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嘴炮堂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章嘴炮堂哥

    孤儿这一世仍然是孤儿,先是父亲得咳症去世,让他成了一个遗腹子,然后母亲伤心过度,生完他没熬过产后风,跟着父亲去了。

    于是族长老伯爷便将他养在身边,又当爹又当妈拉扯到了今年,五岁。

    要换做眉山城别的小户,他怕是刚穿越过来就被扔马桶了,但是好在老天爷长眼,让他姓了“苏”。

    苏程石史,眉山县四大家族,乡里有族田,宗祠,老宅,城里有铺面。于是他相当于将上一世小时候的生活重新过上一遍,还多了个碎嘴的老伯爷看顾着,更贴心一层。

    辈分不低,水字辈,老伯爷就随便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苏油。

    按老伯爷的说法,油可是了不得的好东西,大户人家才不愁吃得上哩!一般的小户,哼,一年有二两湿湿嘴,那就是开了天恩!

    于是这名字就被叫了开来,等到他一岁多假装重新开始学会说话的时候,名字已经计入族谱,无可更改,无从抗议了。

    老伯爷平日里就守着宗祠,甚为无聊,喜欢唠叨族里的诸般琐事。

    听了几年,苏油早已知道,苏家在二十年前就开始出人。

    自己有个远服堂哥,叫苏涣,熬了十几年,前年官家许他从阆中判官升迁做了祥符县令,是苏家第一个熬出小头的人物。

    祥符和开封,一在汴京之西,一在汴京之南,了解了地理位置,就知道这职位的分量了。

    苏家曾经经历过一件事情,山田所剩不多,早都在这堂哥的免税份额之内,因此家族里现在勉强算是解决温饱。

    今天老伯爷珍而重之地拿出来两套老书,将苏油唤了过来。

    老伯爷说道:“小油啊!这两套书,这还是你堂哥中进士那年送来的,它们认识伯爷,伯爷不认识它们。你带进城里去让老三翻翻,他是做学问的,让他给你安排个字吧,这眼看都要开蒙了。”

    苏油说道:“我才五岁。”

    老伯爷上手就给了他一下:“以后我苏家的娃子,都要读书!你三哥家俩侄子都是六岁开的蒙,你这当叔的不该早点?别闹!起码要去打听下这开蒙是怎么个章程!”

    苏油噘嘴道:“我不想去!我这么小你让我一个人进城,存心想让我被拍花子的拐走是吧?”

    伯爷恼羞成怒:“你都快精成猴了!你撺掇石家小娘子,把人家家里四口小猪的子孙根都给祸祸了,那是小姑娘该干的事儿?!”

    苏油争辩:“什么子孙根,有俩是小母猪……”

    伯爷转身便开始踅摸:“治不了你是不是?我黄荆棍儿放哪里去了?不用等石家人上门,现在就把你揍死算给村子里除害!”

    苏油抱着书转身就跑:“得得得,我去还不行?告诉你们等翻年才知道我的好!”

    跑出敞坝才有机会细看手里的书籍,一看差点没摔了。

    宋版蜀刻大字本《论语》《春秋》!

    乖乖!当年在蜀州省博物馆里见过,妥妥的国宝啊!

    老伯爷还在后边喊:“你三堂哥今年四十四,住纱縠行,要有礼些喊明允先生!堂嫂姓程记住了!先躲几天不用急着回来!”

    接着就看见苏油一个跟头摔倒在土垄下面,老伯爷摇头叹息:“娃子倒是聪明娃子,就是太淘气!明允脾气大,看看让他拘着能好点不……”

    “唉!毁了一村的果树,现在连别村的猪都祸祸上了。得,老头儿还得去跟石家把猪买过来……真是臊我赵郡苏家脸面哟……”

    ……

    左顾右盼了好一阵,苏油一路走,一路看着街上热闹的景象思索。

    姓苏的明允先生,满大宋三百一十九年,就只有一位。

    不过他对这老堂哥的印象其实不大好,这堂哥行事文章过于锐激,人家老王评价得就没错,那个《六国论》,还真就是纵横家言。

    至于《辨奸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