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2章 唯一的那朵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我有一朵花,田忌给我的种子,他说是风神捎给他的,我慢慢把它养大,每天浇水,晚上盖上玻璃罩子,阳光好的时候抱着它晒晒太阳,和它说说话。我曾经认为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朵,最好看的一朵。”

    无垠的星空下,戈壁大漠中,一堆小小的篝火映照着一个清秀的脸庞。

    颜凯坐在篝火的对面,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但后来我出了学院才知道,那种花遍地都是,一个老人种了一庄园的玫瑰,哦,那时候我才知道我那朵花叫玫瑰花。”少年挠了挠一头金色柔软的头发。

    “那个老爷爷很客气,说送我两朵,让我随便摘。我很气愤,田忌说那是唯一的,是风神给他的,可这里有一庄园的。我花费了无数时间和情感才慢慢养大绽放开的玫瑰,而老人只是看一个路人顺眼,就能平白无故地将同样的花送人,那个路人也平白无故地就收获了我花费了无数努力才得到的美丽。”

    “我真的很气愤,我回去和田忌大声地争辩,给他看那两朵花,骂他是个骗子。”

    “可他说:这些花是死的。”

    “我给他看根部,那两朵玫瑰我是连根拔的,还带着一培土,不能再活了。”

    “他笑了笑,说:它们是死的,那个老者一庄园的花也都是死的,因为它们空虚,因为它们没有人爱。”

    颜凯眨了眨眼睛。

    少年继续顿了一下,继续讲述:“而我的那朵有我爱着,是活着的。我还是不服,如果有一堆同样的玫瑰,我随便爱其中一个又怎么样呢,它们都一样啊,爱哪个都是一样的吧,这样的爱有什么意义呢。”

    “他然后把我带到了我的屋子前,我的那柱玫瑰花面前,细细地给我区别老人给的玫瑰和我的玫瑰的不同,那些明显茁壮的枝干,更加鲜艳的花瓣,有点娇羞的花蕊,每一丝纹路,每一道茎干。”

    少年笑了起来。

    “那些每一份优秀里都注满了我的时间、我的辛苦、我的专注、我的爱啊,我甚至能感觉到它的哭,它的笑,阴天时候的害怕,抚摸它时候的欢喜。”

    或许是坐累了,少年站了起来,一对机械翅膀迎着风微微抖着。

    颜凯随着随着孙膑的动作扬起头。

    “你知道吗,每次我穿梭时空的时候,我都怕我会迷失。”

    “时空是乱序的,无数的时空裂缝,通道,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离得远了,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哪个。不光如此,每一个相邻的时间节点,相邻的平行世界都是那么的相似,就好像老人那一庄园的玫瑰。

    但每一次我仰望星空的时候,我都知道,只有那一颗星星,一个世界,一个节点里,有我的那朵玫瑰花,有我的那朵花在等着我,其他都是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