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客串教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或许是昨晚茶喝多了,天不亮,范宁便被一泡尿憋醒,被子里十分暖和,让他舍不得起来。

    最后实在憋不住了,他只得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向船舱外走去,生怕惊醒熟睡中的祖父。

    走出船舱,一股清新而带着寒意的河风迎面吹来,冻得他直打哆嗦。

    他急忙弯腰一溜烟跑到船舷边,痛快地向河里撒了一泡尿,转身又向船舱里跑。

    就在这时,范宁忽然发现岸上有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他心中一惊,有贼!

    君子不立于危墙,发现了蟊贼,他当然不能挺身而出,范宁又悄悄摸到船头,轻轻推了推正在熟睡的船夫,“大叔!”

    船夫正梦到去京城吃红烧肘子,吃得正香,却被范宁推醒了。

    “什么事啊!”船夫迷迷糊糊问道。

    “好像岸上有几个小蟊贼,大叔先去探查一下,我去找趁手的家伙。”

    “那不是蟊贼,是几个考科举的士子,来找范大官人请教学问的,半夜时就来了。”

    船夫打个了哈欠,又翻过身,迷迷糊糊睡去了。

    原来不是小蟊贼,那自己怕个屁啊!范宁又挺直了腰,摸了一件船夫的衣服披上,这才大摇大摆向船尾走去。

    .........

    天蒙蒙亮,范仲淹便被一阵说话声惊醒,他一转身,只见小福蜷缩在角落里睡得正香甜,范宁却不知去向。

    范仲淹一惊,他连忙坐起身,这时外面传来范宁的声音,“你写的这是什么,你这样的文章还想考上举人?”

    他似乎在斥责什么人?范仲淹大为好奇,他连忙轻轻推起船窗一角,只见范宁略显稚嫩的背影正对着自己。

    他坐在船舷边,披着一件船夫的衣服,手中拿着一篇文章。

    再向下看,原来岸边站着五六名身穿青衿深衣的年轻士子。

    这些士子面带愧色,一个个战战兢兢。

    被斥责的士子争辩道:“我的文章也请教过大儒,评价并不差,小官人说它不好,至少要说明理由吧!”

    范宁哼了一声,“你这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是用各种华丽辞藻堆砌景色,或许这就是你认为的好,但它的内容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

    范宁挥了挥稿子,“内容空洞苍白,文章讲究言之有物,寓景于情,你既然写虎丘剑池,山石奇峻之类一笔带过就是了,关键是你从剑池悟到了什么?

    应该是投剑于池,止武于天下,为天下百姓求和平,应该有这样的胸怀抱负,你才能做到修身齐家平天下,否则你考这个解试又有什么意义?”

    被斥责的士子满脸羞愧,接过文章长施一礼,“听小官人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张明感激万分!”

    “你们去吧!我阿公身体感恙,不便接待你们,让我随便和你们聊聊。”

    五六名士子深深行一礼,转身走了。

    范宁的一番话令范仲淹心中震惊万分,他慢慢放下船窗,轻轻捂住口,差点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天道循环,损有余而补不足,既让自己在朝堂上遭遇了人生最残酷的挫折,失去了平生的志向和理想。

    但上苍却又悄悄给自己开了另一扇小窗,让自己在家乡找到了继承人。

    ..........

    客船足足走了半个月,范宁和小福也一路斗嘴了半个月,着实令范仲淹身心愉快,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这天下午,客船终于抵达了京城,也就是东京汴梁,今天的开封。

    从岸边出现的第一座屋舍开始,范宁便站在船头瞪大眼睛向两边张望,他只恨手中没有照相机,无法将两岸的市井百态都记录下来。

    汴河两边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船只,岸上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商人。

    酒馆、脚店、茶馆、小吃店、香药铺、解库、质库、布帛铺、医馆等等,一家挨着一家,越靠近城池,越是繁华,旗幡招展,人口稠密,热闹异常。

    这里还是汴梁城外,便已十分繁华,真不知城内会是什么样子?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座木制拱桥,范宁一眼便认出来了,他顿时激动得大喊:“快看,那就是虹桥!”

    小福在后面撇了撇嘴,眼中充满了鄙视,“一座木桥而已,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还是读书人呢,一点涵养都没有?”

    “你知道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