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陈妄x傅欢(3)关系图曝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城四合院内

    秋日正午的阳光浓稠热烈,京星遥从厨房走出来,她穿着浅色的薄针织,系着围裙,偏头看了眼一侧的傅钦原,低声询问,“还在看啊?”

    “内容太多,肯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傅钦原此时只想说,陈妄这个人……

    可真是宝藏男孩。

    居然还藏了这么个东西。

    只是……

    他怎么都想不到,某人已经在他家墙头下蹲了很久,现在已经挥着铁锨开始扒拉墙角了,要不是这个东西被发现,等他家墙头倒了怕是都不知道。

    其实傅钦原和京星遥回来时,宋风晚已经在研究那个图了……

    *

    这个事情还得说到半个小时前,宋风晚原本正坐在院子里陪着送风人和陈爷爷聊天,说得无非都是孩子,陈爷爷一直在夸陈妄多么优秀,宋风晚还笑着附和着。

    陈爷爷本就是炫孙狂魔,聊得嗨了,“晚晚啊,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找陈妄小时候的照片和获奖证书,那小子以前领奖的时候,你都不知道那个臭屁样子。”

    嘴上是贬,说话声调上扬,带着明显的骄傲。

    其实这些照片和获奖证书宋风晚早就看过了,只是老人家记忆力不好,怕是早就忘了,宋风晚就配合着他,“我陪您进去。”

    可能是坐太久,他起身一直扶着膝盖,怕是双腿有些麻木酸软了。

    陈妄的照片和获奖证书都在他那屋,陈爷爷进去后,很自然的去抽屉拿东西,宋风晚则淡淡扫了眼桌子,笔记本边上,还有小半叠棋谱。

    “哦,他就是平时太用功,你说放个假吧,就该好好休息,昨晚还在这里研究棋谱,搞到夜里才睡,怎么说他都不听。”陈爷爷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藏不住的骄傲。

    “他是很努力。”宋风晚很欣赏陈妄,有天赋肯努力,凭什么不成功?

    宋风晚只是等着陈爷爷取东西有些无聊,随意抬手帮陈妄略微整理了一下桌上的东西,桌上还有他们一家的全家福,上面陈妄约莫只有十七八岁。

    “这孩子,出门时,我还和他说,打开窗通个风,前段时间下雨,屋里总感觉潮潮的……”陈爷爷取了东西,顺手把他房间的窗户给打开了。

    秋风吹进来,将桌上摆上的一叠棋谱吹起,宋风晚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按住棋谱,拿了东西准备将一叠纸压住。

    只是纸被吹得凌乱了,她稍微整理一下,就发现中间有个不像棋谱的东西。

    她并没乱翻别人的习惯,只是好似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谁对自己名字都分外敏锐的,她下意识将那页纸整个抽出来。

    一张关系图,以傅家为核心,从每个人关系圈延展,将京、段、乔、严几家都网罗进去,甚至扩展到了许家、蒋家……

    每个人后面都有备注,而她后面的备注尤其多。

    “晚晚呀,相册我拿了,我们出去吧。”陈爷爷还乐呵呵的笑着。

    “嗯。”宋风晚面不改色,捏着纸就走了出去。

    “嗳,那个……”陈爷爷瞧着宋风晚居然从自己孙子屋里拿了东西出去,略微蹙眉,只是当他出去,扶着老花镜,眯着眼看到那页纸,惊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怎么了?”傅沉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己小妻子的异样。

    宋风晚低头,仔细看着那张关系图,傅沉偏头看了眼,盘着佛珠的手指稍微顿挫。

    整个傅家都是重点标注对象,每个人名字后,都跟着至少四五个评价,唯独傅聿修后面,只有四个字,简单而粗暴:

    【无需考虑。】

    傅钦原背后的备注也非常多:

    【没坏到骨子里。】

    【正直。】

    【记仇而小气。】

    ……

    对傅家人调查非常详尽,这里面还有其他人的,有些人的备注就比较那个了。

    段林白:【奸商,爱钱,年记一把还爱浪,工作时正经,私下太不稳重……】

    许尧:【接触不多,一言难尽的性格。】

    京寒川:【从容淡定,深不可测,危险人物,喜欢听戏,爱养鱼,总结起来就是太闲。】

    京牧野:【表里不一,傲娇,嘴硬,吃货。】

    ……

    傅沉往宋风晚那边挪了下位置,仔细看了眼陈妄对自己的评价。

    【极为聪明,学习能力极强。】

    【信佛心善。】

    几乎都是夸奖的话,傅沉眯着眼,心底觉着这小子还算有眼光,只是目光往下,看到了一条备注:

    【攻克傅家突破口。】

    什么?

    攻克傅家,拿他当突破口,这孩子认真的?

    傅沉眼睛再往下瞄一下……

    就看到了自己小妻子的名字后的备注,也就理解为什么宋风晚为何出来的时候,是黑沉着脸的:

    【面慈心狠,很不好惹。】

    【魔鬼。】

    这两个字还是大写加粗,重点标注的,在一页关系图上,显得分外明显。

    【重点观察对象。】

    ……

    宋敬仁也凑过去看了两眼,清了下嗓子,“老陈啊,你前几天不是说有人给你送了大红袍吗?泡一点吧,忽然嘴馋。”

    “好啊!”陈爷爷也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陈妄这张图瞎子怕是都看出一点端倪了,而且这里面傅欢的名字是用特备颜色的笔书写的,最特别的一个。

    也就是这时候,傅钦原和京星遥回来了,瞧着傅沉和宋风晚正靠在一起盯着一张纸看。

    宋风晚脾气算是很好的,反正京星遥是从没见过她冷脸示人。

    此时阳光浓艳,她却能清晰感觉到宋风晚身上散发的寒意。

    “怎么回事?”京星遥蹙眉。

    “不清楚。”傅钦原走过去,瞥了眼图,当时就瞳孔微震,这是陈妄的东西,他和傅沉学的是一套字体,瘦金体,潇洒俊逸,个人风格强烈,认识这么久,字迹总是认得出来的。

    这张图上的点太多,评价虽然有好有坏,但是大多比较客观,只是……

    宋风晚的评价,几乎都是围绕着心狠手辣和魔鬼展开的,还成了重点观察对象。

    傅沉咳嗽着,“晚晚?”

    “嗯?”宋风晚偏头冲他笑着,“怎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