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四.让这暴风雨??来滴更猛烈些些些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张燎先是茫然的半跪在地上,但只过了一秒钟,他就醒过来了来,张燎背部汗湿了,他浑身时热时冷,时冷时热,这是吓得,周止的杀意压在他身上,张燎看了一眼张傲雪,她正一脸看臭虫的表情看着张燎,原本张燎与张傲雪刚刚短暂建立起来的友谊灰飞烟灭了。

    张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拿着刚刚填好的文件看。

    “你拿反了。”张傲雪好像不经意发现的一样。

    张燎听了这话手抖的不行,周止正死死看着他,张燎看了看手中的纸,确实拿反了。

    “哈哈哈哈……”张燎礼貌却又不失尴尬的笑着说道

    “我看的太专注没有注意的到呢,谢谢你傲雪小姐。”

    “你刚才是说我爱你是吗?”张傲雪若无其事的说道

    “有吗?”张燎看着手里正面的表格也好似不经意的说道

    “呀,是我记错了吗?你刚才半跪在一脸温柔诚挚的对我说我爱你。”

    张傲雪的声音不大,但是周止耳朵尖着呢。

    我求求你歇会吧!我是刨了你家祖坟了吗?

    “没错,你记错了。”张燎专注的看着表格,一副工作狂专注的神情,那种苛刻专注的工作狂。

    “你记错了,我没记错。”

    周止的声音听不见愤怒,只是一副SH姨太太想听八卦的腔调,一点怪异的情绪都没有,好像只是好奇一样。

    张燎心想着这娘们难道不生气,张燎这个贱人心里半是庆幸半是失落,但更多的还是庆幸,毕竟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微微抬起头,打算看看周止这老娘们几个意思。

    周止眼神阴郁的看着张燎,这个人渣加畜牲,真是个发情的野狗,见到谁都要去摇尾巴,这都是自己自找的,她看到张燎微微抬头,悄悄朝着瞄来,便装作一副平和的样子,她倒想看看张燎到底能作出什么花样,今天便一一记住,秋后在算账。

    张傲雪看周局已经上头,一副要生吞活剥张燎的样子,就不在说话,安心看八卦,她刚刚倒不讨厌张燎,甚至对这个挺有礼貌的男人还有着好感,但张燎噗通往那一跪!(半跪好不好!)她就认出张燎的本质,这是一个渣男,渣的无底线那种,她可不想跟这种男人共处一室。

    周止看着张燎温和的说道

    “张燎,我们家小张可是局花,喜欢她的人可是能排到大门口,你这么突然人家一时半会怎么能接受的了,小燎子,你要是喜欢你跟姐说,姐帮你。”

    “哎呀周姐!”张傲雪羞涩的说道,这样说人家会羞羞~

    张燎的心在颤栗,手在发抖,今天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周止向来直来直去的,突然装的跟个媒婆似的,你骗谁呢,刚才在楼上是谁摸得他屁股蛋子。

    现在在装模作样肯定是不行,周止根本就不算放过他,她要是发发火,那还好,现在周止心里憋着火,肯定是要想着算账,在装糊涂就死定了。

    张燎感觉时间像是凝滞的王水,如此的缓慢,张傲雪带有鄙夷的脸,周止平和下隐藏的愤怒,张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我需要一首带感的BGM撑起我的内心戏

    别急,先理清现在的情况,急也没有用,急有什么用呢?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做。

    我可不可以直接走人,我为什么要在这待着?我不高兴走还不成吗?

    不行,不行,不是身份证,不是那个,主要她没有心怀恶意,她是个很香的,很好的女士,她没有心怀恶意,不然天地之大,何处不为家,况且也是我噗通一下跪在那向周止告白的,是我被剑刺着还坚持告白的,是我自己惹得火,不能把自己搞得跟白莲花似的,你还小吗?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