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章 流氓早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虎挑战百里胜羽,不仅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一决高下,更是间接映射大世家与修武门派之间的武力对决。

    所以就算是问宗五老,也是紧紧盯着下方,眼中写满不可思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前几场比武来看,虽然白虎强横披靡,但展现的实力却明明是武将境界。

    可为什么眼下……

    难道他刚才坐在座位上几分钟就坐火箭似的突破?

    这种想法刚冒出来,是迅速被问宗五老自我否定。

    要真是那样的话,恐怕修武老祖宗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就在其他四人目光都集中在白虎身上时,傅老却忽然将目光移向观众席,落在唐承风身上,若有所思。

    ……

    比武仍在继续。

    白虎出招越来越快,直接粗暴忽略百里胜羽的防御。

    这么打,简直有点不讲理啊!

    可是不知为何,观众台上的人却看得热血沸腾。

    可能是他们被修武门派的这几个妖孽压的太久,仰望的太累,如今忽然有人将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绝望施加在百里胜羽身上,感同身受的宣泄快感瞬间从心底冒出。

    这就好比一个人一直以来都被一个比他更强的人欺负,原本以为此生都报仇无望时,却忽然冒出一个高手,将那个人拎起来一顿暴揍。

    虽然不是他自己打的,但在心里却为那个高手竖起大拇指。

    百里胜羽眼看自己就要被逼到场边,极尽崩溃的他再也顾不得武息透支的反噬,将实力毫无保留全部催发。

    刹那间,被打得连连后退的脚步忽然止住,甚至单手硬生生接了白虎一拳。

    变故再生,所有人脸上再次浮现惊讶。

    这,才是修武问宗该有的样子!

    要不然一到最后,总是被修武门派的那几个妖孽接管问宗榜!

    谁都知道,经此一战,白虎问鼎问宗榜九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唐承风看到场中一幕,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白虎这家伙,在山林的三天没白待。

    百里胜羽要是以为他透支武息就能反败为胜,那就真是太天真了!

    百里胜羽挡住唐承风拳头,阻止住了对方的进攻,一步步又开始从场边回到场中。

    观众看的惊讶不已,但白虎脸上却没有丝毫担忧的意思,反而越战越兴奋。

    百里胜羽似乎也找回了自信,只见他高高跃起,就在大家以为百里胜羽要反败为胜的时候,下一秒整个人却仿佛力气被抽空,直直垂落……跪在了白虎面前。

    百里胜羽也不想跪的,可是身体他不允许啊!

    武息透支固然可以让人实力猛增,但却有个致命弱点。

    实力爆发固然恐怖,但却有时间限制,长则几分钟,短则十几秒。

    一旦武息透支殆尽,整个人便会脱力,任人宰割。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让全场瞬间哑然!

    白虎……竟然把百里胜羽打成脱力。

    就算是实力排行第一的方开武,也没有把握对百里胜羽造成如此碾压。

    更让所有人震惊的是,白虎竟然是武王境界!

    虽然白虎曾经就缔造传说,可是别忘了,他曾经武脉被废!

    这比方开武他们这些修武之路一路平坦的妖孽分量要重的多!

    不用问宗五老也知道,这一场挑战,白虎胜!

    冷冷瞥了一眼,白虎转身走向方开武。

    难道?

    他还要挑战方开武?

    观众台上瞬间一片哗然,甚至有人因为太过惊讶而血冲上脑。

    这次的修武问宗哪怕没有取得任何成绩,那也值了!

    光是白虎的几场比武,就让他们过足了眼瘾!

    “白虎!”

    就在白虎刚来到方开武跟前,一道声音却忽然从观众席传来,瞬间整个演武场安静的可怕。

    唐承风微笑朝白虎招招手:“算了,回来!”

    把百里胜羽虐到脱力的白虎,听到唐承风话的瞬间竟立刻止步,二话不说就返回观众席。

    在经过皇甫柳烟身旁时,白虎还不忘汇报一声。

    ……

    转折来的太快,让所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尼玛!

    什么叫妖孽?

    这才是真正的妖孽!

    白虎回座位后,剩下的三人直接晋级下一轮比武。

    其实问宗五老也在打他们的算盘,光是白虎就让修武问宗发生太多变数。

    更别说其他另外几个黑马级选手,到底有没有真本事,还得靠皇甫柳烟和方开武来检验!

    为了不被皇甫柳烟堵住,唐承风拉住想要去打招呼的皇甫沐,急忙离开了演武场。

    “白虎,你去送苏总回家,我有点事!”

    交代一声,让二人开车先回去。

    看着唐承风独自溜达的背影,白虎和皇甫沐面面相觑,不过却还是照着对方的话照办。

    “我可能要回去的晚一些,待会白虎送你!”唐承风拨通苏子染电话,交代道!

    “嗯……需不需要给你留门?”苏子染嗯了一声,问道。

    “不了,我如果回去爬窗进就行。”唐承风本来想说他房间窗户就开着,结果话到嘴边成了爬窗。

    “流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