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05章 白天是公事,晚上是床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片刻之后。

    饭厅里。

    段成烨和莫凝用着早膳。

    段成烨喝着咖啡,莫凝为他剥着鸡蛋,放在他的盘子里。

    “先生,少喝咖啡,喝点粥吧,对身体好。”

    莫凝平静的声音。

    段成烨抬起眼睛,扫了女人一眼,接过鸡蛋,喝着手中的一碗粥。

    莫凝低着头,缓缓开口,“先生。。。”

    “你有事?”段成烨抬眼看去。

    “我们的协议还有三天就到期了,您应该还记得吧?”莫凝有点忐忑的声音。

    段成烨停下了手中的粥,盯着女人,目光冷沉复杂,让人摸不透情绪。

    莫凝小心翼翼地抬眸看去,“先生,我是不是打扰到你用早餐了?”

    段成烨放下了粥,目光伸手取过一盒烟,抽出一支烟。

    莫凝见着,连忙起身,取来一个烟缸,放在了男人手旁。

    段成烨盯着女人,看了良久,薄唇紧抿。

    男人双手夹着烟,烟头扣了扣桌面。

    莫凝取过打火机,走上前,弯腰为男人点上了烟头。

    段成烨深吸一口烟,吐着烟圈,端倪着女人,“你跟我两年了?”

    莫凝后退一步,点了点头,“还差三天。”

    段成烨弹了弹烟灰,似有所思的表情。

    莫凝她看不透男人的思绪,她心里头忐忑了,这两年,让她熟悉了他,习惯了他。

    她不知道一旦离开他,还能习惯吗?

    她从来不知道人的感情可以潜移默化,可以日久生情。

    就像她对段成烨,心里头隐隐会有一种很眷恋的情愫,不知道是何时滋生,更不知道何时深埋。

    只是想到要离开,她的心会痛,可是她开不了口。

    段成烨抽着烟,凝视着莫凝。

    这两年,这个女人很乖巧,也很温顺。

    最重要,她的温柔已经开始像是常春藤爬满了男人的心间。

    若说两年前,被她欺骗的愤怒,早已经在这两年间,淡去了。

    可是两个人之间,白天是公事,晚上是床事。

    似乎没有很多的交流。

    段成烨抽了大半截烟,如画的剑眉,凝重的神情,沉闷开口,“离开我,你是怎么打算的?”

    莫凝心口一窒,她心里头竟然侥幸,侥幸这个男人会试图挽留她,想不到竟然第一句是问自己作何打算?

    这两年已经将她的意志消磨殆尽,她又能作何打算?

    “怎么不回答?离开我,作何打算!”段成烨声音重了几分。

    莫凝抬起眼睛,眼底有点湿润的色泽,动了动唇,“还没想好。”

    段成烨迟疑一下。

    这时候,后厨的李娘端着一碗汤药过来。

    “莫小姐,您的药~”

    莫凝回过神,盯着李娘那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这两年,莫凝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喝避子草,有时候没有喝,要看情况。

    莫凝正要伸手端起药。

    段成烨的手掌按住了女人,“不用喝,我没弄进去。”

    莫凝停下了手,埋下了头,明白地沉默。

    李娘自然也明白了,端着药离开了。

    段成烨扣了扣手指头,声音沉了,“我家里给我安排了婚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