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苏八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四章苏八娘

    苏油哦了一声,拎着两部书跟在掌柜后边。

    柜台后边是书局,也就是作坊,再往后才是居所。

    第一道院居所只是外间,中心一个花园,几方石刻的水池,养着些红鱼金鲤,两侧是对外的书房,几个先生在里边写写算算,也有在招待客人的,估摸着都是分管各产业的管家理事。

    掌柜领着苏油来到二门,敲响门环,月亮门打开,一个小丫鬟探出头来:“程三叔,所来何事?”

    掌柜对小丫鬟说道:“伺月,这位是可龙里来的苏小先生,水字牌,讳油,要见太老爷。”

    小丫鬟点头道:“知道了,就请小先生在侧厢少待,我去禀来。”

    掌柜的将苏油延入侧厢,苏油便背着手欣赏字画,看书桌上的笔砚,倒也未感无趣。

    掌柜反而暗暗惊讶,小郎君这份沉稳和淡然,相比其它乡下小孩子,那是气质迥异。

    没多久,下人来报,请苏油入内堂叙话。

    伺月在月亮门那里等着,苏油转身和掌柜告了别,随小丫头进入内堂。

    内堂还是大花园两厢加正屋的结构,不可能住得下整个程家,看来儿子们立业成家之后,程老太爷便将他们分到外面去住了。

    内堂的陈设归置又有所不同,天井,滴水,勾檐瓦顶枋头,都是诸般精致。

    从侧门进入正堂,一位穿着交领单丝罗衫的老者坐在堂屋里,微胖的脸膛白里透红,?须很薄,头上戴着一顶软翅幞头,苏油的第一印象就是——好一个面团团的富家翁!

    不用等伺月介绍,苏油便上前深揖一礼:“小子苏油,见过寺丞姻伯太老爷。”

    老者就是程文应,闻言不由得一笑:“免礼,你这称呼也太多礼了些,叫姻伯就好了。你八叔还好?”

    苏油答道:“八叔身体康健,就是小子太惹他操心了。”

    程文应说道:“你的事情我听说过,如你爹娘地下有知,见你长成一个知礼懂事的孩子,也该含笑的。”

    苏油有些感慨:“多亏族里各位长辈,村里各户人家,还有诸位高亲照应,小子感佩莫名。”

    程文应举手:“坐下说话吧。”

    苏油轻摇着头说道:“不用了,我坐下脚挨不到地,那是在长辈前失了礼数,我还是这样站着回姻伯的话吧。”

    程文应也不强求,见苏油身边放着两箧书,说道:“贤侄几岁了?”

    苏油答道:“过年就六岁了。”

    程文应又问道:“可开蒙了?”

    苏油答道:“没有,平日里就是嬉闹无形,跟着村中小学胡乱听了些,还有村中人家的书籍也读了读。”

    程文应想了想:“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苏油回答:“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程文应微微点头,说道:“《论语》倒是精熟。”

    又问:“可曾学过做对?”

    苏油有些无奈:“倒是胡思乱想过一些。”

    程文应道:“我且出一对,你试应一下如何?”

    苏油只好躬身:“长者命,不敢辞。”

    “嗯……佳气呈清夕。”

    “幽怀付远人。”

    程文应眼神一亮:“不错啊!那再试一对……流杯月下耽新曲。”

    “这个……飞絮春中理旧词。”

    “好!”程文应身子坐直了,两手放在膝盖上:“澄江清浒渚。”

    “霏雪霁雲霓。”

    程文应双手一合:“妙极!”

    说完又道:“对了,前两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