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七章:迟来的花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七夕……”

    顾棠可是个有血有肉有气性的男人,不是什么也没有的,现如今面前着眼前这一番场景,他这声音只够两个人听见的。

    顾棠用着自己的理智想推开七夕,他怕七夕不是出于自愿,怕七夕会后悔,虽然他自己一直在等这一刻,可就是害怕。

    眼见着顾棠的手想要将自己推开,七夕的心里凉了大半截,这当下,和顾棠较着劲,不愿意松开手。

    “你……你……是不是嫌我……”脏!

    咬着唇低着头的七夕手紧握着顾棠的衣带,赤着的脚在这会左右交叠,全部的心事尽数暴露,脸赤红一片,在这会她问出了这一句,只是最后这个脏字没说出来,顾棠一把将七夕抱了起来……

    打横着将七夕抱离地面,大步流星一般的往已然收拾好了的床榻上而去,当七夕的整个人陷入床榻里头时,顾棠压在七夕的身上,气息交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当真是在咫尺。

    造物主恩赐的一张俊美容颜贴在了七夕的眼前,七夕能数得清那根根细长的睫毛,呼出的气息打在鼻尖,顾棠将吻吻在了七夕的鼻尖,自鼻尖起,一点点描绘,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异常珍视的宝贝一般。

    只用自己的行动告知着七夕,自己是怎么样的珍视着宝贝似得,珍视着七夕,做远比说来的更有说服力。

    他努力的克制自己,原就是怕七夕会觉得自己龌蹉,趁人之危,怎么会是她嘴里那一句觉得脏呢!

    没有,从来没有过,他把七夕当宝贝!

    吻从一开始的似如三月细雨一般,扫过脸颊自脸颊一路,都是那般的轻轻爱护,在七夕的手挽住顾棠的脖颈之时,这吻便变得难以控制起来。

    尤如燎原的星星之火,本就是披在身上的衣衫这会尽数落在了地下……

    屋里头如今没了响动,外头伺候的连带着玲珑在内都觉得好奇,这会连等急了的苏绵与老王妃都来了。

    昨夜里老王妃就根本没睡好,辗转反侧的就是想着儿子与儿媳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想着是否能够成事,这天没亮就已经从床榻上翻起来,管身后的丈夫怎么知会自己,就在等消息。

    苏绵那儿也是一样,一副操碎了心,真就成了那管家婆似得样子,时时刻刻的在那儿等着天亮,等着有消息出来。

    昨夜里那“料”是苏绵放的,轻重苏绵自己知道,这会还没个动静,她怕回头放多了,惹出火儿来,如今赶紧赶来瞧瞧。

    婆媳两个人想到了一处,这会遇见了,手搀着就进来了,玲珑一见这婆媳两个,忙上前,她们都候在外头,一脸的做贼心虚,如今这人不出来,他们也不敢进去。

    眼见着苏绵与老王妃这会也来了,忙上前福身,小声道“一早叫了水,我们也不敢在里间伺候……”

    是真的不敢,她瞧见早起时候顾棠阴沉的脸,那是她第一次瞧见那样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一样的顾棠翻脸的时候,玲珑也害怕……

    玲珑回禀的声音极小,苏绵一听之后,忙又问道“这水叫的是两间里的,还是一间里的?”

    “两间,一人一间,进去的时候,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帕子倒是有一块!”

    玲珑只是个未出阁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跟着回话的是老嬷嬷,嬷嬷这当下一回,苏绵与老夫人互看了一眼,那些个“料”吃下去,才一块帕子……

    都是经历过的,苏绵这会觉得是不是这中间出了岔子,再怎么样,也不该是那嬷嬷嘴里的一块,最少最少,三块总要的吧。

    那要是这么算,定然是昨儿个夜里的事情没成!

    苏绵一听眉头就皱起来了,药也放了,香也点了,就差他们把两个人的衣裳脱了帮着两个人成事了,这算什么……

    苏绵这当下也不敢贸贸然的进去,这会撩起裙子,真的急了,直接当了一回听壁脚的人,这手干脆抠破了最靠近内室的那扇窗户纸,凑近了上前瞧这两个人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的可不就是这一群操碎了心的人!

    眼睛透过那抠破的缝朦朦胧胧的往里瞧时,地屏上现下交(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让苏绵的脸颊红了不说,连带着嘴角都抑制不住的上扬。

    她这会红了脸的挥了挥手,叫众人各自往后退一退,而后只叫人去灶上把这水给自己准备好了。

    这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