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偏心也是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范仲淹因庆历变法失败而被贬黜出京,目前在邓州出任知事,因母亲忌日而赶回乡拜祭。

    此时恰逢平江府解试,上门求教的士子太多,不胜烦扰。

    为求清静,范仲淹便躲到太湖边蒋湾村的一个旧友家中,今天正好遇到范宁在给孩童们讲西游记。

    范铁舟手忙脚乱地将三叔请进屋内,张三娘则赶紧拿出家里最好的茶给三叔烧水泡茶。

    范仲淹打量一下房间,屋子里光线明亮,家具都是用木头自制,显得比较粗陋,不过收拾得干干净净,格外整洁。

    “铁舟,你父亲怎么会搬到这里来?”

    范铁舟叹口气,“还不是因为他那个古怪脾气,三叔应该知道的。”

    范仲淹点点头,他虽然和范宁祖父范大川是堂兄弟,却很少说话。

    范大川从小就脾气古怪,和族人比较难相处。

    范仲淹又回头看了看还在困惑中的范宁,便笑道:“你不是建议我用冰水敷伤处吗?”

    范铁舟赶紧问道:“三叔怎么了?”

    “刚不小心扭了一下脚踝,宁儿建议我用冰水敷脚。”

    “我去打井水!”张三娘手脚麻利,连忙去拿木盆。

    “不用!”

    范铁舟连忙制止住妻子,他从抽屉里摸出个小瓷瓶,递给范仲淹。

    “这是我上山采药自制的药膏,对跌打损伤很有效果,三叔试试看!”

    范仲淹笑着接过药膏,除去鞋袜,在脚踝处抹匀了,立刻觉得一阵阵清凉透入肌肤,脚踝处立刻不再疼痛了。

    过了片刻,范仲淹又重新穿上鞋袜,走了几步,竟然完全好了。

    “这是什么药?很神奇啊!”范仲淹惊奇地问道。

    “侄儿也不知道名字,三叔收下吧!晚上再涂一下就好了。”

    “我不用了,只是好奇而已。”范仲淹笑着把药瓶放回桌上。

    一旁的范宁却动了心,家里有这么好的药,自己居然不知道!

    若在镇上开个店,专治跌打损伤,岂不是财源滚滚?

    这时,范仲淹笑着向范宁招招手,“你到我这里来!”

    范宁连忙走上前,又仔细打量一下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

    范仲淹其实就是一个很平常的乡间老者,不过他举手投足之间却有一种普通人没有的温雅之气。

    不过范宁目光敏锐,他发现了范仲淹目光中竟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愁绪。

    再细细一想,范宁顿悟,应该是自己刚才讲的故事影响了范仲淹的情绪。

    想到这,范宁心中略略有了一丝愧疚。

    范仲淹微微笑道:“你一片诚意把我请到家中,应该是想让我考考你的才学,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范宁脸一红,原来自己的小心思早就被人家看穿了。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大郎,这次捕的鱼怎么都这样小?”

    这个声音使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张三娘脸一沉,当着客人的面不好发作,便满脸不高兴的到后院去了。

    范仲淹呵呵一笑,起身向院子里走去,范宁无奈,也只得跟在身后。

    只见院子里站着一个瘦高老者,头发花白,皮色乌亮,脸上布满了小麻点。

    他的眼睛很有特色,眼白占了大半,一对眼珠就像两颗小黑豆粘在眼白上,白多黑少,总透着一丝冷酷。

    这个老者正是范宁的祖父范大川,此时他手中拎一只大鱼篓,正满脸嫌厌地望着屋檐下的十几串鲜鱼。

    在院门处还站着另一名高个儿年轻男子,二十岁左右,脸色苍白,身体略显得单薄,一双手比女人手还要白皙细嫩。

    他叫范铜钟,是范宁最小的一个叔叔。

    范铜钟在县学读书,是范家唯一的秀才,父亲范大川把自己的全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此时,范铜钟也同样嫌厌地望着大哥家的院子,就仿佛走进这院子,就会使他的秀才身份蒙上一层灰。

    不过他眼睛向屋里望去时,却充满了热切和期待。

    闻名天下的范相公居然来了,这是自己多好的一次机会啊!

    这时,范铁舟从屋里跑了出来,激动道:“爹爹,你怎么来了?”

    “你当然不希望我来!”

    范大川冷冷哼了一声,“你是怕我来坏了你的好事吧!”

    范铁舟一怔,他没明白父亲的意思。

    他又连忙从水缸里取出一只鱼篓,笑容真诚的递给父亲。

    “这次下湖运气不错,捞到了十几条桂鱼,都是一斤的好鱼,肉质肥美,孩儿专门留给爹爹补补身体。”

    “先搁一边吧!”范大川挥挥手,就仿佛在赶走一只苍蝇。

    这时,范仲淹从屋里出来,微微笑道:“多年不见,二哥风采依旧啊!”

    范大川立刻满脸堆笑,指了指后面的小儿子。

    “家里有四郎照顾我,我的身体还不错,这孩子孝顺啊!县里的先生都夸他品行好。”

    范仲淹淡淡一笑,“我觉得大郎也很孝顺。”

    范大川不满地瞥了长子一眼,“他也就一般吧!比起四郎可差远了。”

    范铁舟轻轻拉了一下范宁,“快给阿公磕头!”

    “不必了!”

    范大川果断拒绝,“他这种小呆子给我磕头,只会折我的寿!”

    范铁舟连忙解释道:“父亲,宁儿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哼!他是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吗?”

    范大川狠狠瞪了一眼长子,对范仲淹道:“家门不幸啊!我这个长子自幼愚钝,不是读书的料,生个儿子更是个傻呆子。”

    “二哥,你太谦虚了。”

    “哎!你不知道这孩子傻到什么程度,年初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居然到了第二天才告诉我,你说这样的傻呆子还能读书?”

    范大川痛心疾首,又长长叹息一声,“我范大川究竟做了什么孽,身后居然有这么一对愚蠢的父子。”

    范铁舟被父亲骂得满脸羞愧,低下头不敢说话。

    范仲淹回头看了一眼范宁,眼中充满同情。

    范宁却淡淡一笑,对这个祖父的偏心事迹,他耳朵都听出老茧了。

    拼命贬低父亲和自己,无非是想衬托他小儿子多么优秀.

    范大川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向小儿子招招手。

    范铜钟连忙屁颠屁颠跑上前,给范仲淹深深行一礼。

    “学生范铜钟,给相公见礼!”

    相比范铁舟父子对自己的尊敬,这个范铜钟却把亲情丢在一边,口称相公,市侩之心由此可见。

    范仲淹心中虽然不悦,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笑了笑问道:“四郎在哪里读书?”

    “学生在县学读书,准备过几天就去长洲参加解试。”

    旁边范大川连忙补充道:“我家四郎现在是秀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