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鸡茸和开水白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厨子抹着手憨笑道:“这杀了几十年鸡,都不知道鸡血还能做羹。”

    苏油笑道:“不光鸡血可以,鸭血,猪血,牛羊血都可以。”

    厨子窃喜:“那……小郎君准备怎么料理这鸡血羹?”

    苏油倒是不着急:“厨子大叔,我们先把鸡汤吊好再说。”

    厨子赶忙回道:“这个我是熟手。”

    苏油点点头,叮嘱道:“炖汤之前,你将胸脯肉切下来,我另有用处。”

    厨子已经被苏油鸡血变血旺的戏法惊着了,此刻更无二话,照做就行。

    接着苏油吊汤的功夫也让厨子大开眼界,将鸡肉大火烧开打去浮沫之后,加好姜片和花椒,苏油便让厨子撤去明火,只用炭火烀汤,然后对厨子说道:“大叔你看,现在这汤只是偶尔冒一个泡,就保持着这温度就好。”

    说完将书房找来的那张桑皮纸蒙在熬制鸡汤的瓦罐上,用绳子扎好。

    之后处理胸脯肉。

    苏油站在搬来的凳子上,让厨子先将鸡脯肉表面的少量筋膜剔除,放入锅中加水和米酒葱姜煮制,大火烧开后转小火煮上两刻的功夫,然后取出沥干水份稍稍放凉。

    之后指导着厨子用擀面杖将鸡肉轻松压制成鸡肉丝。

    炒锅那是别想了,只找到一个厚底小铜锅,苏油让厨子将锅子放入少许油烧热,然后倒入鸡丝,加入盐和些许饴糖小火不停翻炒。

    一刻钟后,肉丝变得蓬松,颜色也转为金黄,苏油让厨子将铜锅端下来,趁热用铁箸如绞打蛋液一般绞打肉丝。

    肉丝愈加蓬松,颜色也由金黄渐渐变淡,最后变成了淡黄色的肉茸。

    厨子被累得满头大汗,苏油叫停后,找来筷子夹了一小撮给厨子:“大叔,尝尝。”

    厨子小心的将手心里的一点鸡茸舔进嘴里,眼睛顿时就亮了:“哎哟!怎么……怎么这么鲜美!”

    后世蜀州有一道著名的小吃,叫渣渣面,这面之所以出名,就是在味精尚未普及之前,面里边加了一款调味料,便是完全可以用来替代味精用的鸡肉松,一招鲜,吃遍天。

    将鸡肉松倒到盘子里放凉,苏油说道:“这法子可就算是教给你了,以后家里做饭,如八娘那样食欲不振的,就可以尝试着加上一些,不要太多,止于调味即可。”

    厨子乐得油光满面,对着苏油连连作揖:“多谢小先生,多谢小先生,你这是送了我一门立身的手艺啊。”

    这才做了半顿饭,苏油的称呼,在厨子嘴里便从小郎,小郎君,变成小先生了。

    苏油笑道:“要靠这个东西立身,恐怕还差了些。学无止境,同样艺也无止境,我就是平常喜欢瞎想,偶然碰到一个合用的,便记了下来。夫子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精细二字,既是做菜的道理,更是做学问的道理。”

    厨子抹了抹手:“这个我就不懂了,不过能从做菜说到夫子的道理上,小先生他日定是要金榜题名。”

    苏油小嘴一抿,笑道:“那就多谢大叔吉言了,我们接着料理。”

    接下来让厨子剁了半斤羊肉细馅,又往鸡汤里加了一碗干发蘑菇,黄花,发笋干,然后让他去摘菜心。

    宋代的蔬菜品类不如后世丰富,不过菘,芥之类都是有的。

    菘,就是原始白菜,在眉山属于四季菜,正好合用。

    苏油问厨子:“贵府平日里吃饭的主家有几位?”

    厨子答道:“这是书局,平日里女眷不怎么来,就太老爷,太夫人,夫人而已,大郎随老爷在嘉州,偶尔回来一次。”

    苏油说道:“哦,那就准备四个菘菜心,绿色叶子不用,就留一两左右金黄叶子那部分就行。”

    厨子有些不舍:“小先生,这也太浪费了吧?”

    苏油眯着眼睛,微微撇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