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1章 银面下了,风流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本王是月乌族的族上,管教月乌族的子弟,八哥你凑什么热闹?”上官玉辰绷着脸,一脸冷嘲,目光从上官子然脸上转到燕无争脸上,“这是你皇姐准备的东西,前一会怎不见你让你皇姐不要拿出这种武器来?”

    燕无争懊恼地拍了拍额头,心里腹诽:皇姐你还真像个爷们似的说走就走,也不知你留下的风流债有多棘手。

    “本王处理的是族内事务,你们两个是不是回避才是正理?”

    “我还想走呢,可你没听到皇姐将事情交给我了?战王府里皇姐等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我能提前走吗?”燕无争走近扯了扯上官子然,“八哥你说,这是我柳蓝京机要地,是处理天宸私务的地方吗?”

    “……真不是。”上官子然很配合地回答道。

    瞧着这两人一唱一和,上官玉辰抬眉,冷冷地盯着他二人,“他是不是欺瞒本王?”

    燕无争一呆,姐夫你才知道?

    上官子然慌忙道:“是……”情有可原。

    上官玉辰接着问:“无争你认为不是?”

    燕无争飞快道:“是。”

    “不是。”上官子然同时道。

    上官玉辰挑高眉毛,那只棍随手就抽在巫晋月身上。

    上官子然和燕无争面面相觑,双双惊愕。

    巫晋月抬头,正了正身子,轻描淡写地瞥一眼上官玉辰,对着面前发问之人,竟是一副像事不关己置若罔闻的样子扭开头咬了咬牙。

    上官玉辰目光暗了暗,本王管辖之内,谁敢这样面对本王怒火?

    他面无表情地接着问:“他是不是以下犯上?”

    “是。”

    “不是。”

    上官子然和燕无争换了口径,却又是异口同声。

    上官玉辰抬手又一棍子砸在巫晋月身上。

    燕无争瞪向上官子然,你改什么口?自乱阵脚他总可以找到一个与他合拍的人,你这么来,是看倒霉的不是你的亲兄弟吧。

    他一面替巫晋月鸣不平,一面朝着上官玉辰露出“佩服”的嘲笑,“上官玉辰,你别得寸进尺,别把老爹治你我的那套全用在治兄弟上了……你是王爷,他也是王爷,你娘也是他娘……”

    “别再说了。”巫晋月终于忍耐不住,却又慢悠悠地道:“你姐的这趟浑水,无争你真的不适合趟进来。”

    燕无争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我姐之所以这么离开,就是怕姐夫心里认为,此时此刻,你这个混球在她心里还有一席之地。本宫在此插科打诨做小丑,不就是为了澄清你们这三个其实是一汪清潭,你倒好,居然开口就是浑水一滩,你叫本宫怎么说?你让我姐夫情何以堪?

    他一急,朝着巫晋月道:“浑水?很好。不适合是吧?”

    他无法解释自己此时的焦急与愤怒,一个醋兴勃发,一个不识好歹,你们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他袖口反手一挥,一手扯了上官子然,喝道:“撤。”

    上官子然愣了一下,随着他的脚步,却道:“真走?”

    “我姐都管不了,老爹怪不到我头上。”燕无争回头,有些无奈又有些不服气,走到门口,低声诽道:“他们要死要活关我甚事,只是替我姐不值,好不容易卸了银面,结果还是四个字……”

    “啥?”上官子然脑筋有些跟不上。

    “银面下了,风流上。”

    上官子然:“……”银面战王成风流战王。

    “嘭”的一声,门像被一阵巨风摧拢。

    上官子然摇了摇头,“你我在,你姐夫碍于你我情面不会下重手,巫晋月因为身份不敢公开逆抗,只是情面上不好看,不会有太严重的事发生,可此刻……碰了你姐夫的底线什么下场,我不信你没有猜测,而巫晋月又是个什么人?他们一个怒火难抑,一个蓄势待发。你我不在,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燕无争一下就想到了上官云萧,一阵心悸,那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场景而已,而且姐夫明知云萧太子和皇姐并无什么,姐夫那个样子……

    而巫晋月和姐可是有凝血情魂那一段的,我这么甩手一走……

    这般一想,燕无争顿时一筹莫展。

    除非能够拔掉姐夫心里凝血情魂那根刺,不然这事真的是没完。

    我姐真厉害,连惹的麻烦都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一个两血相融,激活情蛊,一个携手南诏,共破血灵阵,不过这种神乎其神的事也不能完全怪我姐,谁叫这两人都这么优秀又深情?

    上一次战王选妃来的是女子,本宫勉力上了。这一次两个王爷,本宫真是无能为力了,这种事总不能一次两次都由我来垫后吧?可眼下这事态是断断不能发展的。

    找父皇吧,我不敢。

    找皇姐吧,只能变得更严重。

    不知道能不能求救我母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