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雷之国的领路人悄悄进入火之国。

    有大名的使者接应, 谁也无法拦住他进入火之国的脚步,虽然木叶代表了火之国超过95%的武装, 但毕竟还有剩下的5%, 那是大名的私兵, 由武士和忍者组成,还有武僧什么的。

    一开始, 大名私兵中最强的十二人被称做火之国守护忍十二士, 对极少能加入这行列的武士来说,即使冠以守护的名头也显耻辱,他们向来是不屑于与忍者为伍的。

    好在伊尔迷上位之后很是干脆地取消了这个制度, 或者说木叶单方面不予回应, 以往, 十二忍中木叶正规编制出生的忍者起码要占到一半,毕竟是保护他们的宗主啊, 这职位本身就象征着大名对他们的信任与尊重,从下属的忍村中选择守护忍,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他们甚至应该欣喜地倍感荣耀地接受。

    恐怕伊尔迷和大名的战争, 从他拒绝让木叶在编忍者出任大名府保护忍时就开始了, 或者,还要更早以前。

    十二士不接受木叶的管理, 仅仅服从于大名,加上他身后养着的一个连的武士,算是大名的私人军队,他们想干什么, 忍村无权干涉,这是一个开始就有的约定俗成的条例,哪怕现在的四代目火影再野心勃勃再神通广大,也不可挑战条约。

    他看似将火之国围得密不透风,却对大名的缝隙束手无策,半个京都以及部分商道在火之国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掌控下,几乎已经成为了大海中漂浮的孤岛。

    “这是我版图中唯一的死角。”伊尔迷手上的地图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他的领地以红色做标志,不属他的土地则标注为蓝色,红蓝相间,就整张地图来看他占有绝对的优势,但也正因为如此,火之国内部的一片小蓝,怎么看怎么刺眼。

    拿出水笔,在随身携带的地图上涂抹,孩子气地将那仅剩的蓝色涂红。

    “将军——”

    仿佛听见了,将棋敲在棋盘界面上清脆的响声。

    雷之国的人与火之国的人长相区别并不大,最多也就是黑一点高壮一点,这样的身材,放在火之国并非找不出来,守门人没有办法拦他们,甚至连多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们都被提前打好招呼,这是大名的贵客,有了这句话,他在大半个京都中都畅通无阻。

    为什么说是大半个京都,因为另外半个,尤其是公家势力身后的地区,已经被宇智波泉奈把握在手中,你或许看不见那些隐藏在暗处中的忍者,但他们又确确实实存在,进进出出的人,无论是公家、武士还是普通平民,玄武门朱雀门进出的人类,没有一个能逃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这样大范围的排查是被默许的,或者说是被鼓励的,对公家的那群老家伙来说,重获荣光的未来触手可及。

    天知道宇智波泉奈到底给他们灌了什么**汤。

    其他不管,手段,只要有效就行。

    “玄武门一切正常。”

    “朱雀门一切正常。”

    “查克拉没有异动。”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只要是存在的生命就无法逃过忍者的监视,已经吃下的大半个京都被宇智波泉奈的网络覆盖,密不透风,与大名的区域间隔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明明是一个城市,却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

    “好。”宇智波泉奈已经换下了于宅邸中常披的宽松小褂,现在他一身宇智波的族服,胸前还有方便行动的软甲,是他战国时代的行头,百年前的忍者在护具上已经做到最好,包含查克拉火焰锻造的精铁,轻便而且密度高,除非是像飞雷神斩那样犀利的攻击,一般的苦无还真穿不透他的铠甲。

    不仅穿不透,能不能碰到宇智波泉奈的衣角都是一个未知数。

    他的短刃背在身后,所有的锋芒都被束缚在刀鞘内。

    如若拔出,也不会觉得刀刃白亮得刺眼,它同宇智波泉奈一样,将自己的杀意与锋芒隐藏在最深处,乍一眼看过去,只会因为逼人的寒气而颤抖。

    千人斩,或者万人斩,这把刀斩杀过的忍者不计其数,那股寒气,或许是斩杀太多人类而产生的刀刀灵魂。

    不折不扣的妖刀啊。

    “走吧。”他站起来,小辫子随意披散在脑后,一改在贵族面前的写意风流,眼角,眉梢,都积蓄着满满的,阴冷的杀意。

    “看看他们会怎么做。”

    大名将他干瘦的身躯隐藏在屏风后,雷之国的忍者,是没有资格直接见到他的容貌,就算有,那也要是雷影一级别的人物,只是普通负责交接的精英忍者,还不配与他直接交谈。

    在上一场统一战役后兴起的贵族,对忍者大多抱有刻印在骨血中的高高在上,即使他们自己的历史也没长久到哪里去。

    历史悠久的忍族还好,普通的才兴起的小族群,在他们的眼中简直就像是乞食的野狗,哪有什么不吃嗟来之食的骨气,只要有钱,什么都干,久而久之,竟然被称为是“疯狗一般的存在”,与他们谈话,甚至都会降低大名的格调。

    由此看来,能够说服公家支持木叶,宇智波泉奈到底要有多巧舌如簧啊。

    “这是你们需要的。”大名早就与雷之国的高层通过书信交谈,甚至连对方要的粮食都已经置办好,为了给木叶拖后腿,大名并没有从中抽取额外的费用,那些添加物,在巨大的危机面前都是不上台面的蝇头小利。

    也正因为如此,他话语中的高高在上就更加明显,就好像没有从中抽取利益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或许对火之国的大名来说,在雷之国颓败之势显著时伸出援手,已经是莫大的恩会了吧?隔着屏风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话中的讥诮却体现得淋漓尽致,拖长的调子,和歌吟唱似的古怪读法,比起他和伊尔迷谈话时,要不正常多了。

    大名同火影说话时,一向是严谨的,严谨地打机锋,不敢将自己的不屑之情流露出哪怕万分之一,因为他多多少少感觉到了,四代目火影,是一个多么小心眼的男人。

    “是,感谢大名您施与援手。”那忍者表面上恭恭敬敬地回答,心中却已经将装模做样的火之国大名骂了个臭死,讲道理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知道火之国的大名已经彻底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如果倒台,大家一起玩完。

    他自己还不是受这四代目火影的威胁,在他面前装模作样,有什么意思。

    大名唯一的用处,就是在他们这些同盟面前,展示所剩无几的威严吧?

    站在雷之国使团队伍中的某人微微睁开眼睛,隐藏在斗笠下的额头上有青筋暴露,虽说雷之国的忍者大多都身形高大,他也算是过分高大的那一个,肌肉被斗篷遮盖,透过严实的布料,无法看清下方的喷张的线条。

    雷之国的影,是以脾气暴躁出名的,但也并非不能克制,就比如现在,即使他因为本国的忍者被轻视而恼怒,却一言不发。

    难道他能在火之国闹起来吗,说到底,这个国家的大名还是给了他们实质性的帮助啊,如果他们的战斗还想持续下去,少不得要从他这里运送货物。

    不过,他们从大名的商道走,真的能逃过木叶的眼线吗?想到这,额角的青筋突起得更加厉害,身为雷影,他已经领教到了那村子的不走寻常路,他们的打击根本不是简单的军事打击,切断商道,与进口国家商谈,把握政治,这是忍者应该做的事吗?

    别的国家忍者会不会这样做他不知道,反正木叶这么做了。

    简直像是张牙舞爪的蜘蛛,细长的脚触及各个领域。

    从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京都的朱雀门以及玄武门便可看出,他们的控制力,甚至已经蔓延到国都。

    这,还是忍者吗?

    雷影对木叶是提防的,这国家不仅仅有四代目火影,还有各种各样的能人异士,说句实在的,他并不认为火之国的大名能玩得过那些家伙,甚至都不确定大名私人商道借用雷之国一事有没有被外界所知,顾虑太多,担心重现田之国商道的惨剧,即使将前线全部留给八位人柱力暂时控制,自己也得走上一遭。

    除了自己,他谁都不相信。

    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他又在心中对自己问道,这毕竟是火之国的大名,应该不至于像他们在田之国商道一般下死手,忍者,特别是属于某个国家的忍者,是不能对本国的统治者挥刀相向的。

    基于此,雷之国才忐忑不安地与火之国大名联合。

    一切都依托于忍者心中枷锁的存在。

    “为什么不能对大名动手?”宇智波泉奈也曾经听过下属的劝谏,他的下属,自然都是这个时代的忍者,明明同是宇智波,看上去竟然意外地古板,只穿深色的和服,还有对他们家人来说少有的国字脸。

    谁都知道,宇智波的族人大多都有张下巴尖尖的巴掌脸。

    “因为那是大名吗?”将大名两个字在舌尖反复把玩,眼睑微合,细密的眼睫毛轻轻颤动,如同上下翻飞的蝴蝶,在阳光的照射下,撒下一串细密的阴影。

    “知道战国时代的大名为什么能成为大名吗?”他的笑容很乖巧,脸上甚至还有两个深深的梨涡,在宇智波斑面前,泉奈就是这样笑的,像天使一样,但这笑容展现在同族的别人面前,只能让他们心头发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