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三.莱斯够掰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个手无缚鸡之人,如果他真的是个没有什么能力的普通人,没有半点机会帮助周止,那么他就应该为了悠悠考虑,不能这么做,不能冒险,但是他既然可这个可能,有这个能力,那么周止陷入了这种危机,他就不能坐以观止,那怕可能有着很大的危险,因为他是人,有着人性,他不能坐视一个对他真诚的朋友,甚至是爱他的朋友,陷入危机而袖手旁观,遇到事情害怕,逃跑,逃避,那在兽性中也是最可鄙的部分。

    “那个S级的能力者也没有消息?”张燎问道

    “的确,是的,你不想去了?”张傲雪的语气带着些许鄙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种重大的事,我们总得勇敢又谨慎,我想知道一下S级的心象能力者是什么概念,你能给我形容一下吗?”

    如果我想理解S级所代表的概念,那么就得让张傲雪从表象中来抽取,比如他一拳能打飞几百头牛,能搬走一座山,这种完全的表象,完全的感官,但我从中却又能从这表象中理解到这概念的存在的一部分,她所形容的越精确,通过语言所锚定的存在越精准,那么我对于这概念,也就是存在就越能感受的深。

    “如果你让我形容的话,那就是坦克、机枪,与冷兵器的差别,不管你的武器多么锋锐,技艺多么精湛,但是你们不是一种同等的东西,你再厉害一枪就把你打倒了,一枪不行那就两枪,看上去S级与A级相差不大,只差一个级别,但那至少要二三十个A级心象能力者才能与一个弱小的S级相匹敌。”

    张燎听了这话心中一惊,居然差别这么大,张燎心中既好奇又惊异,他接着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单纯的能量差异,那到底是什么划分了S级与A级的差别。”

    张傲雪看了张燎一眼,心中惊讶,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但她也没心思隐瞒,于是她说道

    “是心武。”

    “心武?”张燎好奇的看着张傲雪

    “没错,所谓A级的心象能力者只是将心象的基本能力掌握了,能够发挥出心象的基本潜力,就像是一个婴儿成为了一个能蹦能跳的孩子,能够自由活动,但是只有心象觉醒了心武,拥有心武的心象才是一个最基本的成年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没错,我明白你的意思……”张燎喃喃的说道

    “A级与A级的心象能力者之间的拼搏厮杀就好比两个不懂武艺的成年相互斗殴,谁赢谁输完全靠的是谁的力气大,谁的身体健壮,那怕是A级也不过是王八拳抡的好看而已,而掌握了心武的心象虽然不一定有那些不懂心武人强壮,但他们通晓技艺,当然比那些没有觉醒心武的人弱小这很少见就是了,就现在能够观察到的觉醒心武的能力者,一般都会比那些非觉醒心武能力者要强的多。”

    “那心武到底是什么的一个……概念?张燎接着问道

    “心武具体来说不是一种武器,有的人心象也有武器,但那并不代表是心武,心武是更像是一种能力,但大多数心象能力者觉醒心武以后都是这能力都是以一种武器的形式的出现,有的人只是单纯有着能力而没武器,但那极少,所以就把它称为心武。”

    “就我所知道的心武能力,也不多,干嘛这么看我,你以为这种信息是街上的大白菜吗?”

    “我所知道的心武就只有一个冰锤,是一个看上去小巧玲珑的小冰锤,但是它一旦被激发,就变得有一人高,威严寒冷,那个冰锤的主人曾经连同整个山脉将盘踞在山里的邪异能力觉醒者全部冻成了冰雕,狂暴的寒冰风暴我就算是处于被保护中也感到可怕。”

    张傲雪一边说好像一边陷入了回忆,好像回想起了那可怕的力量。

    张燎一脸蛋疼看着张傲雪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就是这么个牛??的存在,去了那里都没有音信,然后你为了救周止,一个人打算去那?”

    张傲雪听了这话,冷哼一声,说道

    “怎么了?不行吗?”

    “不,没什么……你跟周止……”什么关系,居然会为了她近乎可以说不要要命了。

    张燎倒不是贬驳这种情感,只是好奇为什么她俩之间感情怎么会这么好,也许一个局长跟她的秘书在一个办公室,吃喝办公都在一起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张燎没有继续说话了,张傲雪看上去显然也没了什么心情,似乎想起了连一个S级心象能力者都遭了殃,没什么音信,也许是对此行的不抱有什么希望,张燎甚至有种奇怪的想法,她是不是抱着死的念头去的,但张燎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燎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这次行动了,就连S级的心象觉醒者都了无音讯,他……他还没给自己评估过好像,周止刚带他来到这里,就跑去执行这次任务了,自己白白闲了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干,那个手册他倒不是没有研究过,他是认真的读了看了的,结果其实里面就是一些要求准则,其余的就是要等上级分配任务,而他的上级什么任务都没给他,就跑到黄山去了。

    张燎发觉张傲雪一直在看着他,张燎心里叹了口气,听你这么说,连一座山都能给变成冰的S级心象能力者都没啥用,他不过是个靠着偷袭搞死了一个那个叫古清风的,就是黑袍死神,他不是偷袭真身也是被人随便打,他知道那个古清风,还有黑袍死神,没有一个是S级,论正面力量,那个黑袍死神不是轻松的吊锤他?他就是个高攻1血的DPS,要是敌人不给他机会,吹口气他就死了。

    张燎看了一眼张傲雪,心里纠结了起来,思来想去没啥办法,他不过只是与周止相处了不过两三天的时日吧,何必为了她这么冒险呢?

    张燎此刻痛骂着自己,可是却又不自觉的畏惧起来,这个张傲雪没有骗他,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只不过是条咸鱼罢了,是条咸鱼而已。

    他妈的他妈的,大不了老子不住这里,我走人,我心里愧疚,那我不住这儿了,不住这儿了。

    张燎哀叹一口气,要是做好事只是废废力气,耽误些时间,谁不愿意做,可是这事要命啊,如果有个星级那一定是写着十一颗星,最高难度十颗星。

    他一个拿着木剑,穿着布衣的新人从新手村出来不去杀鸡要去杀野猪王,他怕野猪王都不知道他正拿着木剑戳他菊花呢,一个翻身把他压死了。

    张燎想要抽烟,于是他拿出一根抽了起了,张傲雪厌恶的问他为什么喜欢抽烟,他不耐烦的回道

    “我喜欢抽烟。”

    “恶心!”张傲雪厌恶的说道

    张燎懒得搭理她,心中烦琐,他倒也不怎么爱抽烟,只是一时烦闷。

    张傲雪在那等着,看张燎一副纠结的样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她直接说道

    “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不去我就走了。”

    “我们是去菜市场买菜吗?”张燎的意思是希望你知道这次行动的意义重大,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在给他一点时间,于是他说道

    “那你去菜市场买菜吧,我先走了。”张傲雪冷厉的说道

    张燎头疼的要死,你这混蛋,我这个孤村人都有一个孩子要照顾,难道你就没有什么亲人了吗?难道你就周止一个人是亲人朋友?张燎倒不是怕自己,他是不知道悠悠该怎么办,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他倒不会这么纠葛犹豫,很快就能说服自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