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五.我可真是个带善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燎躺在沙发上,这是一个简单装修过的房间,三室一厅,张燎只要稍微准备一下生活用品就可以入住,张燎对此相当满意。

    他准备出去买些东西,但是他看着睡着的悠悠,应该说是昏迷的悠悠,正爬在沙发着睡着。

    虽然不想叫醒她,但她醒来自己一个人该害怕了,还是带上吧,张燎走过去尽量不想弄醒她,但是这个小妮子很此刻已经临近苏醒了,轻轻的触碰提前了这个过程。

    “你醒了.jpg”

    悠悠睁开眼就看到张燎的脸一脸笑容近在咫尺的看着她,她吓了一跳,一脚丫踩了过去,踩在了他的脸上,张燎被蹬退了几步,悠悠气愤的说道

    “吓我一跳!”

    “给你个惊喜吗。”张燎也不生气,只是笑笑。

    “这惊喜太差了!你以后不准这样。”悠悠气然的说道

    张燎听了这话,内心没啥波澜,他接着说道

    “我亲爱的小公主,请原谅我的冒犯。”

    “噫!肉麻!”悠悠说道

    “啊!那我应该怎么做。”张燎故意很夸张的说道,但是刻意不涵盖感情在里面。

    “要对我好!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知道吗!”悠悠也不乎这话真不真诚,听了这话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好嘞!”张燎一把抱起了悠悠,悠悠也不抵抗,他俩一起走向走向门外。

    晚上,九零九的房门被打开,一大一小出现在门前,张燎提溜着一大堆东西,小的也是满脸通红,左手右手都是东西。

    “买这么多零食!吃成胖妮!”张燎调侃的说道

    “我就要买这么多!”悠悠脸色通红的说道

    “以后每天只能吃两包,”张燎把买来的东西往沙发上放。

    “我不!”悠悠一副咸鱼的模样爬在那堆零食的袋子上。

    张燎走过去抱起她,走向浴室,走着说道

    听话,为了你好,逛了一天了,想要什么不都是给你买了,洗洗澡睡吧。”

    张燎感到有些疲累了,于是主动结束了这个游戏。

    “好吧,但我要跟你睡在一起哦。”悠悠说道

    “男女瘦瘦不亲。”张燎说完把悠悠往浴室里一推。

    悠悠被推进里面,刚一离开张燎,她就感觉到一阵恐慌与冰冷,周围的环境好像都对她有着恶意,好像要来吃了她。

    张燎打算关上门,但是他发现一股阻力,悠悠正用力卡着门,不让张燎关上。

    张燎看着悠悠犹豫的脸,心中怜悯,笑了笑,说道

    “我就在门前,我不走,但是门要关上。”

    悠悠看着那温和的笑容,心中好受不少,说道

    “我还是害怕。”

    张燎看着悠悠露出畏惧的脸庞,心中想到,总算是让她对我放下心防了,不能让她感受自己不重要,或者不受人爱,做出一副很看重她的意见的样子,这样才能让她渐渐康复,虽说今天一天都这么做了,但是如果这么发展下去,让她只对我一个人能够接受是肯定不行的,张燎想到这里,便一副大人被自己的孩子要求什么比较过分要求,虽然不想这么做,但还是很无奈的同意的样子,说道

    “我就在这里,坐着,行不行,你有什么事叫我好吗?”

    不能强迫她,她现在一定还很敏感,要小心的前进。

    “嗯,我叫你你就过来哦~”她看了看张燎的脸,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这个大坏蛋,应该是认真的吧。

    “去吧,我就坐在这。”

    张燎说完就宽厚的笑了笑,等到悠悠渐渐自己关上了门,张燎的笑容也一点一点消失,他又平静了,如果没有什么事,他总是平静的。

    张燎想要去拿一本书看,但是他又不敢动,她肯定在时时刻刻盯着他,时刻注意他对于她的态度,从而评估自己她的价值,她现在很敏感,最好还是不要做出让她误会的事,所以张燎很奢侈的召唤出心象,让心象将一本书拿过来,张燎拿着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张燎突然不经意的看向窗外,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看着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约有个十多分钟吧,悠悠一边艰难的自己洗着澡,一边心里埋怨着张燎,她一直都是跟妈妈一起洗的,她想让张燎帮她洗,除非她不能一个人完成洗浴,张燎宁愿让她洗慢点,洗的不干净些,也不希望逾越,这是道德。

    “没有善恶,只有善与善的缺乏,西坡的奥古斯丁,啊,一元论。”

    张燎看着大部头低声的吐槽道。

    张燎回过头,洗了得有半个小时了,估计差不多要要出来了,但张燎并不着急,她能洗干净一点也是件好事。

    啪!

    门被打开了,悠悠围着浴巾脸蛋红扑扑的,她透过玻璃门能看到张燎的大概的轮廓,一想到他就在门外边,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我去睡觉了!”悠悠大声的说道

    “你睡觉问我干什么?”张燎一副吐槽不能的样子。

    “我一个人害怕!”悠悠接着大声说道,一点也不觉得害羞。

    “啊!那怎么办呢?”张燎说道

    “还要我说嘛!”悠悠说道

    “我就在客厅看书。”张燎一边翻着书一边说道

    悠悠看着张燎的脸,他好像有点不耐烦了,这时候如果继续强硬的要求可能会产生反效果,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凭借本能感觉到了这点,她也用着女人的本能,引起别人内疚。

    “我不想一个人!”悠悠委屈巴巴的说道,配上她玲珑可爱的小脸,显得十分让人心疼,这是一种专属于漂亮女人的本能,每个漂亮女人,而且知道自己漂亮的女人,总会或多或少的本能的懂得这些,利用自己的优势,而悠悠显然就是个可爱的孩子。

    拙劣的演技,不管怎么样,再怎么溺爱,也要让她知道,谁是这个家的领导者,张燎这样想到,于是他脸色冷淡,一言不发,抱起悠悠,走进卧室,把悠悠往床上一放,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凡事皆有度,不要太过分了,张燎躺在沙发上翻着书看着,突然门吐吐拉拉的,钥匙开门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张燎立刻知道了来者是谁,除了周止没人还有这个家的钥匙。

    张燎心情突然很阴郁,像是一头凶悍的野兽,却只能坐视自己领地被人冒犯,张燎郁闷的捂住头,你不能敲门吗?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张燎突然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十分不满。

    周止推开门,看到坐在沙发上张燎,他看到周止,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副平静的样子,原本冰冷的脸稍微好了一些,她到张燎面前,直接坐在他的大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

    “你多有本事啊。”她对着张燎表达自己的愤怒,她其实已经不生气了,她只是装出来想要威胁张燎表示顺从。

    “啊,是啊。”张燎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委婉的表达出自己的态度。

    然后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

    张燎心中不高兴,也没什么心思跟她玩游戏,虽然他知道周止在想什么,但是他心烦的很,毕竟进门就一副冷脸,干什么?下马威吗?这种情况难道我要笑吗?难道我要笑吗?

    周止看着张燎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心中更是恼火,她看着张燎一副平静的样子,心中更是生气,她一气之下直接按住张燎的头,然后吻向他。

    她周止倒不是没有城府手段,不懂得察颜观色,她能不靠潜规则当上这个局长,可不是个白莲花,可是她实在喜欢张燎,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可喜欢就是喜欢,她想要确定他俩的关系,想要死死的将张燎束缚住。

    她不太懂得其他方法,长的倒是漂亮的很,本来自身女人的本钱十足,却不会利用,就只能拿出自己熟悉的一套,官场上那一套,她倒不是想要证明自己对张燎的权力,就像劝酒劝的不是酒,而是证明自己的力量一样,但她确实是只是不会表达爱意,所以就用这种她觉得类似方法,只要把他表示自己乖乖听话,自己就什么都依他。

    该怎么办呢?

    张燎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周止,我该怎么办呢?

    是脑子一热,直接翻脸,还是暂时忍耐下去?

    张燎涣散的目光心绪迅速流转,最后张燎做出了决定,先礼后兵,不可卑微如蠕虫,但也不必那么焦躁,先看看情况的发展,在做出判断吧。

    张燎躲过了周止的亲吻,那对他是屈辱的,因为这是强迫的吻,张燎迎着周止重新变得寒冷的目光,自从他对她表白以后,她就一点不给他面子了,什么都是直来之去的,有益也有弊吧。

    “上了一天班了,肯定辛苦了亲爱的周姐。”

    张燎做出一个亲善的微笑。

    周止听了这话,心中一酸,精神猛地一松,浑身放松,多少次回家都是孤身一人,躺在沙发喝着啤酒看着电视,有时突然会感到无边无际的孤独朝她袭来,但是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笑笑,喜欢她的人倒是也不少,只是自身洁身自好,内心也是个高傲的人,也不打算将就。

    她往张燎身上一趴,然后好像很无奈的说道

    “是啊,我很累啊。”

    张燎感受着这位女强人的柔弱,这种强势的女人对于别人露出软弱的情形是难得,张燎有些无奈,看来她倒不是想要控制他,是他太误会了,不过是个常人看到她这样也会误会。

    “真是不容易。”张燎表达自己宽慰。

    “嗯。很不容易的。”周止爬在张燎身上哼唧着说道

    “我买了些茶。”张燎说道

    “不用,我就这样歇会儿。”周止有些霸道的说道

    张燎无奈的笑笑,说道

    “我怎么感觉我跟个小白脸似的?”

    “啊?”周止故意装作很疑惑奇怪的语气。“你不就是我的小白脸吗?”

    “啊,是的,是的……”张燎好像无法反驳一样,这么回道

    到了夜里,周止已经离开了这里,她要离开一个月,此刻是来与他告别的,张燎推开门,走向这栋楼的天台上,他站在房顶的房檐上,茫然着观望四周,有时候,很多时候,夜晚,他想着,人生的意义,我的意义是什么?

    风乎乎的吹着,将张燎的衣裳打的飞舞,张燎四顾,心却茫然,张燎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