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四.走啊走四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bsp;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这懦夫,逼夫,你就是懦弱,你根本就没有法庭的力量,你这打着法庭旗号的欺诈者。”

    厚重低沉的声音带着愤怒说的

    “山岩法庭,我不想与你争执什么,我之所以坐视旁观你的山岩议会,并非我畏惧你那看似巍峨的山石,坚强的意志,你不过是个色厉内茬的纸老虎,而是因为我在观察,我不是因为我觉得我的道路正确,而是我仔细考察观察了各个地区,才明确了道路。”

    “而且从今以后道路也会继续下去,用野蛮来开辟道路,用野蛮来塑造文明,用野蛮也保卫文明,随后就是文明的果子。

    “既然你如此的不同凡响,那么何苦在这与我们费尽心力,不如一走了之的舒服,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坐上这椅子的,难道真有什么可以瞒过真理的认知?歪,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把灼魂法庭杀了,身上带着他的什么东西,比如心脏啊,或者源火之类的,所以让真理认为你就是灼魂法庭?”

    一个轻灵的声音说道

    “我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并非自诞生起就是灼魂法庭,我是一个诞生自火焰里的恶魔,我历经世事,饱经沧桑,经历了许多,有一日我已经感到十分疲累,再也不想战斗下去,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渡过将死之日。”

    “然后呢,然后呢?”那个语气温柔的小女孩声音好奇的问道

    “……”无言。

    “那你为什么要来管这么多,管好你自己不就行了?”轻灵的声音看这个恶魔不想回答便不在多问,只问他为什么要跟他们作对。

    “因为我爱你们。”这声音平和又刚毅。

    他们三人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在笑着什么,也许是笑这个坐在庭椅上的恶魔。

    恶魔站了起来,他没有看那哈哈大笑的三人一眼,只是眼神深邃平静的望着下方人山人海的存在们,他看着他们,这里太高了,也太威严了,真理庭会被建的太高了,他们何德何能,何德何能,他也是啊,他也何德何能。

    “说到底你就是一个懦夫!懦夫啊!哈哈!骗子!一个骗子!一个骗子!滚开这里,真理庭会不在欢迎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骗过真理的,现在滚回你的芝油城,然后不要在让我们看到你。”

    “恶魔小哥哥……不,老腊肉,我们可都是自出生就是法庭,我们所行所为,所言所语,就是道德,就是正确,我们是真理意志的化身,而你,不过是个不知道那里的恶魔,不知道真理为什么让你成为灼魂法庭,也许就是想要拿你凑个数呢,你可千万不要当一回事明白吗?”

    “本来以为是跟我们一样的,结果只是个半路的,如果你要是听话,说不定……我们会带你一起玩……现在,抬起你的屁股,然后滚!”

    恶魔没有看他们一眼,他只是看着面前本质世界狂热的呼唤法庭名字的这些存在们,他岂会在乎身后之人,存在不以个人的意志转移,他们以为的公正、正义那是他们认为的,他们所说的认为这一切是公正的,那只是他们自以为的,真理的就存在在那里,永远不变,永远。

    恶魔默默离开了这里,他没有在乎那些震惊的存在们,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恶魔孤身离去的身影,因为真理法庭上三大法庭刚刚宣布了一个震撼性的消息,坐上了那个证明法庭身份的灼魂法庭被宣布为是个冒牌货。

    这个没有任何排场,被从远方呼唤来参加真理庭会的恶魔,从一辆农夫进城的马车草垛上下来,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任何人跟随他,也没有什么人欢迎他,打倒了七八个守卫,才走上了真理庭会上,坐在那个代表灼魂法庭的椅子上的恶魔,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离开了这里。

    恶魔没有管这些,因为他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不可能达到了,因为他以为能够帮助他对抗黑山羊之母的几个帮手居然是滋养黑山羊之母力量的来源之一,很快一场主观的风暴就会来袭,那是抛除了理性的混乱,在那个领域里一加一不等于一,而是等于你所认为的数字,你认为杀人放火是正义的那就是正义的,这是一场可能蒙蔽真理的风暴,他必须捍卫真理。

    恶魔走向城外的山坡,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猛虎闻声而来,临走前他看了城市一眼,那里已经被灰色朦胧的雾笼罩,其中最庞大的三个雾源就在那高高在上的真理法庭上。

    恶魔骑着猛虎,朝着远方离去,真理无法动摇,无法改变,但真理不容掩埋,一加一就是等于二,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存在者存在,他将一个人面对整个混乱的本质世界,一个人面对那能够遮蔽一切的黑山羊之母。

    他可以选择拒绝,因为这很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他很明显,不可能具备一个人整治混乱无序世界的能力,那怕他是灼魂法庭,但他的敌人有三个法庭,和一个深不可测的黑山羊之母,他有资格拒绝这个他自己给自己施加的任务,没人要他这么做,他可以……

    但是恶魔骑着猛虎疾驰掠过大峡谷,朝着源火奔去。

    他可以选择拒绝,拒绝这项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他有着义务去阻止这一切,因为他是法庭,当那些受到不公,受到苦难的人向他发出绝望的求助,如果连他也拒绝了,那么他们还能找谁呢?所以他必须前去。

    于是恶魔架着猛虎疾驰掠过大峡谷,朝着源火奔去。

    张燎在沙发上猛的睁开眼睛,他可以拒绝,但他不可以拒绝,连他都拒绝帮助他们,那么那些蒙受苦难,绝望哀嚎的人还要找谁求助呢?

    张燎心中依然恐惧,依然害怕着死,害怕走了,去了,害怕悠悠没有人照顾长大,害怕这,害怕那,担忧很多很多事,很多东西,但是他站起来,走向张傲雪,他是最后的,唯一的希望了,他连害怕的神情都不能表露出来,他必须振作,必须勇敢,必须沉重,必须前进。

    张燎走到自己位子上坐下,把烟掐灭,看到悠悠正期盼的望着他,张燎看着悠悠,看着她胸前的那个绿色吊坠,他心里有了个好主意,于是他笑着说道

    “准备一下,悠悠,我们去外面。”

    “那我做的东西怎么样?”悠悠满脸期待的问道

    “额……呜……继续加油吧。”张燎讪讪笑着说道。

    悠悠也不丧气,大口的吃起米饭吃菜起来。

    张傲雪看着在那吃饭的张燎,嘴角不禁笑了一下,然后脸又冷了起来,不苟言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