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师父,您醒醒啊,您不能死啊……”

    苏晓棠看着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师父,哭得肝肠寸断。

    当年她被大伯一家害的走投无路跳河后,是被师父救起来的。

    此后的二十年里,师父不仅教了她很多本事和如何做人,还像妈妈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关心她。

    师父在她的心中,早就不是师父,她早当师父是妈妈了。

    可她出门不过半天的功夫,就和师父阴阳两相隔。

    而这一切,全都是苏晓美这贱*人干的!

    苏晓棠抹干眼泪,站直身体看向身后,目中杀意腾腾。

    皎洁的月光下,与她相貌十分相似的苏晓美优雅端庄,前呼后拥的派头像个贵妇人一样。

    苏晓美笑吟吟的当先开口,“苏晓棠,你既然那么舍不得这老尼姑,那你就下去陪她吧。

    对了,还有你那短命鬼的弟弟,也在下面等着你呢。

    放心,我会成全你的,咯咯……”

    苏晓棠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苏晓美,我今天要让你血债血偿,这些年你们欠我的,今天,我一起讨要回来!”

    七岁那年她爸妈和外公外婆因意外而失踪,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死了。

    她和年仅五岁的弟弟苏诚成了孤儿,就由大伯苏海生抚养。

    而苏晓美就是苏海生的二女儿。

    十七岁那年,苏海生逼她退了和副县长大儿子何峰的婚事。

    之后没多久,就因已和苏晓美定亲的何峰多看了她一眼,数九寒冬里,大伯母将她浑身衣服淋湿,跪了一整天。

    最后她高烧三天三夜,并落下严重的病根。

    十八岁那年,丧心病狂的大伯母设套让一个老男人玷污她,虽然没能得逞,但她名声尽毁。

    之后,苏海生夫妇以弟弟前程逼她给孬子大堂哥换亲。

    而在外人面前,他们宣称是她自愿换亲,还流着泪夸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他们一家人都记得她的恩情。

    弟弟知道真相后找苏海生夫妇理论,并说要去公安局报警抓他们,争执中弟弟落入滔滔河水中,连尸首都没找着。

    可他们却告诉她,弟弟是自己下河游泳溺水身亡,事实是被他们狠毒的推下去的。

    她在出嫁那天趁人不注意,也跳进了淹没弟弟的那条河。

    后来她被师父救了。

    如果不是苏海生一家丧心病狂、毫无人性,弟弟不会年仅十六岁就死了,他会和正常人一样读书工作娶妻生子,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这二十年里,她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要报仇,是师父劝她放下仇恨,不要让九泉之下的亲人再替她担心。

    可现在,她最后的亲人都被他们害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她要报仇!

    她双眼里滔天的恨意让苏晓美情不自打了个寒颤。

    不过,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苏晓美很快就抬了下巴冷笑,“苏晓棠,你说错了吧。

    我们一家白白养了你们姐弟十二年,是你们欠我们的,而不是我们欠你的。

    你们欠我家的太多了,当年让你替我哥换亲都不愿意,还寻死,真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苏晓棠咬着牙,讥讽道,“苏晓美,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当年我爸妈出事后,苏海生那老畜*生就将我家财产全部吞了,却对别人说我爸妈做生意破产了,所以才会出事的。

    你们一家是靠喝我爸妈和小诚的血活着的,今天,是我们算账的时候了。”

    在外人眼里,苏海生有情有义,免费抚养亡弟留下的一双儿女,其实他早将父母留下的财产倾吞了。

    只是这一切大家都被蒙在鼓里,包括亲奶奶。

    苏晓美没有半点心虚,反而笑得花枝乱颤,“咯咯,没想到你都知道了。

    不过,知道了又能如何?

    你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血债血偿?怎么和我算账?”

    说着,她便对身旁一群黑衣人挥挥手,“给你好好招呼她。”

    语气森然,透着浓浓的杀意。

    只有苏晓棠死了,她才能安心的得到那一切!

    所以她要不惜一切代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