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六章:一把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浑身上下轰然起了一团火的顾棠在这会只觉得自己像是要被整个烧着了一般,七尺男儿,血气方刚,加上那些“有料”的膳食,这会本就躁动,如今……

    顾棠还保持着一份理智,这会忙要出去寻人,寻人进来帮七夕把衣衫穿上,以自己现如今的自制力,他没那办法,他怕自己会做下叫七夕厌恶的事情。

    带着三分理智往门口走过去时,顾棠发现门都已经叫人锁上了,而且是在外头锁上的,根本没有办法打开。

    外头叫人根本没人来应自己,这是早准备好了……

    七夕在这会倒在地下的垫子上,醉酒后双眼迷蒙,眼里泛着水汽,看什么都是雾蒙蒙的,根本没觉得自己到底在哪儿。

    左右身上没了衣衫,这会虽浑身都热,可比适才好了许多,而顾棠这儿明白过来了家里人的意图,这当会重重的一击,直接敲打在了门框上。

    他还存着理智,如今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把这屋子里能用来喝的水尽数灌下了肚,而后寻了褥子盖在了七夕的身上,抱着七夕去向净房。

    他原打算将七夕放在浴盆里,好用水叫七夕清醒,没想到,苏绵这儿做了万全的准备,这净房里压根儿没有半盆子水,压根儿没给他后路。

    “热!”

    被重新裹了褥子的七夕在这儿喊着热,是真的热,她在不知不觉之间,叫苏绵灌下去不少的酒,到了这当会,哪里能不热的,那种热,从身体里发散开,形成了什么,她原是经历过的,故而这会搅散了理智的开始寻找能搭救自己的解药。

    一双似若无骨的手如今在顾棠的身上不住的游移,凭着本能的解开了顾棠的衣襟带子,长衫让她解开了不说,连带着里头的中衣小衫尽数的解下,七夕的手触碰到顾棠坚实的胸膛时,一双手贴着胸膛,叫顾棠的双眼在这会恨不能也迷了……

    顾棠带着三分的清醒在这会体会了一次什么是真真正正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之感,若非他还存着理智,这会真的已经将七夕吞吃入腹。

    那种滋味有多么的难熬,就好像是将你整个人置身在烤架上,底下是熊熊烈火,你就是那个将要被烤熟的那块肉,偏生你想挣扎一下都很困难。

    七夕没有理智,可他还有,在七夕的手越发往那难以描述的方向而去之时,摒住了呼吸的顾棠一掌将七夕击昏,看着七夕整个身子软绵绵的倒在自己的怀里,这手再也没了动作在自己身上游移,他这才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可吐出这一口气的同时,他的鼻子里已经冒血了……

    腥红的鼻血直接从鼻子里流下,虚火太旺,无数发泄……

    几滴鲜血直接滴在了自己的衣袖上,顾棠胡乱的擦去了鲜血,这当下,先将七夕颤颤巍巍的抱上了床,而后背对着七夕只得自己疏散……

    yu火fen身,疏散的方式原有许多,男人在这方面并不需要教也是无师自通,只顾棠原是个并不重欲的,对于这一件事情并不曾上过手。

    现如今是被逼的……

    背对着七夕的顾棠把尽数的欲望交托在一双手上,没有亵渎了七夕一丝一毫,七夕不清醒,他不希望在七夕醒来以后会怨恨自己,他要的是全身心的交托。

    苏绵与家人们心是好的,可用错了地方……

    伴随着一声轻哼,一切归于平静,这一直放在手边的素帕如今有了用处,顾棠胡乱的擦拭之后,这身上的滚烫可算是消下去了一些,人也清明了许多。

    长吸了一口气而后叹出的顾棠为七夕盖好了被褥,这之后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脸色酡红,似如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在这会和衣躺了下来。

    一路劳累奔波回来,又遭了这么一击,他困乏的很,这外头的门都被锁了,他没法子出去,也没法子要水,好在七夕昏了,这后半夜也能安生不少,虽带着满肚子的气,这会的他倒是入睡的十分快。

    这屋子里彻底没了动静听不到响动的时候,墙角边听了半天壁角的嬷嬷笑嘻嘻的回到了凉亭里,只道“听那声儿倒像是成了,折腾了不少时间,看那样儿,原是咱们的王妃醉的更深些。”

    一家子人如今都睡不着,就等着听嬷嬷来回禀消息,如今听完嬷嬷的话,苏绵欢欢喜喜,成事了那自然是好的。

    松了这一口气,一家子如今散开自回了各自的房中,顾樾宠妻也是出了名的,这家里除却苏绵一个外,再无旁人,今日里发生的事,他带着一丝丝担忧,总怕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