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三十章 牺牲与发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起司的慌乱很快就平息下来,他将十二分的精力投入手头的药剂制作,以极快的速度和技法完成了寻常药剂师在熟练操作仪器的情况下可能还要耗费上一天才能完成的工作。

    当那块被放置在宽大树叶上层次分明的药膏呈现在桌台上之后,灰袍的情绪才真正稳定下来。关于灰塔之主的迷不会那么轻易得到解答,他不需着急。

    “你觉得它会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起效吗?”薇娅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块药膏,它没有经历过实验,没有测定和调整,一切对于它功能的想象都来自于两位调配者的经验与知识推理。它会产生问题的概率就和它没有效果的概率一样大,至于完美的奏效的概率?

    那恐怕只是可能性之骰中极为窄小的一个侧面。

    “我不知道,您觉得呢?”出乎意料的,这次起司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他也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而是破天荒的说自己没有把握。

    药剂学是门严谨到乏味的知识,即使材料的种类正确,剂量上的微小差异和配置手法上的疏失与不正确都可能导致药效变质乃至完全错乱。任何药剂的配方与制作流程都是千百次实验的结果。

    “如果要测试一瓶新药,那就只能把它喝下去看看效果。”老者自然的说出了一句类似俚语的话,将躲在自己袖子里的竹节虫召唤出来,让它爬到桌台上。

    有趣的是,明明要被拿来做实验的是自己的法杖,这位老人却在此时展露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神态,那种平静中燃烧着的狂热,与解剖台边的起司有八分相似。

    药剂很快被细心的涂抹完毕,竹节虫从始至终都没有活动,它的类属本来就是以这种静止能力而闻名。直到老人用异乡的语言对他的法杖说了个单词,那翠绿色细长的身体才从中央优雅的展开,露出折叠着收纳在背后的翅膀。

    一静一动的转化令人措不及防,但展现出这两种样态的确是同一个生灵。展开了翅膀的竹节虫悠悠飞到空中,当它抵达某一高度时,身体略微出现了停顿。那是薇娅的魔法能够到达的极限。在几人目光的注视中,细长的昆虫缓慢却坚定的继续朝上爬升。

    薇娅长出了一口气,喜悦爬上了她的眉梢,在她看来这代表着药剂已经成功。可当她愉快的看向两位配置者,想要恭喜他们时,才看到那两人的面色都很凝重,“你们怎么了?药剂不是成功了吗?你们看它飞的多稳!我们很快就可以从这个鬼地方离开了。”

    “你觉得它能坚持多久?”起司的话像是当头一棒般砸在女法师的话头上,她呆愣愣的看了看灰袍,又转头看向高飞的竹节虫。

    为了验证什么,她将魔力运送到眼部使用了增强视力的法术,经过增强的视觉得以捕捉到,在虫体纤细的外壳上? 已经出现了点点代表着不详死亡的斑点。那些斑点破坏了这只昆虫的美感。

    “皮诺一直都很擅长忍耐。它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的。”老人的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告别一位相伴许久的同伴是件让人痛心的事情。尤其是它还是为了救他们而死。

    作为药剂的制作者,他们何尝不知道那块药膏的效果有多不好确定。但没时间了? 他们没办法再做出调整? 所谓的在实验中测试? 其实是把死马当活马医的别称。就算是两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