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祝百盟众筹道友新年快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隆庆六十四年二月十五日,陆致羽乘大明皇家航空公司的包机,从应天启程,赶往松藩。专机降落在大君山下的小街县(隆庆三十六年升县)国际机场,三辆流马加长版乘用坐轿停靠在飞行法器旁。

    陆致羽见迎接的是赵昊大炼师,连忙快步而下,握住赵昊的手不停摇晃:“竟是赵师兄亲来迎接,何必何必?都是自家人,我早就说了,到时候直接上山就是。”

    赵昊咬着牙,拼命往回抽手:“哈哈......一家人不假,但致羽师弟如今是大明护国天师,领道录司事,还是不同的......师弟能不能别握了......”

    陆致羽“啊”了一声,连连致歉:“习惯了,习惯了,刚刚入虚没两个月,境界不稳,控制不住,抱歉,抱歉。”

    两人一边上山,一边闲谈,问起弘法演教大真人的另一位著名弟子——隆庆天子的时候,赵昊回答:“天子前天就到了,出访北天竺,从西南直接到了君山,正在和凤池师弟打修行球。”

    陆致羽笑问:“天子一直在苦练修行球,这次在北天竺出资举办的修行球大会还拿了冠军,水平很高。”

    赵昊摇头:“也不知怎么拿的冠军,凤池师弟留了手的,他还是不行,凤池师弟悄悄跟我说,天子太菜了,跟他打球没意思。”

    进了大君山,果见君山湖畔的修行球场上,甘凤池一言不发,只有天子在大呼小叫,正打得兴奋欢畅:“哎呀,差一点就老鹰,凤池师兄,我跟你讲,下杆一定追平你!”

    “啊?这个......太背了吧,运道不好,运道不好......”

    “哈哈,凤池师兄,就差你一杆了哦,下个洞实现反超逆转!”

    “额......球杆不好使......冯大伴,冯大伴,把北天竺永善大国师送给朕的球杆取出来......”

    远远看见陆致羽,天子高声道:“国师怎么才来?等朕和凤池师兄打完这局,就跟国师切磋一场,朕这次在北天竺球技大涨......”

    陆致羽冲球场上的天子招了招手,微笑着去了秋然居。

    到了秋然居门口,见外院会客厅中已经坐满了人,有些认识的,有些不认识的,但大家都认识他这位鼎鼎大名的国师,起身向他致意。

    赵亿宸从后面进来,向陆致羽道:“陆师兄,我娘请你进去说话。”

    陆致羽连忙整束衣冠,跟着赵亿宸去后院,同时问:“亿宸师弟何时冲击大炼师境?”

    赵亿宸道:“致羽师兄别开我的玩笑了,我走的是灵力修行路子,又没有苏师姐那种天赋,能入炼师已是侥幸,想要大炼师,怕是还得七八年。”

    陆致羽道:“师弟刚五十五岁,不急。”

    进了后院,蓉娘的客房中坐着几个人,都是自家师兄弟,有大真人苏川药、真人诸葛家光、大炼师宋致元、大炼师赵致星、大炼师金久、大炼师宋雄、大炼师杨福文、炼师李峘、炼师周怀等等,陆致羽加入进来,顿时又是一阵热闹。

    大家陪着蓉娘闲谈,互相聊了聊别后近况,陆致羽问起老师,蓉娘叹道:“你老师当年在无极院时的一位好友,叫关远山的,过世了,正在书房见关家的子侄。”

    陆致羽想了想,道:“好像听说过此人,怎么过世了?”

    蓉娘道:“你们老师当年降下判词,改了关远山的修行天赋,可惜他只能修到金丹境,再也上不去了,用了几种延寿灵药,也只撑到今年,终于还是故去了。不管怎样,他在金丹境中,也算活得久的了,是个喜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