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三.你来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燎下了车,看着出租车司机一副劫后余生庆幸的样子,没什么表情,他走到一颗树下,再次拿出那张纸,上面有着这个背着古琴的男子的信息。

    姓名:古清风

    能力评估:???推测为A级,能力是一把工具类心象,古琴,已知具体能力:音刃。

    性格:孤僻冷漠无情,一心一意为了变强,为了变强曾袭击石匠会的成员与A小队。

    危险性评估:S

    张燎看了看这荒郊野岭,心中焦躁烦闷,废了这么大的劲,他妈的他妈的就知道他会个音刃,我他妈的知道他会那个什么音刃,我知道!

    想到这里张燎又想起了李樱雪的尸体,那被音刃切割的片体鳞伤的尸体,他感到一阵阵的窒息,快要喘不过气了,但是他摇了摇头,嘴不住的咬紧,他难过起来,不知为何。

    该死的东西,张燎一把将文件烧成灰烬,脸色阴沉的走向郊外的山上,那个不知道是谁送他的小吊坠一直在呼唤着他,张燎抬头望了望山林,就在那里,他杀虎,在那里,杀旭东,今天,又一具尸体罢了。

    张燎很难过,难过到让他感受到混乱,张燎走的很快,顺着绿色轨迹张燎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山洞,而且张燎很快就看到了那个背着古琴的人,他正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坐在山洞门口,不时的抚琴弹上两下。

    张燎面色悲悯肃然,他从树林一步一步走出来,走到这个黑衣人面前,一言不发。

    “既然苟活了一条性命,又为何还要前来送死?”

    穿着类似古代长袍的黑衣人弹动一个琴弦,发出“嗡”的争鸣声,他对于张燎的感受就好像一只蝼蚁一样,如果他不跑到他面前,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弯下腰去捏死他,他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毕竟他可是觉醒者,一个超凡脱俗之人,自己只需要不断的修炼变强就够了,那些凡人只会仰慕强者,而不会在乎强者所踏过的白骨。

    “我今天是来寻个道理。”张燎说道,想象中的,愤怒,狂暴都没有出现,只是一种令他感到怪异的平静,他很平静,至少他感觉是这样的,他现在很平静。

    “道理?”黑衣男子不屑一笑,有谁见过人与蚂蚁讲过道理,有谁见过人与猪鸭鱼肉讲过道理?可笑,他不想与张燎多废话了,他今天还要炼化那个绿色吊坠的防护,将那个小女孩的意志神魂毁灭用来破除禁制,与可没有功夫跟这只蚂蚁费功夫的时间。

    “道理就是你是蝼蚁,我是神。”

    黑衣人一边说罢一边轻抚琴弦,一连串和谐的噌声响动,一阵和熙的微风浮现,朝着张燎吹去,张燎依旧面色平静温和,他拿着一把黑色短剑,轻轻几挥,微风消散了。

    古清风面色一肃,看来来者不善,来者也不简单,不过正好,他前些时日刚刚得了些宝贝,他内心一笑,依旧在那抚弄着古琴。

    张燎看着古清风,他惊讶于自己的莫名其妙,他应该像个猎手一样,悄悄的接近猎物,悄悄的,然后等待好时机,接着一击决杀,而不是在这里跟他讲着大道理,但是张燎很想知道,在这个人自身处于安全的,不受任何条件限制的情况下所表达的观点。

    他认为自己是神,因为觉醒了异能,心象,认为自己与普通人不一样了,可是恒定人的范畴是什么?

    所谓心象异能,说到底也只是力量增长,一个特种兵手持武器可以一个人屠戮没有武器的几百人,你会认为特种兵是神吗?他们之间有区别吗?因为特种兵有着限制?可他就没有限制吗?他可以敌过一个政府?

    以上这些问题说到底只是不确定人是什么,如果清楚知道人是什么这个问题那么一切我思考的问题,一切心象能力者与未觉醒者之间的关系也就可以得到确认,如果再次论述思考人是什么这个命题,那是极需要时间心力,来做出慎密准确的答案,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决定人是人与肉体能力不是终极关联,就好比一个汉族人更多的不一定是汉族的血统,而是对于汉族这个身份的认同,虽然其他大多数民族也是如此,不过此刻我不应该太过进行思索。

    张燎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装X的身影,这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灵魂,张燎知道也许他经历过什么,也许是他生存的环境塑就了他,但是张燎已经对此没有太大感触了。

    恶魔心象拔刀,恶魔心象消散,张燎从古清风的尸体旁边走过,张燎看着他的尸体,摇了摇头,走进山洞,一场恶战,赢得轻松。

    古清风再也不能睁开他的眼睛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这只蝼蚁,这个蝼蚁,居然会这么快,好快,为什么要坐视他拔刀,如果他还能睁开眼睛,或者可以穿越时空一定这么痛骂自己,为什么要坐视敌人拔刀,任凭谁也不可能会想到,一个气息如此的平凡,如此弱小的气息,会这么快,这么强。

    “律音”冷漠的看着古清风的尸体,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它们这种工具类的心象虽然不会背叛宿主,如果宿主得了他们欢心甚至也会尽心尽力的帮助宿主,但是他们可不会像衍生形心象那样那么爱宿主,毕竟衍生形心象类似于宿主自身衍生出来的,虽然属性、功能暂时比不上工具类、但就好比一件量身定做的武器,并且可以随同宿主不断的成长。

    这个古清风只是它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只小白鼠而已,死了就死了,毕竟她连一句话都没跟古清风说过,也没给过他什么好处,只是任凭古清风用她做事,反正她也无所谓,她只是要来了解世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