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合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飞虎军通过比试选拔,崇国公不赞同上官通加入只能以父亲的身份施压,飞虎军有一个儿子带领就够了,他虽然不喜管内院俗事,却也知道两个儿子关系没那么好。

    飞虎军组建之艰难,崇国公都看在眼里,不想毁于一旦,但要真阻拦,却是不能够的。

    上官暨不想崇国公为难,这是对飞虎军的考验,该由他这个飞虎大将军解决。

    为了能加入飞虎军,大家都在紧锣密鼓的训练,包括他这个大将军在内。

    转眼,就到了选拔这一天。

    皇上率百官到比试场,将士们更是士气高涨。

    想加入飞虎军的人实在太多了,上官暨不得不设一些关卡把一些打算碰碰运气的人拦在门外,以减少比试的时间。

    飞虎军只差不到两千人,但这次比试只挑选七百人,剩下的空缺会从其他军队中挑选精良补充。

    守卫京都的将士毕竟人数有限,再加上之前已经选拔过了,如果招满的话,很难保证飞虎军将士的素质,虽然上官暨想尽快招够八千之数,但也只能计划暂缓。

    名额有限,大家更是严阵以待。

    不夸张的说,光是世家子弟和那些大臣的儿子、侄儿和家奴就快上千人了,关卡一设,能进比试场的不过三千人。

    训练场上摆了十个擂台,让他们抽签两两比试,赢的晋级,输的离开。

    上官暨把世家子弟安排在一起,让他们互相比试,这样就能尽量减少世家子弟加入飞虎军的可能。

    世家子弟就是进来浑水摸鱼的,大部分都被关卡拦在了比试场外,剩下的不过四五十人,其中就有上官通和沈钧山他们。

    不凑巧的是,抽签正好上官通和沈钧山对比。

    他们两之前就打过架,为此齐王还挨了沈钧山一拳头,以沈钧山以下犯上为由将他关入了大牢,没想到会这么凑巧碰到一起。

    上官通要赢,这样他才能加入飞虎军,分一杯羹。

    沈钧山必须要赢,这样才能正大光明的有理由上战场,反抗太后逼婚。

    再加上他一直挺佩服上官暨,他也希望大齐能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军队。

    两人都抱着必胜的决心上了比试台,一拳比一拳狠,打的是不可开交。

    上官暨坐在那里看着,眉头拧紧,他和沈钧山交手过,他的武功在上官通之上,怎么今儿两人会打成平手?

    而且越打下去,沈钧山似乎越力不从心?

    沈钧山也感觉到不大对劲,好像内力在涣散,开始没有出全力,是想给崇国公府一点面子,三两拳就把上官通踹下比试台,崇国公面上无光,只要他不想输,上官通就绝赢不了,就当是陪他玩玩。

    谁想交手过后,上官通越战越猛,沈钧山越来越体力不支,饶是这样,两人还能打个平手。

    时间越久,越对他不利。

    沈钧山稳住心神,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赢。

    沈钧山尽量避开上官通的锋芒,积蓄力量,最后抓住上官通的拳头,自己的拳头却在上官通跟前了。

    谁胜谁负,不言而喻。

    沈钧山收了拳头,彼时天旋地转,看人都双影了。

    上官通嘴角一勾,在沈钧山收拳之时,脚下横扫,沈钧山重重的摔在比试台上。

    又是一脚。

    硬生生的把沈钧山踢下了比试台。

    冀北侯和崇国公就坐在一起,儿子被人踹下比试台,做父亲的哪能不担心。

    只是他更没想到崇国公光明磊落了一辈子,膝下居然有个这个奸猾狡诈的儿子。

    崇国公气的嘴皮都青了,沈钧山点到为止,不愿伤他,及时收手,他却趁其不备偷袭!

    虽然赢了,可赢的一点都不光彩,比输了还要难看!

    而沈钧山摔下比试台,直接就晕了过去。

    上官暨赶紧过去看他,道,“快请大夫!”

    既然是比试,就难免受伤,上官暨请了好几名大夫坐镇,金疮药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比试还在继续,上官暨走不开,只能让心腹去看着,沈钧山虽然纨绔,但上官暨和他投缘,总觉得沈钧山身上有种别人没有的韧性和邪性,世家子弟中,如果有谁是上官暨想他加入飞虎军的,唯有沈钧山一人。

    上官通赢了,不管他赢的够不够光彩,沈钧山摔下了比试台,他还在上面。

    百官虽然觉得他赢的不够磊落,但上官通是崇国公的儿子,还有太后护着,谁敢置喙?

    再说了,飞虎军虽然名义上是朝廷的军队,实则就是他崇国公府的。

    人家两兄弟争斗,旁人谁能管的着?

    崇国公世子惊才逸逸,举世无双,但这位崇国公府二少爷看着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虽说邪不胜正,但多少忠良遭奸佞所害?

    崇国公府将来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比试继续。

    上官暨坐在那里,陪皇上说话,皇上这回来不只是支持上官暨,还存了点私心,这还是云初想起来教颜宁的,皇上需要人使唤,何不趁机选几个放在身边?

    也不多选,从上官暨选好的人里挑上十个,训练成皇上的亲信,皇上想做什么也方便。

    皇上觉得这主意甚好。

    上官暨道,“等比试过后,皇上挑些合眼缘的,也是他们的福分到了。”

    上官暨说完,一护卫走到他身边道,“冀北侯府二少爷中毒了。”

    “中毒?”上官暨眉头皱紧。

    “可有性命之忧?”

    护卫摇头,“倒是没性命之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