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山村异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晨天刚蒙蒙亮,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

    村子里的公鸡很是勤快的‘喔喔喔’叫了起来,原本沉寂的村子很快热闹起来,开门声,走路声,劈柴声,掏米声还有孩子的哭闹和大人的打骂声混在一起,形成了乡间独特的风景。

    雷虎慢慢睁开眼睛,坚硬的硬木床板咯得后背骨头生疼,半月时间显然还不足以叫他适应这样的睡眠环境。

    昏暗的屋子里已经有了响动,他没有赖在木板床上不动,直接翻身坐起穿好地上放置的草鞋,虽然感觉脚底板很是不舒服,可眼下条件不好只能将就了。

    “阿虎,叔先去山上看一看昨天安置的陷阱,你等会先把饭菜热好!”

    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堂屋传来,不等雷虎回答,大门门栓被移开的响动传来,紧接着大门被拉开的咯吱声刺耳响起,一阵沉闷脚步声迅速远去。

    “叔,你早去早回,我在家里做好饭菜等你回来!”

    雷虎动作不慢,先把一件这个时代绝对没有的短袖体恤穿好,然后在外头套了一件破旧麻布上衣,腿上也是穿着一件棉绒短裤外套破旧麻布长裤,最后用一根草绳系紧。

    无论是麻布上衣还是长裤,穿在他身上都显得有些短小,粗砺的麻布紧紧贴在身上感觉相当不舒服,同时也衬映了他一身结实的身板,还有泾渭分明的流线肌肉,一看就知是个孔武有力的少年郎。

    穿戴整齐,先到厨房水缸滔水洗嗽,然后到院子旁的草舍打开鸡笼,将休息了一整晚精神抖擞的公鸡母鸡和小鸡们放出,让它们随意放风寻食。

    做完这些,他站在松软湿润的泥土院子里,揉手瞪腿把身子活动开,等身子热乎起来便摆开架势,打起舒缓的太极拳套路,呼吸也跟着变得平缓悠长。

    没办法,回到十六岁时的身体还没彻底发育完全,不管是骨骼还是肌肉都处于成长阶段,可不敢做那些太过剧烈的锻炼,也不好练习前世在军中学会的格斗术和军体拳,一个不好就可能损伤身体。

    一个小时后他立势收拳,额头布满一层晶莹汗水,身体热烘烘好象浸泡在温泉中一般,精神抖擞说不出的舒畅,

    随意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拿起扁担和水桶,脚步轻快出了门。

    “阿虎挑水啊?”

    “是啊,三木叔你这是要进山么?”

    “虎哥,今天咱们一起去镇上耍耍!”

    “好,正好带些鱼虾过去卖几个钱!”

    “……”

    路上,不时遇到早出的村人打招呼,雷虎客气的做了回应,作为这个贫穷村子的外人,他很清晰感受到村人客气背后的排斥,倒是一帮年纪相仿的小子,对‘武力强横’身材高大的他十分好奇,平日里多有接触倒是说得上话。

    他那光溜溜的脑袋,与村人的半秃辫子头差异很大,也是他不受村中老人待见的主要原因,当然他一点都不在乎就是。

    不说顶着半月头留辫子有多难看,他刚刚穿越过来半个多月,也没办法留长辫子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收留自己的秦叔帮助下剃了个光头,先冒充一回和尚再说,免得因为脑门上的板寸短发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算因此受了村中老中年人的排斥,他也认了。

    沿着小道来到村口,这里有村子唯一的一口水井,此时正有好几个村中青壮挑水,雷虎不急先打了几声招呼,走到旁边的大槐树下等了一会,有了空位便快步上前将两只木桶装满,双手掌心向上撑着扁担猛然抬起,不让扁担在肩膀上压实损伤肩头骨,这才脚步沉稳朝收留他的秦叔家里走去。

    穿越过来大半个月,直到前几天才慢慢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怎一个憋屈了得。

    没手机,没电脑更没网络,吃的都是陈米加野菜,没多少油水也没多少盐,味道简直难以下咽。

    而这,按照村中小子的话说,还是过得不错的生活,村里的贫困户吃的可都是糟糠!

    睡的是硬木板,好在他有当兵的经历,这样的床还勉强能够凑合。

    茅房跟猪圈连在一起,气味相当感人,擦屁股连草纸都没有,都是用的一种比较柔软的植物叶子,每次用过老是感觉屁股没擦干净。

    好在穿越前小时候在农村住过一段时间,对农家的家务活还是能帮衬一二的,尽管周围的环境脏乱差,可总免去了被周围村人指点不屑的尴尬。

    与村中半大小子,还有收留他的秦叔接触交流的过程中,他也知道了现在正是清末时期,这里是岭南省禅城下面的一个贫穷村子,附近十里开外有个小镇,能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即来之,则安之!

    雷虎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刚刚穿越过来时身体十分虚弱,要不是收留他的秦叔好心,将昏倒在村子通往镇上小道旁的他救下,并带回家中修养,雷虎怕是很难活下来。

    “阿虎阿虎不好啦,秦老三从山下摔下来啦!”

    担着水刚刚走到秦叔家的土坯院子门口,便见一位面貌敦厚的中年村人着急忙慌跑了过来,身上的衣服拉扯出了几个破洞都顾不得了,正是村里名叫李三的村人。

    框当!

    装满水的木桶掉落在地,雷虎顾不得倾倒而出的井水,扔掉扁担几个跨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李三的胳膊,急道;“李三叔你说什么,秦叔他怎么了,从山上摔下来啦?”

    “是是是的,秦老三从,从山上摔下来了,你快去,去看看……”

    李老三满头大汗一脸惊慌,上气不接下气连声道,说话功夫连连推桑雷虎快点过去。

    “我这就去!”

    雷虎顾不得许多,心急如焚撒开脚丫子便朝后山疯跑过去,路上遇到村人也懒得打招呼,满心焦急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一口气在乡间泥泞小道狂奔三四里,露出草鞋的脚腕被杂草枝叶割得生疼都顾不得了,跑到后山脚下一眼就看到几位村人围在一起,中间地上躺着的正是生死不明的秦叔!

    “秦叔秦叔,秦叔怎么了?”

    一把推开拦在路上的村人,雷虎满心沉痛冲到生死不知的秦叔跟前,眼框发红心中难受之极……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