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五四章 琐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爹爹,好无聊啊,他们都各自有自己忙碌的事情去了,而伦家,还在跟着爹爹学习,训练。”

    杨乔,躺在回廊亭子里的长椅上看着手中的书,而丫丫则是在中间的石桌,石凳上做着各种的软体的杂技动作,然后,嘴也不闲着,跟杨乔抱怨着,太过孤单,无聊。

    “好好训练,不要分心,否则可是会出大事情的,来,先来一个桌上大风车,原地的。”

    “嘻嘻,爹爹,你不是担心伦家危险么?”

    “危险也要练啊,这是你今天的任务,再说,你穿的保护还成,至少扭不着脖子。”

    “王,就是一把斧子,斧子,就是王的意思,也就是说,圣上,是一把斧子?”

    杨乔在这里正在研究着甲骨文呢。

    “嘻嘻,爹爹,看伦家大风车,快吧,哎呀!”

    一个没注意,这顽皮娃儿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小娘子!”

    边上侍女惊叫了一声,杨乔也把手中的书给扔了,再爱惜书,也比不上自家的娃儿呀,所以,书尽管金贵,可杨乔还是随手扔了,一个翻身来到了丫丫面前,把丫丫抱了起来。

    “快,活动活动,扭扭脖子,有没有不舒服,把头盔拿下来。”

    来,活动活动胳膊,踢踢腿,好了,至少表面上看不出伤痕来,坐下来,让爹爹给摸摸脉,不要动,不要说话。

    “来,你过来给丫丫检查一遍。”

    到了自己啊娃儿了,杨乔都有些不放心自己的检查了,这不,就把一边的随队医生给叫了过来,让她继续给丫丫检查一遍。

    郎君,丫丫小娘子应该没事的,刚才,我可是注意到了,丫丫虽然是失误了,可是,她对自己的保护还是做的不错,第一个动作就是护住了脑袋,自然也就是护住了脖子,然后身体团了起来,用了合适的方法着地,这样,就保护了全身……”

    这个医生,倒是看的仔细,可不是杨乔,杨乔刚刚不是在看书么。

    “嗯,好,没有危险就好,丫丫,先不要练了,坐在哪里,给我把大学背诵一遍,也看看你是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也不会闲着了。”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爹爹,什么叫做大学之道?”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临时,你还小,所以,先熟记吧,不是爹爹不想给你讲解,这个,需要你在长期的感知中,才会有正确的解释,在一个,就是,这解释吧,就算是大众的解释,也不一定说,这解释就是正确的,也或者,这解释,会随着个人的认知而改变,可为了考试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

    “爹爹,为啥为了考试,就只有一个答案?”

    “你给你的队员们考试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只有一个答案?”

    杨乔启发着丫丫。

    “伦家还是不明白?”

    “给你一个简单的,不太合适的例子,如,那边那个知了,我怎么捉住它,记住了,只有一个答案,必须跟我心中的答案对上,才是正确的,可是,我没有说别的答案不对,可是,在我这里,就只有对上我的答案,我才给你分。”

    “爹爹,这不是不讲理么,就我知道的就有用胶粘,用马尾巴丝套。”

    “是啊,这是你知道的明显的不讲理,可是,有些答案,是别人不知道的明显不讲理,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如,刚刚,我在研究的那个王字,这王,为啥就是一把大斧呢?”

    “丫丫,好好背诵,爹爹给你做新的粥来喝,这么久以来,我竟然把这个东西给忘记了。”

    “去,给我送一小碗那个珍珠米来。”

    杨乔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