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2章 宝琴湘云的爱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籍也在南边,我乡试座师董安国也是南方浙人。”贾琮眼睛只看自己手中的玻璃杯中的酒。

    很多年前,徐阶为了对付严嵩,不惜把自己嫡亲的孙女嫁进严嵩家,终于斗倒了严嵩时,亲生孙女也跟着陪葬。

    那个女孩就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贾琮不知道梅克念身后还有多少利益牵扯,但不到万不得已,这种事他暂时还是不会做,手段毕竟是有很多种的,即使这梅克念为官并无贪酷之声。

    没想到其子梅文衡却仰头道:“薛世兄,我梅家乃翰林世家,贵府已是这两代绝无官身作护身符的了,王家再显赫,金陵龙王也到了落滩的一天,想我梅家翰林世家,不日我也可进其中,不至于辱没了你们薛家的门楣罢?”

    正所谓:请君着眼护官符,把笔悲伤说世途,作者泪痕同我泪,燕山仍旧窦公无。

    贾琮眼神忽然冷了下来:“既然你家门楣如此之高,薛蝌世兄,这婚约我们不谈也罢。虽是长辈之约,但也可私下解除,我表妹宝琴亦暂无此意,两位请回罢,来人呐,端茶送客。”

    “此亦是吾意。”薛蝌也站起来点头道,有贾琮撑腰,那种气场让他一下子底气十足,腰杆子都直了起来,平常他都无这底气。

    梅文衡哼了一声,大有认为不识抬举的意思,他虽不敢和贾琮直接相谈,但却不把薛家放在眼里,这大概就是官家眼中的商家。

    里间史湘云啐道:“这人亏是儒生呢,这样看不起人,宝琴过去必也会遭奚落冷遇,甚而毒打,还是贾琮表哥回绝得好。”

    薛宝琴静静地眨了眨眼睛,眼睛忽然布上了雾蒙蒙。

    “贾大人,既然作为兄长的薛蝌也不同意,老夫也暂不强求,但是,你们若是回转心意,老夫还是照样要按文约作数的。”梅克念摸了摸胡须起身,却是并无多少生气的样子。

    就算是利益联姻,贾琮也觉得梅家还没有自己的威望大,不值得,再说薛宝琴按这路线走,薄命司的人都注定是悲剧,那何不既遂她心意,又挽救这悲剧呢?

    至于继子的事,倒不稀罕,曹寅儿子曹颙死后,曹頫也是过继过来当家做官的。

    因此有红学和曹学的人认为,贾政或贾赦也好像是过继过来贾母这边的。

    那梅文衡似是没发生过此事一般,临走前恋恋不舍地看着贾琮的玻璃杯,打探道:“不知大人这玻璃杯何处有卖?”

    “宁荣街玻璃一窖产的,现在恒舒典附近应该都有销售。”贾琮也突然换了个笑脸,像个生意人一样。

    对他来说,官场是官场,商场是商场,公是公,私是私。

    梅文衡欢喜地躬身道:“多谢!”

    梅克念、薛蝌:“……”

    薛宝钗、薛宝琴、史湘云:“……”

    梅克念也觉得这玻璃杯还真新奇,用它装酒感觉很干净很清澈的样子,他刚跨出门槛,忽见香菱后面出来,那眉心胭脂痣很显眼,突然道:“冒昧一问,这位奶奶是江南甄家的么?”

    贾琮似是察觉了什么:“是,不过甄老先生传闻已经出家了,不知所踪,姑苏势利街人情巷也早是瓦砾场了,怎么,他家是你故人?”

    “算是故人吧,不过来往不多。”梅克念看了两眼也就去了。

    贾琮略微讶然,方才回想到甄士隐的身世,甄士隐救助贾雨村时,脂砚斋批语云:“士隐实是翰林文苑,非守钱虏也,直灌入‘慕雅女雅集苦吟诗’一回。”

    即是说甄士隐也是翰林出身的,故而梅克念与他认识倒也说得通。

    贾琮再看香菱,倒无甚表情,可能她习惯了埋在心里吧,不管怎么说,“菱花空对雪澌澌”的悲剧已经被他挽回了。

    薛宝琴乖巧盈盈地出来,给贾琮行了大礼,她的脸如瓷玉般,让人看就心生欢喜,也怪不得贾母一见就疼爱得不得了,风头直逼宝玉黛玉,她眼神含了种种欢喜的情绪:“多谢贾琮表哥,我和哥哥一定给你好好打下手的!”

    她此刻看贾琮的眼神有亲切有爱慕,和之前的史湘云差不多,此刻史湘云正看得乐呵呢,贾琮似有察觉,但也没想太多:“好了,一家人没必要那么客气。”

    薛宝钗眼神微转,又是感动又是悲哀,心道:“哥哥终究差薛蝌兄弟太多了,我也不能怪琮弟不亲近他,此诚可悲。但琮弟也没把我家人当做棋子,此诚可喜。”

    她先告辞退下,回到薛家闺阁中,与母亲略略商议几句,就靠在床上出神,这明明是自己想要的,可有时候为何会有一种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东西的感觉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