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77 给你做嫁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乔影挂了电话。

    尽管傅寒川说,她不需要为此背负责任,可这件事终究因她而起,她怎么可能做到一点事都没有?

    乔影回到家,情绪还是低落。

    乔深看了她一眼,当着父母的面没有说什么。晚饭过后,乔深敲了乔影的房门。

    乔影正盘坐在瑜伽垫子上冥想,听到敲门声,关了音乐,抓起搭在床尾的毛巾裹着,走过去开门。

    乔深进来看了一眼:“在做瑜伽?”

    “嗯。”乔影点头,走到桌边倒水。

    这段时间她越来越感到自己的情绪不稳,晚上失眠,听说瑜伽可以解压,就买了点装备。

    乔深靠着桌站着,看她很快的就把一杯水喝完了,又去倒第二杯。他道:“我跟秦医生预约好了时间,你明天抽时间去看看。”

    他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乔影。

    乔影愣了下,看了一眼那张名片,没有立即伸手去接。

    乔影是在恢复了记忆之后,才知道之前全家骗着她,说她因车祸而失去的那一年多记忆的说辞是假的。

    真正的原因,是乔家父母花重金邀请到了最好的心理医师,用催眠的方法洗去了她那一年多的记忆。

    那位心理医师就是秦医生,当初乔家从宜城搬来北城,也是因那位医生就在北城。当时乔影做完催眠以后,那秦医生就建议说,最好换环境,陌生的环境比较不容易让病人恢复记忆。

    乔影看着乔深道:“我不需要看心理医生,我很好。”

    乔深道:“如果你觉得好,就不会时常出现手抖的状况了。”

    “姐,你的情绪不稳定,我知道你在想办法控制。”说着,他看了一眼还铺着的瑜伽垫子,还有她床头的心理辅导书。

    “自从张业亭出现,你就一直把自己绷紧了。”

    “张业亭只要一天不离开这里,这都会是一场漫长的仗。你得调整好状态,才能保护好你想要保护的。”

    乔深把名片放在桌面上。

    乔影捏起名片,看着上面的名字跟电话号码,脑子里隐约浮现一个中年男人模糊的身影。她只见过那位医生一面,而做完催眠以后,就完全不记得这个人的存在了。

    她点了下头:“好。”

    乔深微微皱眉看她:“你不要敷衍我。”

    乔影把名片收起来,轻吸了口气道:“我没有敷衍你。”她顿了下,眼眸微垂,“我也不想回到过去,更不会让佐益明把连良带走。”

    就在刚才一瞬,她明白了,若她坚持不住,那这个烂摊子,让谁来接?她没那个脸,再让家人为她放弃一切。她不能用疯了来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

    乔影抬起眼眸,微扯了下唇角:“这次姐承了你的好意。还有……”

    她想了想:“你陪我一起去吧。”

    乔深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主动开口了,他还以为她会坚持自己去。

    清醒的乔影一直是很独立非常有主见的。

    像是知道乔深在想什么,乔影道:“见心理医生……我不知道到时候我会不会抗拒,有你在的话,应该会好一点。”

    面对心理医生,是要把自己的内心剖开给别人看。秦医生的诊金很贵,但他是最了解乔影的状况的,找熟悉的医生相对来说可以降低那种被剖开的痛苦,但也只是降低而已。若中途乔影忍受不住,很有可能中断。

    乔深本来就想陪着乔影一起去,但想她可能不愿意,现在她自己提出来,他当然是答应了。

    第二天,到了秦医生的诊所的时候,乔深看到对面站着的男人,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他下意识的挡在了乔影的面前,一脸怒意。

    张业亭的目光越过乔深,落在了乔影的脸上。乔影轻轻推开乔深,说道:“是我让他来的。”

    乔深诧异的看了一眼乔影,见到乔影径直的往前,走到张业亭面前,然后扬起手,落下。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男人清隽的脸上立即浮现了红手印。

    手起手落,乔影这一出手出其不意,非常迅速,这一下,不只是看呆了乔深,张业亭也是一脸惊诧:“小影子?”

    他昨晚接到乔影的电话,心中还激动着,以为她想通了,却不想见到她,她上来就是一巴掌。

    乔影的那一下打得非常用力,掌心都打麻了。她微微扬起下巴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张业亭微微皱起眉,脸色沉了下来。

    乔影往后退了两步,对着男人讥讽一笑道:“看来你是知道的。”

    “张业亭,你是个男人,能拿的出手的手段,却只是利用女人。”

    她悲凄一笑,微微侧头看他:“我真不明白,当初的那个张业亭,是不是死了,你是什么怪物?”

    当初为了理想,积极向上的那个阳光少年,怎么变得阴暗肮脏?

    “你利用我也就罢了,连不相干的人你也拖下水。你就真不怕不得好死吗?”

    “呵呵,对你来说,死可能太遥远了,毕竟你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张业亭顶着半边红肿的脸,摸都没摸一下,他直直的看着乔影说道:“如果能够让你回到我身边,我不计任何代价。”

    乔影讥讽一笑,喃喃道:“看来是真的死了……”

    那个阳光少年,早就被权势欲望淹没,死了……

    她道:“你把伤害投在别人身上,你自己感觉不到痛,所以你无所谓,你可以不择手段。”

    乔影的眼眸忽的一变,眼底浮起一丝笑意:“不是说,还想要我回到你的身边吗?”

    她往大楼上面看了一眼,手往上指了指,说道:“这里有一家心理诊所。我现在,就是去看病的。”

    “张业亭,你从来没有看到那一年我所承受的折磨。而现在,你让我的噩梦回来了,我也就让你看一看,看看你还剩下多少良心。”

    说完,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张业亭,往大楼里面走了进去。

    乔深走在乔影的身侧,微微侧头往身后看,看到张业亭站在门口踟蹰。

    乔深道:“姐,你怎么让他来了。还有,你说的那是什么事?”

    乔影走到电梯那边等候,沉着脸说道:“燕伶从威亚上掉下来,是张业亭找人做的,为的是不想让裴羡插手进来。”

    乔深愣了下,乔影抬头看着慢慢往下降的数字,咬牙说道:“我要让张业亭亲眼看到,他造下的孽!他还能若无其事的享受着靠伤害别人得到的成就感吗!”

    这也是昨晚乔影答应乔深来看心理医生时想到的。她不在乎张业亭看到她是什么模样,只要办法有用就行。

    电梯到了,叮的一声打开,乔影走进去。

    因为是高端写字楼,大厅内空空荡荡的,乘坐的人不多,这一批就只有乔影跟乔深走了进去。乔影站在里面等待着,电梯门就要合上的时候,张业亭终于走了进来。

    当年给乔影做催眠的秦医生是一个中年男人,几年过去,他的脸颊微微凹陷,多了很多皱纹,也已经长出白发了。

    乔影对这个人记忆本就不怎么深刻,见到秦医生的时候微微拘谨,倒是乔深先上去跟他握了握手,说道:“这次又要麻烦秦医生了。”

    秦医生点点头,看向乔影,微微笑着说道:“真遗憾,我们又见面了。我以为我的催眠时间可以更长久一些的。”

    乔深在联络秦医生的时候,就把乔影的状况说了下。

    “按道理说,你不需要再来了。”秦医生有些困惑。经过他的催眠,她少了那部分最黑暗的记忆,即便后来想起来,经过三四年的时间,她已经过了最伤痛的时候,就算想起时会痛苦一阵子,但应该可以正常了的。

    乔影勉强笑了下,目光往张业亭那里瞥了一眼,秦医生顺着她的目光,也看了一眼那个男人。

    秦医生是心理学博士,从那几人的微表情就看出些什么来了。

    他又问了一遍:“你真的要我帮你催眠,想起那些清楚的回忆吗?”

    乔影点头道:“那些记忆其实一直在我的脑中,只是我刻意的不去想而已。但是这次……”

    她转头看了一眼张业亭,再说道:“我想更加直面的面对,比逃避要好吧。”

    秦医生不再多说什么,指了指靠窗的一张躺椅:“那请到这里来坐吧。”

    乔影看了看那张躺椅,上面铺着柔软的绒毯,看上去很舒适的样子。

    乔影经常上手术台,但她做的是身体手术,而现在,是她自己要做一台心理手术。

    乔影躺上去,手脚并在一起,尽管身下的躺椅很舒服,可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僵硬。

    秦医生柔和缓慢的声音响起:“闭上眼睛,不要紧张。”

    乔影依言,慢慢闭上眼睛,闭上之前往张业亭那里看了一眼。

    最后的余光中,她看到张业亭比她更加紧张。

    不知者无畏,可当揭开那层蒙着的面纱,就要知道下一秒看到的是什么的时候,才会紧张,才会感觉到害怕。

    乔影微微的翘起了唇角,就让他良心不安吧。

    她的心反而安定了下来。

    秦医生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