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擒虎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中国的西南的那边,有一个小村子,被连绵不断高崖耸立苍翠青山环绕着,只留下一个羊肠小道通往城里,这里约有十几户人家居住在这里,村庄的名字叫做孤村。

    孤村处于边远山区中,孤零零的,没人知道这个村子的存在,村子也不与外界联系,只是孤零零的存在着,甚至不曾存在过一样。

    村子背靠群山,山叫虎山,虎山山上有一只猛虎,恶虎暴虐,每年的九月九日都要下山吃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不然就要把整个村庄毁灭。

    孤村的村民们饱受猛虎袭扰,但却从来不见人反抗,只是每年默默的送去两个孩子给猛虎吃,来保证村子的生存。

    张燎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还生的稚嫩,但是眼睛明朗严肃,身体结实,与几个孩童在村子的老树下,站在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面前,他袒胸敞腹,身穿红衣,像是流焰,腰上提着一个葫芦酒壶,脸色通红打着酒隔,站在他们面前。

    “老虎。”

    “老虎,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

    “虎山的虎,又是老虎里最厉害的老虎。”

    “它刀枪不入,身体好比钢筋铁骨,轻轻一撞,人的身子骨就得散架。”

    “它威武狰狞,虎目一瞪,就是瞪你一眼,就能把你们吓的动都不能动,尿裤子。”

    “它无所不能,谁也杀不死它。”酒客说道

    “今年的九月九日就要到了。”酒客说道

    酒客还想要说些什么,似乎是觉得还不过瘾,喝了一大口酒,准备继续言说,但是老树上掉落了些许碎叶打在酒客的头上,他咕囊的说些什么,就不在言语,只是闷头喝酒。

    “酒客酒客爱吹牛,老树爷爷点点头。”

    几个孩童看着酒客,一个个整齐的微笑着说道

    但是张燎没有笑,没有跟着一切说这,他脸色通红,愤慨的看着酒客说道

    “为什么不去打虎?”张燎脸色红红的说道

    “呵,打虎?”酒客不屑的冷笑说道

    “为什么不去打虎!”张燎激动的说道,他很激动。

    “你想要打虎吗?”酒客看着他说道,眼神又不以为意。

    “我要去打虎。”张燎低声说道

    张燎把酒客腰间的酒葫芦夺过来狠狠的闷了一大口,说道

    “我要上山打虎!”张燎愤慨的说道。

    “那去吧,去吧。”酒客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就不在看他,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撞两次墙就行了。

    “张燎张燎是英雄,上山打虎尸骨行。”

    孩子整齐的笑着说道

    “胆小鬼!”张燎脸色通红,抱着胳膊不在说话。

    一阵微风吹过,老树的枝叶晃动,叶子吹动。

    飞过酒客,越过孩子,从张燎身边飘走

    洒向天地间。

    夜晚,孤村一片漆黑,张燎站在家里的门前,家里很黑,门外也是一片漆黑,没有光亮,孤村晚上是不准点火的。

    他的妈妈坐在床上,父亲也是,中间有一个矮桌子,别在他俩中间,他俩脸色苍白,皮肤好像枯竭的土地,干枯的树皮,僵硬发皱,他俩坐在床上互相注视着,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注视着。

    一直如此

    张燎穿好鞋子,走到他俩面前。

    “爸爸妈妈,我去上山打虎了。”张燎说道

    他说完就离开了家,不等他俩回答,就出了门,朝着虎山跑去。

    妈妈与爸爸僵硬的转过头,苍白干枯的嘴角扯出一个微笑,对着门外点了点头,然后又一点一点,像是机器一样转回头,又这样互相注视着。

    明月悬照于黑夜中

    张燎从家里出了门,先来到老树下,坐在那里,他在等他的伙伴,他心想打虎得有帮手,一个人不一定打的过他们,很快一群孩子来了。

    “我们今天要去上山打虎。”张燎举着小手臂激昂的说道

    “愿意去的跟我走!”张燎振奋的说道

    但孩子们只是一个个微笑的看着张燎,不说话也不言语。

    “跟我走,去打虎!”张燎呐喊了一遍,

    但是张燎发现,孩子们只是微笑的看着他,一个个手拉着手脸上带着整齐划一的微笑看着他,一个个都微笑着。

    “跟我走,去打虎!”

    张燎再次高呼,他试图让这群孩子振奋起来,打虎这种大事得有帮手。

    但他们只是微笑着,微笑的唱着

    “跟我走,去打虎。”

    “打完虎,无尸骨。”

    “跟我走,去打虎。”

    “打死虎,又有虎。”

    “年年有人去打虎,年年又有新的虎。”

    孩子们整齐的微笑着歌唱道

    “你们这群胆小鬼!”张燎愤慨的说道

    “我自己去打虎!”

    张燎整理好行囊,把匕首握紧,不在看他们,独自跑向虎山。

    “跟我走,去打虎!”

    “打完虎,无尸骨。”

    “跟我走,去打虎。”

    “打死虎,又有虎。”

    “年年都有人打虎,年年都有新的虎。”

    孩子们整齐划一的手拉着手,绕着圈子走动,微笑着目送张燎上了虎山。

    呼呼的微风吹动,顺着风,老树的树叶连同孩童们的歌声飘零飞落。

    张燎来到一条山路小道,路上都是枯树叶,张燎踩着发出沓沓的声响,他顺着这条小道在夜里上了虎山。

    他拿着一把匕首,走在山林里,到处寻找老虎。

    “来啊!老虎!”

    “来!”

    他拿着匕首在虎山无畏的呐喊,大声的咆哮,要与老虎决一死战。

    “过来!”张燎对着寂静的虎山夜林再次大喊

    但是始终没有找到老虎的踪迹,他在虎山上到处奔跑呐喊,直到跑到浑身发热,感到疲累,才在一个老树桩子上坐下休息。

    “老虎!来啊!”张燎再次大喊一声。

    他喊完以后就不说话了,他感觉嗓子很干,他累了也困了,既然老虎不敢来找他,那他就睡会吧,明天告诉村里人没有老虎,只是他们自欺欺人而已,就算有老虎,那也只是个纸老虎,老虎害怕,想到这些他躺在一个老树桩子上安稳的睡了。

    到了深夜,乌云遮盖住了明月,虎山夜林里变得极黑极静,张燎感到一股尿意,他迷糊的睁开了眼睛,起来想要撒尿,他站起来,走向旁边,但是他迷糊的视线里有两道圆光,张燎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冒着精光的双眼。

    张燎整个人一呆,他望着这对冒着精光的竖瞳孔,浑身汗毛耸立,他整个人猛地一精神,吓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一个两三米高,四五米长的肥大壮硕的黑色红纹吊眉晴额虎,站在他的面前,两只冒着杀气的大眼紧紧的看着着他。

    老虎出现了,这个肆虐孤村的山虎出现,出现在他的面前,出现在这个打虎勇士的面前。

    张燎想要干些,但是身体像是死死按住了一样动弹不了,浑身发僵的站着,只能双脚颤栗的站在那里。

    老虎没有做什么,只是舔着虎爪望着张燎,打量着他。

    张燎看着老虎浑身都在抖,浑身颤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老虎看着他的眼神里有着鄙夷。

    这就是来找我的人?这就是要来挑战我的人?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蠢货。

    它是这么想的吗?

    它就是这么想到。

    张燎咬了一口自己的嘴唇,血液把他的嘴巴嘴唇嘴腔里流的到处是血,痛的他又能动弹了,他可以死,但是他不愿意如此胆怯的死,如此毫无尊严荣耀的死。

    “啊啊啊啊啊啊!”张燎怒目圆瞪,大声呐喊,他是在为自己呐喊。

    拿着匕首朝着老虎冲了过去,明知道是死路一条,但是他依旧要冲锋,与其怀着耻辱而死,不如死的勇敢磊落。

    “恶虎去死!”张燎大喊。

    但是就在他将要跃起整个人扑向恶虎的时候,一个拳头打在他的脸上,把他打倒在地上,脸栽进泥土里。

    酒客将他打在泥土里,张燎的手不自主的松开,匕首被带飞,弹到老虎身上,明明看着是皮肉,却发出金石碰撞的声音。

    黑色恶虎看着倒在地上的张燎发出恶意的咆哮声。

    张燎睁开眼,看到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大脸,一张熟悉的脸,他是酒客。

    周围都是火把燃烧散发的光亮,整个村子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一个带着眼睛的斯文中年人走到了老虎的面前,他跪在老虎面前,匍匐伏首。

    酒客也匍匐跪下。

    孩子也匍匐跪下。

    村子里的人也纷纷匍匐跪下。

    张燎躺在泥土里,目光呆滞,一动不动,但是酒客还是扶起来他,让他也跪下。

    但是张燎就是站在那里,酒客怎么也按不动他的肩膀。

    老虎看着张燎,中年男子看着张燎,酒客看着张燎,孩子们看着张燎,村民中也看着张燎,张燎看到了他的父母也跪在那里,望着他。

    张燎眼色发横,心里一狠,拿起酒客的酒葫芦然后用着死劲朝头一撞,晕了过去。

    老虎看着这一切,朝着村民大声的咆哮了一声,表示它的愤怒。

    他脚步走动,走向张燎。

    但是村民们却又纷纷跪动,低着头纷纷跪在张燎面前。

    猛虎又咆哮一声。

    但是村里的人都一个个看似本本分分的跪在那里,一张纸枯竭的跟老树皮发皱的脸看不出表情,他们就跪在张燎面前,一动不动。

    老虎深深的望了他们一眼,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离开了这里。

    “虎生气了。”酒客说道

    “嗯。”带着眼睛的中年点头表示同意

    当张燎再次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老树下。

    酒客拿着一个酒葫芦坐在旁边,旁边围着孩子,他每天都坐在村里老树下喝酒。

    张燎起来就跑去老树下,蹲着马步,拿着拳头打着老树。

    到了晚上张燎回了家。

    第二天早晨起来又跑到老树下

    跑步、蹲马、打拳。

    每天这样日复一日的锻炼着。

    他觉得是自己的身体太弱了,所以不是恶虎的对手,如果他身体健壮,足够勇武,那就能打败恶虎。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他日日勤练武艺,锻炼身体,然后他找到了被孩子围绕着的酒客,他要挑战他,要测试他的成果,不管是惜败也好,惨败也好,他都能接受。

    于是挑战了他。

    酒客让孩子们走向一边,咕囔着说好,算是答应了,拿着酒葫芦闷了一大口走向张燎。

    张燎看着酒客心里做好各种准备,如果自己失败要吸取教训,想想自己是怎么失败的,为什么会失败,还有,自己会不会跟酒客打的难分难解然后惜败呢?

    不管怎么说,他都做好了很多事情的准备。

    “开始吧。”张燎浑身戒备的看着酒客说道

    然后他就陷入到了一片混沌与黑暗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燎记得他向酒客发出挑战,酒客应了一声好,他说开始,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张燎从老树下醒来,睁开眼睛,老树叶子轻轻的晃荡,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打在他的脸上。

    “老虎刀枪不入,钢筋铁骨。”酒客正在那边跟孩子们讲着故事

    “谁也不是它的对手。”酒客喝了一口酒说道

    张燎躺在地上,呆呆听着这些话。

    谁也不是它的对手,也包括酒客不是吗?

    酒客有多强?

    张燎不知道,但他知道酒客一定很强很强,他把所有情况都算到了,也没有算到离他那么远的酒客一拳就把他轰趴下了,他那怕练一辈子武艺,也不可能是酒客的对手。

    酒客无法除去老虎,那么就是说,单单凭借勇力是无法打败老虎的。

    于是到了第二天,就没人看到他在老树下练拳了,他跑去村长的家里,那个带着眼睛的中年人,他要向他学习知识。

    “我教不了你。”村长礼貌的拒绝了他。

    不管张燎如何请求村长都只是关门拒客,不去管他。

    张燎绝望了,但他知道他不能绝望,猛虎还在山上,每年都要吃村里的孩子,他知道他不能绝望,绝对不能,因为村里唯一想要除虎的人只有他自己,如果连他绝望了,那么就再也不会有希望了。

    于是张燎就跪在了村长的门前,跪了七天七夜,村长出门给他送饭,但是他不吃他给的任何东西,直到村长把这个昏在他门前的孩子接回了家里,教他读书写字,教他使用一种不需要力气,更需要冷静与判断的武器

    枪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张燎与村长站在老树前,他的一只眼睛蒙上了黑布,他绝食所遗留的害处,左眼暂时失明了。

    “看到红色觉得是黄色,看黄色色觉得是红色的人。”

    张燎疑惑的问道

    “我看到一个苍翠的老树,你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这样的人可以知道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吗?”

    张燎陷入深思,他再次疑惑的说道

    “我们看到的世界是相同的吗?”

    “下个月有辆车到城里去,去城里吧,张燎。”村长说道

    村长对着思索的张燎微笑,平静的微笑,然后离开了这里。

    今天是个阴沉的天气,厚厚的、低低的、泛黄的云层压在天上,冷硬的肆意的吹着。

    张燎背着一把双管猎枪,腰间提着大刀,他再次跑到酒客面前平稳的说道,就像是去吃饭喝水一样平常。

    “我要上山打虎去了。”张燎说道

    “你太小了。”酒客咕囊道

    “下个月时候就到了,我要上去了。”张燎说道

    “那就去吧。”酒客说道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张燎问道

    “我在想应不应该杀了你。”酒客看着张燎眼神可怕的说道

    “我不明白。”张燎摇头说道

    “你会明白的。”酒客喝了口酒,不在说话了。

    张燎走到老树下,睡了,他深深的睡了,他直直睡了一个月。

    老树流落的叶子洒在他的身体上,编织成一个被子。

    到了九月八日那一天,临近孤村虎祭的日子他才醒来。

    是夜,村里准备了很隆重的准备,各种喜庆的东西,舞狮、鞭炮、红布台子,都放置在那里。

    酒客站在老树下,啜饮着酒,看着张燎,看看了整整一夜。

    临到天明,他把一个看着就让人冒寒意的刀片放在了他的衣服里。

    村长来到这里,看着他,然后把他的眼镜摘下放在张燎的衣服上。

    孩子来到这里手牵着手围绕着张燎唱着歌。

    村民们围绕着张燎,他们一个个皮肤像是枯竭的土地,干涸的树皮,他们对着他干巴巴的笑着,他的父母也在这里。

    然后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

    最后两个拄着拐杖的老夫妇走到张燎的身边,温柔的笑着摸了摸他的脸庞。

    然后恍惚之间消散无踪。

    星月璀璨,又是一个明亮的夜晚

    张燎从老树下醒来,他知道他睡了足足一个月,明天就是虎祭的日子,他睡了很久,但是他隐约明白了杀虎的关键,虎不是杀不死的。

    他收好眼睛放进怀里,然后用细绳穿过刀片的一个微小的刀孔,然后拿起一片树叶离开了这里。

    他提着猎枪,别着大刀从一条隐秘坎坷的小道悄悄上了虎山,走在虎山的夜林里,专注的走者,他这一次没有出声,只是慢慢的在山林里走着,寻找着老虎的踪迹。

    他找了很久都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