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九.罗密欧与朱丽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随着李樱雪的高跟鞋在楼梯啪嗒啪嗒的声音,张燎透过李樱雪的肩头看到离他的家越来越近,看着那个黑色的长方形防盗门,张燎一直以来提到嗓子眼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李樱雪将张燎往地上轻轻的放好,然后扶住他,接着说道

    “啊,真希望到时候看到一个睡着的小帅哥啊~是个跟天使一样的人吧~”

    李樱雪的语气浮夸又期待,像是一个粉丝即将遇到她的偶像一样,张燎正在掏钥匙的手停止了,张燎正在想这娘们又在闹腾什么。

    张燎沉默了一刻,只呆住了一刻,然后就像是一休的脑袋上亮起了灯泡一样,张燎突然明悟了,因为身体不太方便,他依靠在家里的门上,起初他倚在门把手上,他又调整了一次,然后他带着些“羞涩”与不好意思,像是对重要的人撒了善意的谎言一样。

    “没有小男孩,没有……嘿嘿……嘿嘿……”张燎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看上去是如此的诚恳平和,如此的愧疚,一个这样的好人撒谎一定是情有所原的吧?只要是一个常人看到这样的脸一定会这么认为。

    李樱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哼唧两声,似乎嘟噜了什么,然后说道

    “赶紧开门,说那么多废话。”

    张燎心想他还不知道这老娘们心里想的什么,她那是不知道悠悠是男是女,她是不希望张燎对她撒谎,给她个台阶下,给她个理由,张燎心里盘算着,同时忧愁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她到底是怎么阻拦他的心象的,虽然他不了解关于心象的知识,但是他凭感觉,虽然感觉不一定可靠,但是这感觉实在太过强烈,他绝对比李樱雪的心象强,强到用两者来比量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事,因为除了丧失基本认知能力的人以外,都会得出一样的答案。

    她到底怎么阻拦住我的心象的?

    张燎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看向李樱雪,但是很凑巧的是,她正好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视,李樱雪对着张燎咧嘴一笑,这一笑是如此的温暖,但是张燎却总感觉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但张燎却手脚发麻,不知道为什么的手脚发麻,张燎感觉很不好,非常的不好。

    呼,张燎静静的悄悄的深呼吸的一口气,用钥匙哒哒的打开门,然后李樱雪打了个响指,张燎感觉自己能够做些基本的动作了,张燎暂时压下这些念头,快步如飞的朝着悠悠的房间走去,但是刚刚回复走的太快啪的摔倒在地上,张燎连忙站起再次走向悠悠的房间。

    李樱雪看着急匆匆的张燎眼睛不自觉的眯起来,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好像对他很重要啊,李樱雪想到此处心里感到极大的不痛快。

    过了一会儿李樱雪随同张燎走进这个主卧,她走进去看见张燎正把被子给那个小女孩铺好,那揉皱的被子看来她睡着的时候把被子弄翻了,张燎站在悠悠旁边旁边望了一会儿,松了一口气,然后朝着她走了出来。

    张燎放下心来,缓缓走到李樱雪的身边,刚才他已经摔倒了一次,这次他不想在摔倒了,想到这里张燎的鼻子又痛了,鼻子好痛。

    “我们去客厅吧。”张燎说道

    “嗯。”

    张燎同李樱雪来到了客厅,张燎让李樱雪坐在沙发休息,张燎来到厨房那里,忙活了一会儿,端了一碗装着苹果、梨、橘子等等水果的盘子过来,然后张燎拿着一袋茶叶,然后就那么往玻璃杯里一放,然后一冲热水,就算是泡好茶了,然后他把那个玻璃杯递给了她。

    真是土鳖,李樱雪心里想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鼻子一酸,把茶水接过来低着头小口喝着,李樱雪放下茶杯,看着张燎,她有种抱着张燎然后告诉他咱们就这样过日子吧。

    但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做什么,只是脱掉拖鞋,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她又拿起杯子喝着水,坐在沙发上不动了。

    张燎见此叹了口气,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对着她宽慰的笑了笑,然后也沉默不言了,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所以就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把自己态度表达出来,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你不要担心罢,我就在你身边。

    当晚李樱雪抱着张燎入睡,张燎看着这个受伤的灵魂在他怀里短暂的栖息着,他平静的冥思着。

    没有人认为自己在做的事是坏事,也没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坏人,张燎愤怒恶人,但是他更多的是悲悯,悲哀那些塑就他们扭曲的认知的环境。

    你改悔吧,改悔吧,愿你拥抱至善与真理,不要在行恶事了,也不要在受到伤害了。

    生活告诉我们,没有人认为自己在做的事是坏事,也没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坏人,这并非说没有评判的标准,我们的法律就是从一些基本原则出发来制定制度,公正、平等、正义等等,张燎愤怒恶人,但是他更多的是悲悯,悲哀那些塑就他们扭曲的认知的环境。

    从这天开始李樱雪就住在了这里,像是个女主人一样,帮着张燎置办家具,买些生活用品,她总是雷厉风行的,总是活力四射的,大大咧咧的样子,洗衣服做饭整洁样样都做的井井有条,只是在照顾孩子这一方面,她却总是受到阻碍。

    她十分希望与悠悠处好关系,但是悠悠始终对她不冷也不淡,一种礼貌的冷漠,李樱雪在尘俗的泥地打了这么多年的滚,对于悠悠的情感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她只当是孩子的懵懂。

    最关键的是,她放心张燎,张燎不会与一个孩子发生暧昧,他刻意不制造出那种氛围,这不是她的一厢情愿,而是她一直观察的明确,张燎一直塑造自己做于一个严厉又温和的父亲形象,他既给予悠悠关怀,又绝对把握那种难以言说的尺度,那怕悠悠只是一个孩子,他绝对不逾越雷池一步。

    她看出那个叫悠悠的孩子内心深处有种极度的不安全感,一直渴望更多更剧烈的情感,她一直在给予张燎机会,孕育爱情与情欲的温床已经向张燎打开,只要张燎愿意,只要他愿意,她太了解悠悠了,因为她看到了她自己。

    “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

    悠悠下了椅子从餐桌上跑回了屋子,张燎感到很麻烦,李樱雪的到来让悠悠一直很“狂暴”,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危险,她想要行动,想要确定,张燎一直没有处理与悠悠的关系,只是不断的安抚她,想要稳定下来不是张燎不想解决,而是

    张燎转过头看向李樱雪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说道

    “孩子,孩子,真是一个令人头疼,又却为止甘愿受苦的东西。”

    “她就是想让你抱着吃饭而已,至于吗?”

    李樱雪语气颇为轻快的说道

    “她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不能这么惯着。”

    “嗯哼~”咱们的孩子可不能这样,她这句话没说出口。

    张燎悄悄的瞄了一眼旁边穿着美丽端重的姑娘,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吃饭,张燎看着面前只吃了几口的小碗米饭,心中叹息,要是不给她亲自送过去,她又得生很长时间气,要是等她自己饿得受不住在出来吃,又要心里惶恐有怨气。

    张燎揉了揉头,决心不管她,让在屋里等他来的悠悠自己来吃,在厨房给她准备好,但务必避开李樱雪,他必须要解决李樱雪这个问题,务必要让李樱雪彻底信任他,爱上他,悠悠只能回来再解决。

    “我去给悠悠送饭。”

    张燎听了这话有些惊讶,他刚刚看到她走进厨房以为她是要洗碗,结果她端着碗米饭跟剩菜跑去给悠悠送饭去了。

    张燎沉思的看着李樱雪,怎么才能让她改悔呢?

    张燎越想越头疼,自己无法与心象联系,所以李樱雪根本就不敬重他,只是跟他生活在一起,而且在生活上这女人简直是无懈可击,他跟李樱雪在家务比起来,就好比满级五星人物打一个穿着木鞋的新手,这七八天以来他暂时没有什么办法。

    呼,呼,我还要干什么?

    我还要干什么?你还要作什么?这样不就挺好了吗?生活美满,安定,这样不是已经很好了吗?你是不是闲的无聊?没事为什么不去操场上跑个几千几万米,要是还不够再去做个铁人三项,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可是人到底死了,还是没死,死了,没错,死了,她说杀死了五百多个人,五百多个人,死了,死了,啪!五百多人死了,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这样过下去,对吧?

    他们关我什么事?他们死了关我什么事?你为什么不知道珍惜你的生活?为什么不珍惜你自己的生活,她是爱你的,这个叫李樱雪的女人,是喜欢我,爱我的,我可以安定的生活下去,她还是个富婆!正宗的!天知道是谁的钱,但这重要吗?

    她爱你,你也不讨厌她,只要你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吗,她现在已经这样了,看上去是要做个贤家良母了,已经足够了,张燎,这已经足够了,你该歇歇了,该歇歇了,反正你也没有力量去阻止,一个偏被动防守心象能力者,那也是相对于心象能力者,而不是你一个普通人。

    该停手了,跟这个爱你的人好好的生活吧。

    “走开啊!”

    砰!张燎听到门砰的一声,李樱雪端着的碗掉在了地上,张燎想要过去帮她收拾,但是她叫张燎坐那休息。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