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血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章血旺

    “当年苏家祖上端正道人,乐善好施,有异人频受施舍,无以为报,便对端正公说道:‘吾有二穴,一富一贵,惟君所择。’端正公说:‘吾欲子孙读书,不愿富。’”

    “于是异人指示其处,取灯燃之于地,有风不灭,那就是我苏家可龙里祖茔所在。”

    “去年子瞻在栖云寺石崖上作‘连鳌山’三字,大如屋宇,雄劲飞动,端非凡品。头角已露,飞腾可望。”

    “嘉州太守雷简夫雷太简公,迁九江前曾向朝廷举荐你父弟三人。他们三位都是大才,转眼便会声震西南,这个无需多虑。”

    八娘讶然道:“你小小年纪,知道得还挺多。”

    苏油挺挺胸道:“我年纪虽小,耳朵却灵,加上老伯爷爱念叨,早都听出茧子来了。”

    八娘又笑了:“八娘失礼了,老伯公身子还好?”

    苏油说道:“康健着呢,撵得我满山跑,黄荆棍儿都换了好几根了。”

    八娘笑道:“可见小幺叔也是个捣蛋鬼。”

    苏油一本正经说道:“知我者谓我心忧,算了不提了。”

    说完又捡乡里的趣事和八娘说了说。

    八娘被苏油逗得笑颜频开,说道:“听小幺叔说说这些,八娘心情好多了。”

    苏油这才得机会问道:“八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八娘又皱眉道:“之前是伤风,拖延日久,心情郁闷,食少厌药。”

    苏油想了想道:“大病初愈,饮食调理还是要的,要不我给八娘治几道乡间风味,或许八娘就食欲大振。再发发汗,或者便大好了。”

    八娘有些惊讶,摆手连声说道:“不行不行,君子远庖厨,怎还好劳动小幺叔。”

    苏油眨眨眼,倒是很大方的回道:“君子远庖厨,那是藏拙,我可没有这问题。苏油打生下来就是孤儿,知道孤儿的苦楚,八娘,就算为了孩子,也要勉力加餐啊。”

    八娘肃然起敬:“小幺叔教训得对,八娘领教了。”

    苏油说道:“没事,这个真不是我瞎揽活,总会让你大吃一惊。”

    ……

    让伺月带自己进入后厨,可是走了老远的道。

    想想也是,书局最怕的就是火灾,程家书局的厨房,离刚刚那院子可是有段距离,中间还用一条便道隔离了开来。

    进入厨房,苏油检视了一番,看了看盐罐,喃喃道:“果不其然。”

    伺月对这苏家小孩越发充满了好奇,这小孩和一般熊孩子完全不一样,对太老爷都能侃侃而谈,还能把小娘子逗笑,劝她进食,在伺月心里,这就非常了不起了。

    见苏油对着盐罐摇头,不由得问道:“小公子,可是哪里不对么?”

    苏油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竹筒,取过一个碗来,轻轻抖出一些白色的晶体:“我嘴刁,吃不惯那种盐,幸好自己带了些平时吃的来。”

    伺月不识货,一边厨子悄悄看去,却大惊失色:“小公子,这……这是盐?”

    苏油找了一个碟子,又抖了一些出来,抓着厨子的手指在碟子里抹了一下,说道:“自己尝。”

    厨子将手指放进嘴里,片刻满脸惊喜的看着苏油:“一点杂味没有!了不得啊!这……这比老爷送来的宁夏青盐还要纯净!这盐是何方道地?”

    苏油调了小碗盐水,笑道:“这个简单,就是从灰盐里提出来的,有个工艺叫提纯。不过这个过后再说,现在你先找只鸡来杀了,将鸡血滴进这个碗里。”

    厨子早对这位小公子刮目相看,只吃如此精盐的孩子,那必须非富即贵啊,哎哎连声地去了。

    苏油还在后边喊道:“鸡血入碗,要搅拌一下,匀净后静置起来,不准用手!用小勺!”

    说完翻捡了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