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85章 蓄谋已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片刻之后,上官玉辰走到巫晋月的面前,歪下身躯,扶住他的臂,“既知错,便起来回话。”

    跪在巫晋月不远处的陈庆锋眼角抽了抽,能够享受王爷这种待遇的,除了当年的王妃,没有第二人,这是眉目举止之间自然是有情况。

    直到感觉到那臂上的手有了力道,巫晋月才缓缓抬起头来,他谦恭道:“巫某惭愧。”

    燕无争撇了一下嘴角,巫某的后面,应该加“的族上”三个字。

    上官玉辰放下手,轻咳一声,“你就看着王妃的眼睛,关于些事,让她明白便好。”

    他口里这般说,可看着巫晋月的眼睛,心里却在想:将当众信口胡来早与你狼狈为奸的鬼话,此刻要解释成影儿面前顺应天意的壮举,这种翻嘴调舌的表达,就算与影儿单独相处,本王也断说不出口,那句鬼话的由来……这一年来,本王从未与你见过一次面,说过一次话,而御花园里之所以吐出那么一句话,不过是给别人听的——天儿的身份,本王和影儿早有定论。

    而之所以有昨天那一幕,原是你私下的心思,蓄谋已久。

    巫晋月幽深的眼瞳里闪过一丝难忍和无奈,有谁知道,他此刻的艰难?看着她的眼睛……让她明白。

    他垂在身旁的双手缓缓握紧,良久站起身,极有礼数地执礼,说道:“巫某……便恭敬不如从命。”

    他缓缓地站起身,如一株深晚绽放的寒梅,因无天光,看不到光辉,却因暗香扑鼻而引人注意。

    “族上为王,决策由己不由人,并不是像王妃这般用的。”他向公仪无影恭谨地行了一礼,轻柔地说道:“王妃其实很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而早在去年,巫某隐瞒龙爷身份的时候,族上也意识到了,只是过后,族上亦不打算追究了。”

    “既如此,这个错也就不是错了,大抵没有必要在此下说。”公仪无影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昨晚上辰哥可能真的是醉了,否则不会……这个在醉酒时可能会放下他所有冷漠与骄傲的男人,翻窗到凤华宫之前,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不让无争开口,不知会不会借你吐露几分?

    巫晋月强稳住自己的意念,指尖一次又一次掐进掌心,想以这样的动作让自己保持镇定,他的目光与她的目光交汇,他摆脱不了那道目光……不知道我此刻说出去的话,是不是她想听到的?是不是我能吐出去的?

    “人在清醒的时候,恣意妄为,骄傲自己的天地自己做主,可当迷醉之时,却知其实自己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世界……那种寂寞只想不省人事,却在不省人事前还在艰难地思虑,如何去寻找属于那个世界里的,一丝一点的念想……”

    他只觉那目光越黏越紧,僵硬至极,他的大脑像着了魔似的,他的身体由担心变成恐惧,掌心被掐破,殷红的血渗了出来,强撑着一丝意志,他必须移开目光,否则,否则……

    不知她是否能警觉?

    他吞口唾沫,语气微微急促:“你还记得,御魂教九宫迷魂阵里,还有映月山庄温泉池旁吗?也许说的词不达意,也许做得莫名其妙,可那都不是故意的,你知道那有原因,身不由己……”

    公仪无影一下怔住,这两个地方,她与他之间不能忘记的,自然是他冒犯了她,而此刻……

    巫晋月脸色变得惨白,额头的冷汗清晰可见,而袖里居然有血珠滴落。

    神棍在说什么?扯这么远了。燕无争惊讶巫晋月举止有些不稳定,转头看上官子然,却见对方正一脸凝重地望向他,听到极低的声音吐出两个字:“反噬。”

    燕无争陡地想到一些事情,皇姐是巫晋月心里的坎,更是他功法上的障碍,有凝血情魂那一段的……这下好了,姐夫指望他,他却把自己没得法了。

    醒悟过来的燕无争哪里还敢耽搁,急道:“皇姐。”

    就算没有这声急唤,公仪无影也察觉出了问题,她回过头,眼神微深看向燕无争。

    燕无争的目的,自己心知肚明,却不想让人看出端倪来,于是,在公仪无影挪开目光后,他随口道:“要不要让人备茶来?”

    上官玉辰盯着巫晋月那张仓皇不安的脸庞,将双手负在身后,缓缓俯下头,看向地上那几滴显眼的颜色。

    巫晋月身体无来由地一震,他看清楚了对方身上那白色衣袍不沾一尘,却看不清那低着头冷漠的表情下隐着的心情。

    也许,他坦然到并不打算去看。

    上官玉辰俯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接着准备说什么?”

    话语虽轻柔,却夹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峻之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