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黑金之术,笼中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整个的震动让自己的手都麻了。仅仅只是接触都有这样的反弹了,那么就是说自己越使劲反伤效果也是显著的说。将自己封印起来是有什么好处呢?那么现在自己就成为了一个活靶子了。细数一下这当中到底是怎么一个发生的?水妖使用了土遁,水遁,现在还有金属性的法术?这家伙能够被同化还是有原因的,这家伙掌握了三种属性的变化。每一种都能够从当中获取到进化的根据,相比较之下这种同化还是比较吻合的。

    恒仏一时半会还真的是无法从这里面出去的,这连砍了几刀这牢笼一点屁事也没有,倒是自己的将自己虎口给震裂了。可谓是游客不敢言啊!这就不是锐器所能够解决的事情了。所以恒仏没有坚持使用双刀模式了,将双刀的刀柄尾部结合在一起。稍微的扭转了一下之后刀柄的尾部就黏在一起了,就像铆接进去的一样牢固。双手就这样一搓,双刀直接悬空,高速地旋转之下就已经是看不清双刀的模型了。从黑金刀变成了黑金棍!

    恒仏伸手出去握住的已经是棍棒模式的平威了。锐器要是做不到的话,就直接换上钝器了。只是说留给自己破解的时间不多,这水妖又去到哪里了?这家伙一个不留神的就鼠出去了?在自己的视野盲区的位置,还是采取直接有效的法术攻击自己。

    “黑水铁炮!”

    这一次的阵仗比上一次更大一些,真的就像是炮弹出膛声音一样。几声轰鸣之下恒仏完全被吓蒙圈了。自己的背部已经被迎面而来的铁炮非常精准的击中了。要是这个时候能够掀开衣服看的话,可以是见到这被击中的地方已经是红通通了。恒仏从一边退到了另外一边,如果你只是以为如此就完事的话,后面暴雨梨花针一般的攻势就过来了。就那几秒的时间,恒仏在中了第一枚水炮的时候,其实自己的速度已经被影响到了。暴雨一般的攻击直接让恒仏的脸贴在牢笼之上,不久之后恒仏已经是无法承受重击了,直接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很是勉强,很是勉强!恒仏好不容易是将平威转移到后背去,也算是挡住了一两枚攻击。这主要的就是要锁定这水妖的位置,从能防住这家伙的水炮之术。不过就像是你看见的一样,这牢笼也是在暴雨般的攻击之下也是溃不成型了。恒仏看准了机会开启龟息大法从指缝当中就溜了出去,水妖这边还沉迷在攻击当中。即便视线之内都已经是被水炮溅出来的水给覆盖了。水妖完全是发狂的状态就一直留着口水一直发动攻击,这完全是停不下来的。当然也没有意识到恒仏已经从里面脱离开来了。

    还真的是以为是说,就这种程度的足以将恒仏给击杀掉了。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恒仏溜出来的时候这家伙还未发现,自己出来之后直接也是龟息大法隐蔽起来了。让根本是想不到有任何的一个突发情况发生的。都觉得这一次的是稳了,结果恒仏这边悄然声息就已经绕到了后面了。这家伙也是太自信了,这样的攻击之下其实给牢笼也造成了不小的负担,自然而然的也就破开了当中的铜墙铁壁了,恒仏也就得以脱身。恒仏提着平威朝着水妖的后脑勺直接是一棍子下去了。恒仏也算是理智的没有直接敲击脑部。瞄准的也只是脖子的侧边,恒仏在意的就是要击晕他,只要晕过去了,这河水也便不会有什么威胁的说。

    你都没有看见恒仏咬牙切齿的样子啊!其实自己是很希望,也是很克制自己去瞄准这家伙的头颅的。这家伙完全是没有防备的,直接是给自己一棍子就给撂倒了。这一棍子下去真的是好家伙啊!水妖直接是翻白眼,整个人都绷直了。径直地朝着这水面砸下去了。然后沉入河底了。整个事情结束之后恒仏还紧紧握着这法棍不肯放松的一个状态。意犹未尽吗?或许吧!直到禹森这边传来了好消息,说是恒仏争取到的时间没有白费,这边已经成功带着玄奘过河了,这边也是在叮嘱恒仏赶紧的过河。恒仏这边简单事情啊!恒仏这周围的雾气是没有了,可是前面通往对岸的河面之上还是有很多可以借助一下的。

    过河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回收禹森,检查一下了,这海岬兽也是一样的。立马是捧在手心里面赶紧查看一下。海岬兽这边还好,也没有受伤的,只是看得出来很是疲惫而已。估计也是依靠这海岬兽变化之术将其驮过来的。禹森这边就是在外界待了太长的一个时间了,消耗了很多魂力。估计又是一次闭关锁国的节奏。禹森是虚弱,从这说话有气无力的情况也是能够知道这雾气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的毒气了。最后面才到这玄奘,玄奘看起来虽然是狼狈的,可是也摆出一款视死如归的样子了。

    “你没事吧!没怎么受伤吧!”

    “没事,就是有点想不明白水妖到底是为何什么而已?如果说只是需要唐某的肉作为药引子的话,那么唐某也不需要牺牲啊!这完全是可行得通的事情,为何这家伙不愿意直接跟我说呢?”

    “跟你说?我看这水妖原本已经丧失理智了,你要做的还是离远一点吧!还跟你说?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原本就是说想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之下结束这一场的谈话就完事了。可是这完全是没有这简单的事情。恒仏是背着这黑水河的,自己是怎么发现异常的呢?就是通过这玄奘瞳孔里面反射出来的画面,恒仏立马是转身了。一看这岸边的悬崖上竟然伸出一海带?就是海带的,黑乎乎的。

    这个是不用看都能够知道这复仇者出来了,不过你看这家伙摇摇晃晃的,其实站稳都是问题的说,为何会如此的执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