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程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位睿智的女子共生育了六个子女,长大成人的却只有幼女八娘和苏轼、苏辙兄弟。

    苏洵外出游历的时候,就是程夫人教导几个孩子读书,而且教育办法很有一套。

    比如她说:“你们兄弟读书,不要只知道死读,只知道为了个‘读书人’的空名而读。你们应当明白事理,勇担道义,将来做一个有利于国家民族的人。”

    比如她还说:“你们不要担心我,要是你们能成为范滂那样的正人,我难道就不能成为范滂的母亲,成为那种理解儿子牺牲的人吗?。”

    孝顺父母,持家有道,教子有方,深得苏家老人们的疼爱欢心那是必然的。

    苏程两家的关系,到此都算是正常。

    于是按照“亲上加亲”的习俗,苏洵的女儿八娘去年嫁给了程浚的儿子程正辅。

    程浚是程夫人的哥哥,在苏洵二哥苏涣进士及第后的第三年,即天圣五年同样进士及第,而且可能是程文应运作得当,程浚就在眉山附近青神县为官。

    这就厉害了,官员在籍地为官,尤其川中,那是朝廷严禁。

    程家偏偏做到了,因此如虎添翼,其富贵权势在当时的眉山可谓无人能及。

    因此苏八姐和程正辅的婚事,就有了些“娶妇就低”的味道。

    世家婚姻,与皇家不同,皇家那是已经到顶了,娶妇就低是传统,也另有一番好处。

    世家则是嫁女从低,娶妇就高,这样的家庭一般和谐。高门女子携丰厚的嫁妆和家世倚仗嫁入低门,一般在夫家中地位就会比较高。

    可八娘这桩婚事正好相反,看是一门好亲事,其实有些轻率了。

    文史资料上记载,八娘是被其舅舅程浚、舅母宋氏、丈夫程正辅虐待致死的,死时年仅十八岁。

    具体如何虐待倒是没有细说,不过说程浚好色嗜赌,舅母宋氏及家眷们又经常欺负这个小媳妇,丈夫程正辅对此视而不见、不闻不问。

    然后有资料提到八娘生病后他们夺走她的孩子,不给看病,连饭都不给吃,八娘就这样不明不白死去。

    苏洵痛心不已,气愤填膺,苏、程两家遂结下怨仇,互不来往。

    等到至和二年,苏氏族人为纪念先祖,重新修订族谱,在祖坟地西南修建了苏氏族谱亭,并刻石立碑。

    老炮堂哥的第一炮,直接轰向了自己的亲家兼大舅子。

    他特意写了一篇《苏氏族谱亭记》,在文章中提到了“某人”,列举了“某人”的六大罪状。告诫族人千万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

    文中写到:“其舆马赫奕,婢妾靓丽,足以荡惑里巷之小人;其官爵货力,足以摇动府县;其矫诈修饰,言语足以欺罔君子。是州里之大盗也。”

    细数当时能够在眉山城呼风唤雨的厉害人物,对号入座,正是苏洵的亲家大舅子——程浚。

    然而这话翻译过来,如同老炮堂哥的其余文章一般,喷得有些莫名其妙。

    眉山镇首富,车马上乘,侍妾漂亮,这不应该吗?让居住在里巷里边的小老百姓羡慕嫉妒恨,是他的错吗?

    官大还有钱,足以左右地方政策,注意是足以,老炮堂哥自己都没说别人这么干过,只是首富创造的GDP超过了府县,这就成了罪过?

    至于矫诈修饰,欺罔君子,反过来看,恰恰说明程浚平日里之乎者也道德文章的做派,只不过在老炮堂哥眼里,这就是口不对心,就是假。

    可人家心里怎么想,到底是真是假,从何辨别?

    文中还说长幼共处一室嬉乐无礼之类的话,可想想苏辙自己,去开封应试的时候还和俩儿子俩儿媳同船从眉山一路坐到了开封,这又怎么说?

    所以程家怎么受得了这个,于是两家交往从此断绝,逾四十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