大家看,主副尺刻度的起点,我称为零点,以副尺零点所示的主尺位置,可知木块宽度是一寸五分有多。”

    工匠们都点头,这个简单。

    苏油说道:“那具体多多少呢?我们来看副尺,大家看副尺两端,与主尺刻度对应的位置,是不是在逐渐向一个点趋近?越趋近那个点,主副尺上的刻度,越有重合的趋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