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九十六章 重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梓琴有些不舍地自晟儿身畔走开,招手唤芸香捧上一只紫檀木填漆描金的龙凤呈祥锦盒上来,再将众人挥退,这才把东西递与陶灼华。

    “雨浓与何子岚成亲之时,我与寿儿已然离开,这是我准备的贺仪,便以你的名字送给他吧。”苏梓琴与陶雨浓是前世的好友,今生却只维持着泛泛之交。

    回思苏梓琴所述,前世里陶雨浓为给自己留一条生路,不得不委身瑞安石榴裙下的屈辱,陶灼华眼中亦是波光淋漓。

    她接锦盒打开来看,里头是一条以金缕线穿成的羊脂玉带,上头精雕着一品清廉的纹样,当是送给陶雨浓所用;再便是一对羊脂暖玉的镯子,美玉湿润如水,触手便就生温,该是送给何子岚的东西。

    陶灼华轻轻阖上盖子,冲苏梓琴涩声道:“这份礼物委实太过贵重,我虽晓得你的心意,又如何能假借你的名声?”

    苏梓琴脸上微有遗憾,更多的却是笑容。她轻抚着身上海棠红苏绣宫衣间层层繁绣的花朵,淡然说道:“对一个人的好,难道还非要强制对方授受不成?雨浓前世凄惨,我满心乐见他今生的幸福。便只是远远观望,也是我这做好友的一份心意,又何必徒增他的困扰?”

    几句话里到有些禅机的味道,陶灼华亦感觉十分有理。她将抽盒收好,郑重说道:“如此便却之不恭,我给雨浓准备的随礼可算太过贵重了。”

    姐妹两人今次话别,虽然离情依依,到底前路坦荡。

    夏去秋来、北雁南飞,几场秋雨之后便又是漫长的严冬。

    青莲宫重修完毕,已是皇后之尊的陶灼华终于携晟儿住进旧居。从前的坤宁宫里承载着先帝太多的回忆,又多了许馨那座被金屋藏娇的宫殿,便依旧将它重门深锁,给何子岚留了一个哀悼亡母的地方。

    历经了三代,更兼着大赦天下,许家的旧案再无人翻起。何子岚清清白白嫁入陶府。陶家为小夫妻新修的园子与旧宅间只以一道月洞门分融,平日并不上锁。

    何子岚虽无封号,却是实至名归的金枝玉叶,本不用给黄氏晨昏定省,然而她敬慕黄氏之心并无虚假,每每愿意在晨昏午后过来陪着婆母小坐,婆媳两人闲话家常,关系难得的融洽。

    陶超然依旧奔波在三国之间,担着大阮矿藏、武器之类的采买,做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商。

    陶家有烈火烹油之势,却绝无仗势欺人的做法,做买卖讲求的是公平、公正、守法,更兼着陶超然为人格外磊落大气,绝不叫与自己做买卖的人吃亏。被远远近近的商贾一传,竟有了侠义之名。

    来年春暖花开之际,小晟儿已经开始牙牙学语。何子岑每有空闲,便摊开三字经颂给他听。小晟儿虽是不懂,听着父亲温柔慈醇的声音,到是时常发出清脆欢快的笑声。陶灼华瞧着这搞笑的父子二人,便时常有些岁月静好的感慨。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