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6章引导和暗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尹群立虽然没有直接就明确指认袁世恒是‘猫头鹰’,而是将今天袁世恒的这些可疑行为全部说了出来,并且他的分析也向藤田由纪夫暗示了这一点。而村上信之助曾经让他特别注意袁世恒的动静,那么他有理由相信至少特高课对于袁世恒还是有疑虑的,他相信藤田由纪夫会得出一个自己的判断。

    尹群立猜测得没有错,藤田由纪夫自从看到了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并且听取了佐藤真彦的行动汇报以后,就已经对袁世恒就是‘猫头鹰’的这个结论倾向于相信了,原因是他对于袁世恒的信任自从上次袁世恒隐藏电台的事件后就已经完全丧失了。

    而今天袁世恒又在一个看上去像是与共产党石头城地下组织头目‘火花’进行联络的死信箱处被逮了一个现行,这基本上可以说是证据确凿。藤田由纪夫之所以要亲自听取佐藤真彦在秘密跟踪监视和抓捕袁世恒的详细细节,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能误会袁世恒的地方,但是从结果上来看,全都是不利于袁世恒的说法。

    原本藤田由纪夫心中还有些疑虑,认为袁世恒去那湖山公园的死信箱是不是因为得到了那个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中统潜伏特工的通知才去的。

    但是刚才尹群立提出的分析中,已经明确提出了疑点,袁世恒如果得到了那个中统潜伏特工的通报,那么至少应该向在特别调查对策本部里坐镇的田中太郎进行汇报。

    而田中太郎如果得到袁世恒的汇报后,是一定会立刻向他本人汇报的。但是很显然,田中太郎和他都不知情。这就足以排出是误会袁世恒的可能了。

    因此藤田由纪夫点了点头,对尹群立表扬道:“尹桑,我对你执行村上君的命令那么坚决果断而感到十分高兴,看来村上君推荐你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你也证明了他的眼光很独特。好好干,你做出的成绩我都看在眼里,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担任特工总部石头城分部的主任了。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尹群立装出一副兴奋的表情,连连鞠躬,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藤田由纪夫的办公室。他原本想开口向藤田由纪夫询问是不是可以撤掉其他的秘密跟踪监视小组,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因为他认为如果他这么急切地打听其他秘密跟踪监视小组的情况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藤田由纪夫也同样对佐藤真彦表扬了一番,这才拿着纸条下了楼,来到了地下的审讯室旁边的小屋子,暗中观察袁世恒在被审讯时的表现。

    这个时候审讯还没有开始,看样子村上信之助通知了田中太郎,但是田中太郎还没有赶到。

    藤田由纪夫此时通过一个不起眼的小窗户仔细观察着袁世恒在被带到审讯室里的表情,结果他看到袁世恒正安安静静坐在那张专供被审讯人员的铁椅子上,双手都被手铐铐住,动弹不得。但是袁世恒很明显心理活动得很厉害,眼珠子到处乱转,明显就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或者说在思考该如何应对马上到来的审讯。

    袁世恒的这种表现被藤田由纪夫尽收眼底,毕竟现在审讯室里只有袁世恒一个人存在,袁世恒大概也想不到自己独处的时候会有一双眼睛通过一个小窗户正在仔细观察着他。藤田由纪夫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是袁世恒最为放松警惕的时候,袁世恒才有可能表露出其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藤田由纪夫的猜测并没有错,袁世恒的的确确是在思考着对策。既然‘火花’的死信箱已经曝了光,那么他也就没有必要再对日本人进行消息封锁了。现在特高课明显对他有些误会,他必须要将今天的误会解释清楚才行,而实话实说就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不然的话,这个误会可就大了,后果也相当严重。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审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田中太郎和村上信之助走了进来,同时在审讯桌的后面落座,然后盯着袁世恒。

    袁世恒这个时候知道是一个解释误会的机会,他还在村上信之助和田中太郎还没有完全坐好的时候就抢先说道:“两位太君,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将我带到审讯室里来,难道你们不给我一个理由吗?”

    田中太郎见袁世恒被逮了一个现行还如此得嚣张,居然要特高课给出说法。他用力地一拍桌子,大骂道:“袁桑,你还想要我们给你一个抓你的理由?!我看你是在胡搅蛮缠,故意混淆视听!你倒是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你为什么要独自一个人去湖山公园,为什么准确地在一张长椅下掏出那张由共产党石头城地下组织头目‘火花’写给‘猫头鹰’的纸条!”

    而村上信之助却没有那么激动,而是用很缓和的语气对袁世恒说道:“袁桑,这件事情我建议你还是说清楚的为好。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你来说很不利,其实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你一去湖山公园,我们的人就已经埋伏到了那里。如果你不承认你是‘猫头鹰’是无法进行解释你今天的举动的。”

    袁世恒一听村上信之助的话,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很明显村上信之助已经说出了特高课早就开始对他产生了怀疑,认为他也有‘猫头鹰’的嫌疑,所以日本人才会对他采取了秘密监视的措施。

    而今天正好碰巧他又去了湖山公园拿到了‘火花’写给‘猫头鹰’的纸条,说不不说清楚,那么‘猫头鹰’的这顶帽子他是摘不掉了。

    因此袁世恒连忙解释道:“两位太君,你们误会了。我真不是什么‘猫头鹰’,今天去湖山公园的长椅下去取‘火花’的纸条,是因为我接到了那个潜伏在共产党地下党组织内部的特工打来的匿名电话,他说‘火花’正在使用的死信箱就在湖山公园进门左右第四张长椅的下面,而且今天这个死信箱中有一张‘火花’写的纸条,估计是向某个人传递消息。所以我才紧急赶往湖山公园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