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郭智的手指轻轻一划,挂断了“a”的来电。

    廖远妈妈看见了响铃时屏幕上显示的儿子的照片,不由得十分惴惴不安。

    “没事儿,您接着说。”郭智平静的道。

    廖远妈妈的眼眶就又红起来了。

    “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她哀哀的说,“但是你和小远真的……太不合适了。小远,他还小,不懂事。他不知道结婚两个人怎么过日子。”

    “小远命苦……跟我一样。他摊上那么个爸,好好的家都给折腾散了。他后妈又是那么一个贱货……”她说着开始掉眼泪,“你是不知道他从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别说,她哭起来的样子和廖远哭的时候,还真是有几分像。郭智百分百肯定,廖远这爱哭的毛病,绝对是遗传自她。

    女人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廖远从前的生活,说廖远是如何的凄惨可怜。

    郭智一直平静的听她说,并没有打断她。

    女人说了许久,不见郭智接口,也不见郭智与她在精神上产生共鸣。她给她说了廖远小时候多可怜,她居然一脸的淡漠,这使得她心里十分的不快。

    更让她不快的是,郭智面对着她,完全没有新媳妇面对一个不喜欢她的未来婆婆的惶恐不安。她坐在她对面,两腿交叠,两手交握,随意的放在一侧的腿上。腰身挺直,面色平静的看着她。这种平静无波的目光令得她倍感压力。

    她心中怨怼便更深了,深觉儿子没有看女人的眼光。唉,他就是太小,还不懂事!

    “你这么厉害,你还开公司,找什么样的男人不能嫁啊。廖远他……他真的太小了,跟你不合适。”她抹着眼睛,语重心长的劝郭智,“咱们女人老得快,一结婚,丈夫孩子家里家外的,天天操心。转眼就成了黄脸婆。可廖远比你小那么多,他多年轻啊,到时候再看你跟现在差这么多,他肯定就会觉得没意思,后悔结婚太早了。”

    “这男的跟女的,最好还是各方面都般配,婚姻才稳定。要离婚,他们男的转头就能找个大姑娘,我们女人就成了二手货没人要。”她说着说着,竟唏嘘起来,大约是联想到了自己的过往人生。

    她唏嘘一阵,一抬眼,郭智依然是那么淡淡的看着她。

    她不由得一僵。

    “那我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她怯怯的问。

    她并非不想端出长辈的架子,只是对上郭智的目光,她就不由自主的心生胆怯,说话的声音都弱了下来。

    “并没有。”郭智微微向后靠,下颌微含。“您说了很多,我只听明白两件事。一,廖远从前过得不好。二,我跟廖远年龄相差大。至于您今天叫我过来,到底想要我做什么,您并没有清楚明白的告诉我。”

    女人一噎。

    她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这姑娘还给她装傻。难道非要她亲口说出让她和廖远分手吗?

    她本是不想把话说得这么直接的,但郭智要这样,她就只能跟她把话讲明白了!她鼓起勇气,就准备开口。

    “您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可以直接跟我说清楚。”郭智慢条斯理的说。

    她这样的淡淡的看着廖远妈妈,这女人本已到了嘴边的“你和廖远不合适,你们还是算了吧”以及“你就放过我们家小远吧”,这些话……就怎么也说吐不出来。

    “我……”她嗫嚅着,不敢直视郭智。

    看她怯弱的样子,郭智心下微哂。她也终于没有了耐性。

    “您是想,让我和廖远分手吧?”她直白的问。不愠不火,十分平静。

    恰是她的这种平静,让廖远妈妈心中惴惴。

    “我……那个……”她甚至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就是……就是……”她本来已经抹干净眼睛,就又唰的流下了眼泪。“你们俩……实在太不般配了……,他好不容易才过上好日子……”却要跳你这个火坑。

    后面半句似乎不太好听,她乖觉的把这半句话咽了下去。

    然而郭智如何听不出来,她甚至有点想发笑。她以为这种狗血真的只会在电视剧中才发生,没想到有一天会泼到她身上来。

    她看着这个女人,十分玩味。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您……问过廖远的意思吗?”她问。

    “他,他年纪还小……”

    “他二十二了。他十八岁就一个人北漂,当过群演,干过临时助理,住过地下室,甚至还有过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来的时候。”郭智说,“但是他都熬过来了,一个人。他自己一步步走过来,才有了今天的成绩。说真的,他比我见过的很多同龄的年轻人都成熟得多了。这大约是因为他受过的苦比别人多。或者是他能拥有的关心和保护比别人少?您要非说他年纪小……”

    她手指轻扣自己的膝盖,神色淡淡的看着这女人道:“我只承认十八岁之前,他年纪小。那个时候的他,确实非常需要您的关心和保护,需要您照顾,可那时候……您,在哪呢?”

    女人的脸色骤然苍白了起来。

    她嘴唇轻轻抖动,仿佛被谁伤害,正遭受着某种疼痛。

    就在这个时候,郭智的手机又响起来。来电显示“a”,屏幕上是廖远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

    郭智看着廖远眼中的笑意,眉目间就柔和了起来。但她还是把这个电话挂断了。

    廖远妈妈也看到了来电显示,她心中莫名的开始恐慌起来。

    郭智垂眸片刻,抬眼道:“阿姨,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如果有什么人能说动我跟廖远分手,这个人……只能是廖远自己。”

    她说着,招手叫了服务员过来买了单,拎起了自己的包,站了起来:“您有什么事,先跟廖远沟通好,再让廖远来跟我说。就这样吧,我失陪了。”

    她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女人脸上的血色都还没恢复过来,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一直都是家庭主妇,天天在家,本来连手机都没有。这手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