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84章 千年狐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公仪无影面朝着上官玉辰,却完全一副无视对方的神情,而那一身沉色装束越发显得发如墨染,面如寒玉。

    燕无争袖里的手不听使唤地掐动着袖里的手指,——皇姐话中有话,不会是在指责我这个皇弟不辨是非,胡乱圆场,胳膊肘朝着对方拐?

    战王皇姐借宿凤华宫,堂堂宸王姐夫半夜里竟去爬柳蓝皇后的寝宫,父皇母后摇头叹气,可不是为了成就这一段佳人趣事。今日之事若然摆不平,这头疼的可不止姐夫一个人。

    却不知昨日凤华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皇姐竟让凤华宫里所有人都成了睁眼瞎……那坛酒的作用应该是有价值的。

    后面的重点都没还跟上去就被皇姐断章成了和稀泥,这是要把火截到自己身上么?

    燕无争一面暗骂自己思虑不周吐词太急,一面又在突发奇想,如果姐夫还是醉的……

    身边的上官子然扯了扯他背后的衣服,低声提醒:“无争,回你皇姐的话。”

    “嗯?”燕无争嘴角一抽,眼里透出一丝迷茫之意,皇姐问我什么?

    上官子然咳一声,“不是说好了,我们兄弟几个一起到战王府聚一聚的?”

    “是么?”燕无争狐疑地看着上官子然,低声:“这样?”

    上官子然点了点头。

    燕无争这才将视线看向公仪无影,见她无甚表情,遂道:“我是打算和八哥一起先到皇姐府上的。”

    “……连无争都这般打算了……”上官玉辰看燕无争的眼神颇为满意,甚至唇角罕见地对他勾起了一抹“欣赏”的笑意。

    燕无争直觉不对劲,还没有往深里去反应,便听公仪无影道:“你到底有事没事?”

    “呃,呃……”燕无争犹豫着干笑两声,见皇姐目中寒意森森,他不敢再作拖延,硬着头皮道:“我和八哥是这般说来着。”

    公仪无影道:“那你就不用回宫,和八哥先回战王府。”

    燕无争之前走神,听得模模糊糊,此刻忽然就反应过来,刚才皇姐说的是——若无事,无争你先回宫。

    适才肯定地回答,本宫有事,事情就是在这等他们一起回战王府。

    陈庆锋的棍子差点上身,本宫这是来凑一杠,找打。

    燕无争瞪一眼上官子然,回头就补救:“我是有事,那只是其一……其实更重要的是,姐夫是喝多了的,我是认为姐夫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大抵迷糊了。”

    上官玉辰挑高了眉毛,“你认不认为,明天此地会不会更加热闹?”

    燕无争怔了怔,皇姐一肚子火气都憋在心窝里,事情全因你而起,你想不热闹,早干什么去了?明天……该由我姐说了算。

    他继续道:“我认为,这酒喝多了,嘴巴不是自己的,喉咙不是自己的,行为也不是自己的……”宸王你就不能顺坡下驴?

    他抬了抬睫,瞥一眼那白色的身影。

    皇姐此刻要的不是对错输赢,只是你的一个解释,动下口死人的?

    见上官玉辰不仅无动于衷,甚至还强硬些的样子,而他身后的玄色身影跪得是若有所思,一本正经,燕无争不再犹豫改变对象,连带语气立时一弯:“晋王,关于这醉了酒,你是最有心得的,不如你接着说。”神棍你是千年狐狸,看你的了。

    上官玉辰眼睛一亮,这里头的曲曲直直原就应该交给巫晋月。

    公仪无影神色冷淡,却没有等巫晋月开口,她缓缓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结果全都是凭着自己。有人说,族上为王,决策由己不由人。不知此刻,这族上又有什么决策了?”

    上官玉辰眼底流过一丝莫测,他回过头,微微垂眸看向巫晋月,语气颇寒:“你说的?”

    巫晋月面色微微一变,旋即抬手持礼,“巫某知错。”

    他一脸诚恳,离离的目光似渗满万千情绪,而那坦然的姿态认真端正。

    燕无争心想:这视死如归过了头,就让人感觉死不了的。任凭谁都想不到,前一会他还朝着他族上的背影极尽力量地翻白眼。

    燕无争沉浸在一种莫名的轻松中,究其原由,自然是千年狐狸知错了就有下文。

    皇姐神色冷峻,颇有威慑,但在姐夫面前,皇姐或许就是身材高挑,又一身墨色裹于身段,有种迥异于常人的挺拔骄傲,虽不似寻常女子那般心软婉顺,可如果真说到动心处……

    去年凤华宫,姐夫那情深意切、刚中带柔,不是几个回合就让皇姐失了招架之力?

    这坊内情形哪及去年威武?

    神棍代你开口,一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