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廖远惹下的麻烦,林博很是奔走了一番,奈何结果不尽人意,找不到足够分量的人能给对方递话。

    这样就连低头服软都做不到。

    更何况廖远根本就不想低头服软。

    林博实在是想不到,一向脾气如此之好,在圈里出了名的谦和近人的廖远,在这件事情上态度会如此坚决。

    “你到底明不明白,这么下去你就只能退出娱乐圈了?”林博气恨的说道。

    “明白的。林哥。”廖远态度一如既往的,对他很尊敬,也感激他为了他四方周旋。“但我和郭智已经沟通好了。”

    林博沉声道:“郭智怎么说?”

    “她说,我可以回家去吃软饭啊,她养我。”廖远乐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林博:“……”妈哒!

    “行,你们俩要真想明白了,我也就不四处折腾了。”林博掐灭烟,看着他。“但你要明白,廖远,你还远没实现你最大的价值。你这才到哪?你本来可以走的更高。”

    廖远沉默了一会儿,道:“有些事。不能妥协。”

    数年前,郭智把这男孩交给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青涩的毛头小子。看得出来脑袋空空,啥想法都没有,他说什么他听什么,他教什么他学什么。不过是四五年的功夫啊,就已经褪去了青涩,完完全全的是个男人了。

    林博竟然莫名了有了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赶脚。

    妈哒,什么鬼!

    “行啊,”他叹气,“你不后悔就行。”

    就在郭智和廖远以为结果就这样的时候,事情却突然发生了转机。对方递了话过来,改口表示只要廖远停工两年,以示惩戒。

    虽然要停工两年,但比起被迫退圈,到底是轻得多了。

    林博喜出望外。

    来传这个话的周姐,神情颇不自然。

    林博知道她心里有气,压着廖远摆酒跟她和解。

    只要不逼着他做对不起郭智的事,廖远也是很可以放下身段的。

    这个梁子算是揭过去了。

    但事情究竟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林博知道其中必有缘由。他打发了廖远,私下悄悄追问的时候,周姐酸酸的说:“这么说你也不知道?那看来是alex自己了……”

    她颇是不乐:“他怎么这么傻直傻直的,早说他能跟李家搭上线,我又何必作这个恶人!”

    林博转头问廖远:“你怎么认识李兵?”

    廖远一脸懵逼:“谁?”

    林博认识他这么久,一眼就知道他没说谎。他沉吟道:“难道是郭智?”

    他还特意为这个去找了郭智。

    “李兵?我不认识。”郭智也是诧异,“他是谁?”

    “帝都李家的太子爷啊。”林博把自己知道的跟郭智说了说,但其实他也只是略知一二。

    说到底,是因为无论林博还是郭智,都是草根出身。

    “真的不认识。”郭智摇头。

    林博颇有些失望。

    但郭智忽然怔忡了一下。

    “等等……”她犹疑了一下,问:“这个李家,有一个叫李盛的人吗?”

    “原来你认识李盛?”林博恍然。“他是李兵的叔叔。但听说他这几年都不在国内。你怎么认识他?”

    郭智沉默了。

    廖远看了看她,替她回答:“那是以前顾姐的男朋友。”

    看郭智的样子,不像跟这位李家人来往过密的样子,林博带着失望离开了。

    后来郭智就在家里找东西。她搬过两回家,有些东西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找什么?”廖远问。

    “我原来那台老笔记本放哪了?我记得都没扔,电子产品都装一个箱子里了。”

    家里的东西基本都是廖远收的,他很轻易就从地下室的储物间里找出了一只大号的储物箱,里面收纳的都是些用不着的电子产品。

    郭智是要找一个电话号码。

    她已经换过好几个手机了,现在手机里的通讯录,跟以前的已经很不一样。

    所幸,她有个备份电话簿的好习惯。在这台已经不用了的旧笔记本里,她找到了一个比较早的电话簿备份。找到了一个叫作“胜子”的人的电话号码。

    她联系不上李盛,只能联系这个李盛的私人助理。

    李盛不声不响的帮了这么一个忙,她怎么都得道声谢。

    只在几年前见过几面的人,郭智现在的手机里根本连人家的电话号码都没存。

    胜子却一接通电话,就直接叫了声:“郭姐。”

    郭智并不意外。

    廖远这个事,他们根本就没有与李家任何人联系,李盛就直接出手了。说明李盛一直在关注她。

    “你好。”郭智问,“你老板……回来了?”

    “没呢。不过快了。”胜子回答,“是您先生那事吧?那边不太好搞,最后就答应了让您先生停两年工,两年之后再复出,那边就不会再有动作了。”

    “谢谢。”郭智说,“我怎么跟李总联系,想跟他道个谢。”

    胜子说:“您联系他不是太方便。我跟他说一声,他应该会跟您联系。您就等电话吧。”

    郭智道:“好,那我等他电话。”

    胜子却沉默了一阵,突兀的说:“郭姐……求您个事儿……”

    郭智一愣:“什么事?”

    “回头……您跟我老板说上话,您能不能……您能不能……”胜子犹疑道,“劝劝他?”

    郭智完全不明所以:“劝什么?你把话说明白。怎么回事?”

    “从顾姐走了……”胜子说的艰难,“我老板就一直是一个人。好几年了,他身边一直没有别人。”

    他哀求说:“郭姐,你是顾姐最好的朋友。我老板是个可念旧的人了,二老也好,秋秋也好,还有你这边……凡是跟顾姐沾边的,统统都是我在盯着,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赶紧汇报给他。您跟顾姐那么好,您要是肯劝,他说不定会听……”

    听得出来,这个叫作胜子的人,和李盛之间的关系,显然是超出了寻常的老板和员工的。

    郭智愣了半晌,才犹豫道:“那他给我打电话,我……试试吧。”

    廖远很有些不安,问郭智:“欠很大人情吗?”

    钱好还,人情难还,何况是这种难搞的事情。

    郭智安慰他:“没事儿。欠人情,也是……欠清夏的。”

    她虽然曾经称过李盛一声“李哥”,但说到底,并无深交。李盛为什么肯伸手,就像那个胜子说的,念旧。

    念清夏的旧。

    她果然等来了李盛的电话。

    看到那一长串的数字,她就知道这是李盛从国外打过来的。

    “李总。”她接起。

    “以前可是叫李哥的。”李盛打趣说。

    郭智沉默了一下,并没有顺杆爬,只说:“好久不见。”

    她曾因为顾清夏的死而迁怒李盛。随着时间的流失,那些感觉已经淡去了,但始终在膈在内心深处。

    这使得她对李盛有轻微的排斥感。

    李盛也明白,随着那个人的逝去,他跟她之间失去了可以亲近的关联。

    郭智便听到电话里传来轻轻的叹息。

    “我先生的事,谢谢了。”郭智说。

    “别跟我客气,好歹以前叫过我一声李哥吧。”李盛说,“你的事我要不管,怕她回来找我算账。”

    可“她”不会再回来了。

    李盛和郭智都明白。

    那些一直膈在郭智心底的感觉,却忽然消弭于无形。

    她到底有什么资格迁怒李盛呢。清夏的逝去,他这个爱人遭受的痛苦只会比她这个朋友更深。

    郭智便也叹了口气。

    “李哥。”她终于像从前那样称呼他,“你要回来了?”

    “快了。”他说。“最迟明年。”

    他就问了问她这几年的情况,听得出来对她的情况其实很清楚。

    “郭智,我打算投资个pe,我不适合出面,想找个人运作。”他说,“要不要来玩玩当投资人的feel?”

    他发出的邀约对任何人都无疑是极具诱惑的。从被资本捞钱,到翻身成为捞钱的资本,这是一道很难跨过的门坎。

    但郭智拒绝了。

    “我会走到这一步的。”她说,“但肯定是靠我自己。”

    而不是,靠着朋友的遗泽,让李盛带她玩。

    李盛笑了。

    “她能跟你做朋友,果然是有原因的。”他说,“郭智,你很好。”

    他明明笑着,却听着凄凉。

    郭智就想起了胜子拜托她的事。

    “李哥你……”她犹疑道,“一直是一个人吗?”

    电话里沉默了一阵,李盛才缓缓的说:“总得有个人……不能忘记她吧。”

    酸涩之意突然涌上了眼眶。

    那些想劝的话,就说不出口。

    一个男人若能为一个女人做到这样,谁又能劝得了他?

    更重要的是,郭智觉得,别人的劝或许罢了。她作为清夏唯一的好友,李盛一定是不愿意从她这里听到任何劝诫他放下清夏的话。

    她最终什么都没说。

    后来她问廖远:“我死了,你会忘记我吗?”

    “别瞎说。”廖远很不高兴,“那样的事不会发生在你身上的。”

    “我们俩,一直都会好好的。”他搂紧她,“一辈子呢。”

    两个人贴得紧紧的。

    郭智的手覆在丈夫的手上,安心的入睡。

    廖远虽然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被迫息影两年,还是不由得感到了失落。

    他其实已经过了为钱拍戏的阶段,早已经从为了挣钱,慢慢的过渡到了真心投入到这份工作中来。

    这一次的休息与以往不同,不是知道短暂的休息之后,就是忙碌的日程安排。这一次,他被迫要休息两年之久。

    到这个阶段,他才体悟到了郭智一直追求的自我价值的实现是怎么一种感觉。

    而对他的失落,郭智当然很明白。

    她有点愁,怎么才能让他打起精神来。

    结果,很快,她就不愁了。

    姨妈晚了整整一个月没来的时候,她就隐有预感。等到试纸上清晰的出现两条红线的时候,奇异的,她没有从前她以为会有的恐慌。

    她的嘴角甚至控制不住的翘了起来。

    真奇怪,为什么会是这样。

    明明这孩子来得比她预期的早了三年之多,她竟然会……觉得这样开心!

    想不通啊!或许是因为走到这一步,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不过,这也算是给廖远找到点事做吧,大概他就能打起精神来了吧?

    廖远何止是打起精神来!他简直是打了鸡血!

    因为跟郭智有五年之约,所以他其实还没去做该做的准备。突然幸福就从天而降,砸得他晕头转向,然后就慌里慌张。

    从书店抱回了一大堆的育儿书籍,有欧美的,有日韩的,还有国内号称最接地气儿的郑玉巧。

    营养食谱也是各种版本,天天泡在厨房里钻研给郭智做什么吃。还总是不停的追问郭智有没有开始害口,有没有恶心想吐之类的。

    郭智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体质好,到了怀孕这会儿,除了稍感疲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别人说起最多的孕吐,她一点没有。

    “那就好!”廖远非常开心,“那就可以吃鱼,鱼肉最有营养了!”

    他就给郭智做鱼吃。鱼一下锅过油,一股子鱼腥气泛起来,郭智没觉得什么,廖远胸口一阵恶心。

    “呕~~~~~”他匆忙关了火,跑到洗手间干呕了半天,也没呕出什么来。

    “怎么了?吃坏什么了?”郭智担心的问。

    廖远抹抹嘴,纳闷:“不知道,没吃什么啊……”

    那道鱼最终没做成,因为廖远闻着那味就受不了。

    但廖远不光是受不了鱼味,他还出现了晨吐、痉挛、背痛、胃胀等症状。郭智陪他去医院,当医生笑眯眯的说出“拟娩症候群”,俩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简单的说,就是……你,”大夫一指廖远,“怀孕了!哈哈哈!”

    夫妻俩一脸呆滞,二脸懵逼。只有大夫笑得欢畅。

    “没什么,很好啊,说明先生真的很期待宝宝呢,潜意识里想参与孕妇怀孕的过程,和你一起分担。”

    两口子最后一脸纠结的离开医院。

    陪着爸妈一起来探望孕妇的小舅子听了这个事之后笑得打跌。

    “姐夫,我的姐夫哎!”他搂着他小姐夫的肩膀,笑得直抽。

    他小姐夫却忽然脸上变色,一把推开了他跑进了洗手间:“呕~~~~~~~”

    抹着嘴出来,幽怨的问:“你吃什么了?嘴里什么味?”

    “咦?哦!这个!”小舅子淡定的从马甲兜里摸出一个熏鱼干,撕开包装吃了起来。

    熏鱼的味道迅速蔓延。

    “呕~~~~~~”廖远又趴马桶去了。

    郭爸/郭妈:“……”

    郭智愁死了。

    “愁什么,我跟他谈谈。”郭妈淡定的说。

    丈母娘就把有了身子的女婿叫到了书房,谈了半个多钟头。等丈人丈母娘回去后,第二天,女婿的假孕症状就神奇的消失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