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终章【7000更,新书求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段一诺担心的事情,终于在段林白憋了一周之后发生了。

    那天他打了电话给傅沉几个人,说是他们几个人许久没聚了,找了地点,约了他们吃饭,傅沉几人到场,才发现,大冬天的,某人约他们去了露天餐厅。

    天寒地冻,某人怕是疯了。

    不过傅沉他们也知晓段林白心底不舒服,他想做什么也就由着他,随他乱搞,反正要是太过火,他们也不会陪他疯。

    段林白一开始还算正常,就是盯着他们三个人看,可酒过三巡,就开始指着三人,什么浑话都往三人身上招呼。

    酒醒之后,还开始装傻充愣……

    傅沉只说了一句:“下次再这么疯,就把他扔到寒川家的鱼塘里。”

    傅斯年轻哂,“反正酒醒了也不记得,就说他自己滑下去的”

    京寒川:“其实我家外面还有臭水沟的。”

    段林白:妈的,都是一群禽兽!

    坑了我,让我骂两句怎么了!这就想要老子的命了,绝交三天!

    ……

    某人在群里发了绝交宣言,无人搭理,

    第一天群里安静如鸡,段林白郁闷了,怎么特么不理他啊。

    然后第二天某人就在群里开始疯狂斗图刷屏,很快系统提示:【您已经被群主踢出群聊。】

    后来再加了群,就很乖了。

    只是顾渊这边就有点惨了,因为段林白过了些日子要去参加一个智能活动,这个活动是池城办的,原本定的是段一言去意思一下就行,段林白非大张旗鼓的。

    还带了公司部分的技术员,这其中就有——

    顾渊!

    既然是员工,出差在外,那肯定要给老板鞍前马后,加上两人关系特殊,顾渊就是脾气稍微古怪些,这种时候也肯定会顺着他。

    因为他哥说了,在你岳父炸毛的时候,你一定要顺着毛去抚平,如果你现在还逆着毛,给他耍脾气什么的,那你就等死吧。

    所以顾渊就是脾气古怪,此时也只能在他面前伏低在,做个二十四孝的女婿。

    段一诺心底紧张,生怕顾渊会被段林白欺负了。

    用段一言的话来说:“你根本不用紧张,因为……”

    “就咱爸的脾气,既然把他单独带出去了,那必然欺负他的。”

    段一诺:“……”

    “不过两人独处,也会增加彼此了解的机会,可能爸会对他改观,有些事不要单纯只看一面。”

    段一诺被这么安慰着,莫名觉得舒服了些。

    没想到这两人出差,还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据说是工作上的事情,段林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顾渊作为公司技术人员,又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段林白:“顾渊,你确定要和我对着干?”

    顾渊:“我只是在认真工作,和我们的关系没有任何关系,就算你是我爸,您错了,我也会提出来的。”

    后来证明顾渊说的是对的,可段林白虽然按照他说得做了,嘴上却没松口。

    回来之后,还说,当时顾渊和他对着干,真想锤爆他的狗头。

    后来又默默补充了一句:

    “现在的年轻人,真有个性!”

    不过顾渊公私分明,即使纠正他的错误,他心底是满意的,如果真的各种顺着他,他怕是真的瞧不上。

    顾渊原本就没在公司工作过,忽然到了体制内,难免有些不适应,为此被段林白单独揪出来作为典型说了几次。

    弄得公司高管都莫名其妙:

    “顾渊不是段一诺的救命恩人,段公子对他的态度怎么如此恶劣,这根本就是恩将仇报。”

    在他的“教导”下,顾渊成长得很快,到了后面,就成了段一言在公司的左膀右臂,帮他在公司站稳脚跟做了许多贡献,这也都是后来发生的事……

    后来他和段一诺关系对外公开后,大家才知道,段林白对他的为难,怕是在逼他成长。

    不过而后段氏与顾家的合作也不少,段林白并没故意刁难或是做些什么,他素来觉得把个人私事与公司搅和在一起,特别不专业。

    人要为难,可是钱照样要赚。

    不过后来顾家人再和段林白单独接触,他就再也不是那个单纯热情的浪浪了,用段一诺的来说:

    【现在我爸姓钮祜禄。】

    这股子怨念一直持续到持续到后面议亲订婚,那时候两家人碰头,还摩擦出了不小的火花。

    **

    段林白忙着“为难”顾渊,傅家这边在忙着准备傅渔的婚事,忙得不可开交,只是傅钦原个人比较闲,所以时常往京家跑。

    今年京城的初雪来得突然而凶猛……

    漫天鹅毛,大雪封城。

    京寒川坐在客厅,看了眼窗外。

    “六爷,您还在等小三爷?今日雪这么大?他怕是不会来了。”京家人提醒。

    京寒川眼梢一吊,“谁说我在等他?”

    “您这……”这段时间傅钦原都来陪他寒钓,习惯后,每天一早就在客厅等着了。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京寒川略微蹙眉,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起身准备去书房看会儿书,就听到高呼:“小三爷到了——”

    他略微蹙眉:这个憨货,这么大的雪,往这边跑什么!

    雪后,很快就到了元旦,有三天假期,傅欢元旦前刚结束一场月考,宋风晚已经订了机票,全家元旦当天出发去南江……

    临行前的一晚,傅欢趴在床上,看到陈妄发了一个朋友圈,刚点赞之后,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放假了?”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如常清冽淡雅。

    “嗯,明天去南江。”傅欢趴在床上,觉着自己怕是没救了,光是听着他的声音嘴角都止不住上扬,“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妄父母都在国外,虽说国内传统节日都照常过,不过入乡随俗,国外的大节日他们也重视,所以圣诞前两天他就出国了。

    那时候傅欢正在紧张备战月考,两人都没见上一面。

    “四五天后。”

    “你们那里晚些是不是有烟花?”国内重视农历新年,不过元旦跨年,国外很看重,甚至会举行大型欢庆活动。

    “想看吗?”陈妄素来不爱出去凑热闹。

    “想啊……”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约莫零点傅欢接到了陈妄的信息,问她是不是睡着了。

    【还没有。】

    陈妄发过来的是个视频,傅欢当时已经躺在了床上,立刻坐起来,胡乱扒拉着头发,略微整理一下,才接通视频,陈妄那边的镜头,对准的是一处河边,周围很嘈杂,都是出来迎接新年的人。

    “可以看到吗?”他声音被人声湮没,显得极小。

    “可以。”

    零点如约而至,漫天霓虹,将夜空照得透亮,傅欢紧盯着屏幕,伴随着礼花声持续了十多分钟……

    直至烟火结束,傅欢才兴奋得说道,“早就听说你们那里的跨年烟火特别漂亮,以前就是在视频里看过。”

    “以后……”

    “我带你来看现场。”

    “嘭——”最后一束礼花轰鸣而起,点亮了整个夜空,流光溢彩,傅欢心脏砰砰乱跳,眼睛被衬得越发透亮。

    陈妄与傅欢结束视频,让他早些睡觉之后,驱车回家。

    忽然想起了她那个印着胡萝卜的睡衣,忍不住轻笑,真是个小姑娘……

    怎么连睡衣都能那么可爱。

    当他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放烟火的地方远离市区,陈妄想让傅欢看烟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来一回,至少都要三个小时。

    后来的后来……

    傅欢和他一起去看了烟花才知道那天的烟火得来不易。

    “你怎么不早说,看个烟花需要开那么久的车?”

    “那时候你看得很开心。”

    “可是……”

    “其实那时候我也是有私心的,新的一年,第一时间,我想和你一起……”

    *

    元旦当天,傅沉一家飞往南江,同行的还有京星遥,毕竟乔艾芸惦念了很久,几人到南江后,京星遥莫名觉着有些紧张,又检查了一遍给严家人带的特产和礼物。

    “嫂子,没事的,我外公外婆人特别好,你别怕。”傅欢安慰道。

    几乎全程都挽着她的胳膊,给她介绍南江的风俗人情。

    今日来接他们的是严少臣,这么多年过去,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

    “今天怎么是你过来?小迟呢?”宋风晚挑眉。

    “说是有事。”严少臣成熟内敛许多,严望川和乔艾芸年纪毕竟在那儿,严迟还没成年的时候,严家那些年许多事情,都是他亲自操持处理。

    宋风晚心里感恩,所以每次过来,都会给他们家人捎上不少礼物,关系一直维系得不错。

    严少臣家的一双儿女,也是挺逗趣的,他们家是一对姐弟。

    当时他妻子怀了二胎,姐姐“要死要活”,整天找乔艾芸告状,说他爸妈要抛弃她,还说有了弟弟肯定就会把她送去孤儿院。

    有一次小姑娘脾气上来,居然背着小书包“离家出走”,跑到乔艾芸家里住了两天。

    他妻子生下儿子后,小姑娘哭得眼睛都肿了,宋风晚当时还挺担心的,毕竟网上经常看到类似的新闻,说许多孩子不希望父母生二胎,心智不成熟,可能会因此做出什么过激的事。

    没想到等孩子满月,宋风晚到南江祝贺,那小姑娘一直拽着自己弟弟的手不肯松开。

    觉得自己弟弟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可爱”。

    可是姐姐的爱,有时候也是种甜蜜的负担,弟弟被强迫做了不少事,反正他们家热热闹闹的,笑话出过不少。

    车子开到严家后,宋风晚刚进屋,严少臣家的那姑娘就笑着扑了上来,弟弟则比较乖,他家孩子不属于长得特别精致那类,却特别讨喜。

    “星遥?”乔艾芸目光直接锁定在京星遥身上。

    “外婆好。”京星遥跟着傅钦原称呼她。

    “乖,进来坐。”乔艾芸拉着她进来,京星遥已经很多年没回国了,加上严望川与乔艾芸极少去京城,虽然小时候见过,印象却不深……

    唯一记得的就是:

    严望川表情稀缺,高冷寡淡!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周身气质更加冷肃,打量着他,眼风昏沉,犀利尖锐。

    “外公。”京星遥乖巧喊了他一声。

    “嗯。”严望川淡淡应了声,刚想开口说欢迎她来做客,乔艾芸已经拉着她坐到了别处:“他就那样,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不用在意,我们聊会儿天。”

    严望川:“……”

    其实乔艾芸前几天就叮嘱过他,京星遥第一次来南江做客,又是傅钦原的女朋友,让他好好表现,他还特意准备了欢迎词……

    现在看来,用不到了。

    “外公!”傅欢已经跑到了他身边,看到外孙女,他神情才松动些。

    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