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9章 痛打落水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冥冥当中,东方墨终于恢复了些许意识,这时的他只觉得头痛欲裂,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一般。

    记忆就像是潮水一样,很快就一股股涌来。他立刻想起了之前他是在青灵神雷的自爆下,受到了恐怖空间风暴的波及,从而陷入了昏迷。

    于是他试图用力的睁开双眼,只是却感觉到眼皮就像是两座山一样,沉重得让他难以抬起。

    不止如此,这一刻的他除了头痛之外,感受不到其他的知觉。换句话说,他无法感受到他肉身的存在。

    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当年肉身差点被毁时,就是这种情况。因此一种糟糕的念头,立刻充斥在了他的心中。

    这时他恢复了些许力气,于是唰地一下睁开了双眼。

    只见入眼的是一片狼藉。空间被撕裂,一条条裂缝蔓延,同时还有紊乱的法则之力四处弹射。可以看到一些灰白色的东西,正在虚空中被空间风暴肆虐着。

    这些灰白色之物,赫然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碎骨,全都是冥族修士身躯所化。

    这时他陡然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低头一看,随即他就松了口气。

    他的肉身还在,并非他所想的脖子以下已经消失。

    只是虽然肉身还在,却几乎被那股空间风暴给撕裂,变得残破不堪,就像一只破麻袋一样。

    东方墨有铁头功护体,所以头颅得以保全,没有什么大碍。

    “嗡嗡嗡……”

    一阵让人心烦意乱的虫鸣之声从他身侧响起。

    东方墨扭头一看,就看到了之前在他昏迷之前放出来的那群变异灵虫,而今正跟那身着红色披风的冥族归一境修士大战在一起。

    由此可见,他刚才应该是陷入了短暂的昏迷,或许是盏茶的功夫,或许是十来个呼吸,甚至更短的时间。

    千余只漆黑如墨的变异灵虫,不断向着这冥族修士扑去,试图覆盖在此人身上将他给包裹啃食。

    这冥族归一境修士身下的骨鸟,不知何时已经不翼而飞。不过仔细的话,就能看到在不远处的虚空,散落着极快较大的白色碎骨,正是属于此人那只坐骑的。

    显然在刚才那股凶猛的空间风暴以及空间坍塌之下,这只骨鸟陨落了。就连这冥族修士身上,也尽是一条条细小的裂纹,受了不轻的伤。此人之前落在东方墨的后方,所以遭到的波及更加剧烈,仗着归一境后期的修为,才没有像他一样直接昏死过去的。

    其心中暗自庆幸,好在刚才陷入昏迷之前,将这群灵虫给放出来了,不然这时的他,恐怕已经栽倒了此人的手里。

    只见从这冥族修士身上的红色披风鼓荡而起,掀起了一股股死亡法则,冲击在那群变异灵虫身上。

    这时此人激发的死亡法则,却无法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势,只能将这些灵虫给冲开。

    此举显然激起了这群灵虫的凶性,在这群刀枪不入且悍不畏死的灵虫夹击下,冥族修士短时间竟被拖延得无法脱身。

    见状东方墨一咬牙,试图鼓动体内的法力,以最快速度恢复行动。

    只是他的肉身遭到了重创,一时间他毫无知觉。思量间他闭上了双眼,将心神沉入了丹田的元婴中。

    下一息,就见他丹田中嘴角含着鲜血的元婴,就睁开了漠然的双眼。

    “嗡!”

    一股生机法则,从他残破肉身的体内弥漫而出。

    在这股生机法则的笼罩之下,东方墨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温凉。随着这些生机法则没入他的身躯,只见他残破肉身体内的血液,开始流淌了起来。至此他也终于跟肉身有了些许联系,甚至可以看到他的手指动了动。

    这时的他就发现丹田中的法力几乎枯竭,没有一丝可以调动。也难怪之前东方墨无法感知到肉身的存在了,竟然是这个原因。

    “呼啦!”

    而有了生机法则的注入,深呼吸了几口气后,只见他仗着恢复了些许的肉身之力,突然盘膝坐了起来,并从腰间摘下了一只玉瓶,将瓶塞弹开之后,一股脑将其中的丹药给倒入了口中,并咽了下去。

    自从当年在经过了火漠那件事情后,东方墨就习惯性的随身携带一瓶丹药在身上,就是为了应付这种法力枯竭,无法从储物袋以及镇魔图中取出任何宝物的情况。

    随着丹药的入腹,他双目再次一闭,引导着在腹中化开的一股股精纯药力,向着四肢百脉流淌。

    这时可以看到他身上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让人诧异的是,东方墨本以为他体内脏腑跟骨骼,应该全部碎裂了。但是他的骨骼只是出现了一些裂纹,损坏没有他想象中的严重。唯独五脏六腑,几乎化作了肉泥。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噬阴淬骨术,不用说也是此术的功劳。

    之前东方墨将阳极锻体术跟魇极决双双施展开来,并且在噬阴淬骨术也达到了一定火候的情况下,他都受了如此重伤,换做其他破道境修士,恐怕已经死无全尸了。

    当伤势恢复了些许后,他霍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