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尽管年轻人和黑木瞳都有心化解当初的事情所造成的尴尬,但除了在黑木瞳进来的时候两人客套的寒暄了几句,并且点了菜之外,两人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相顾无言的对坐着,无论是黑木瞳还是年轻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于黑木瞳,年轻人心中始终有着一股愧疚之情,前一世的记忆之中,原本91年的时候黑木瞳会和她的未婚夫结婚,并且婚后幸福美满,并且在98年生下长女,但如今因为年轻人这只蝴蝶的存在,黑木瞳和她的未婚夫分手,原本圆满的婚姻自然也就不复存在,这令年轻人心中充满了负罪感,觉得自己亏欠了黑木瞳。

    尤其是当初黑木瞳是真心把他当亲弟弟对待,对年轻人关怀备至以致因为替他庆祝生日才令误会发生而婚事告吹,这就让年轻人心中更是充满了负罪感。

    看着低着头的年轻人,黑木瞳心中微起薄嗔,当年那件事虽然怪不到年轻人头上,但是她作为受害者,无疑不可能主动来找年轻人和解,而四年时间年轻人也未曾主动找过她,这无疑让她对年轻人有些怪罪,主动低头对你而言有那么难吗?

    怀着这样小女人的想法,黑木瞳微微皱起了鼻子,向着年轻人诘问到:“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如果这次不是真美把我约出来,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了?”

    黑木瞳的话顿时让年轻人心中一阵无奈,自己什么时候打算一辈子不见你了?我这不是主动找你来出演我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了吗?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道歉而已。

    年轻人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却也知道,女人不讲理的时候是说不通道理的。这种时候,作为男人,乖乖道歉,承认错误才是正途。于是低着头对着黑木瞳十分诚恳的说道:“对不起,黑木姐。”

    “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当年的事情又不是你的错。”黑木瞳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似乎并没有介意当年的事情,但是年轻人却听得出来,她对于自己的道歉并不满意。

    年轻人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位姐姐虽然看上去温柔如水,一副堪称典范的大和抚子风貌,似乎找不到比她更温柔的女人的样子,但作为宝冢剧团百年历史上最短时间成为娘役TOP的人,黑木瞳绝不像她表现出来的这么柔弱和好相处,她只是将自己的心计都隐藏在了温柔的外表之下。

    此时黑木瞳虽然并没有表示出生气,但却自然而然的让年轻人感受到了她温柔之下的情绪,不得不苦笑着说道:“对不起的当然是四年时间都没有去见黑木姐你,让你生了这么久的气。姐姐,你看我的小说一改编成电视剧,有出演的机会就想到你了,你就饶了我吧!”

    “我又没有要你怎么样,怎么饶了你呢?”黑木瞳终于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让年轻人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紧:“你还是对不起谁,就去找谁原谅你吧,我这个姐姐在你心里看来也没有那么重要嘛,四年你都不肯主动找我。”

    黑木瞳说完,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却眼神幽怨的看着年轻人,成熟女人的妩媚与风情,让年轻人忍不住心头一荡,险些把持不住。

    此时的黑木瞳正是熟透了的年纪,虽然没有因为婚姻的洗礼而拥有人妻的气质,但同样没有婚姻的洗礼,黑木瞳身上还保留着一分少女的娇蛮,此时这种少女的娇蛮与成熟的风韵相混合,所显露出来的魅力,足以让心智最坚定的男人也为之倾倒,心甘情愿为她做任何事情。

    年轻人自然也不例外,面对娇蛮的黑木瞳,脸上苦笑更甚,早已维持不住自己的淡然,对她求饶道:“黑木姐,我真的错了,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你要干什么都行,别生气了好不好?气坏了身体不值得呀!”

    “我生什么气?我没有生气呀!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可是全RB现在最炽手可热的大作家,就连我想演个电视剧,都要沾你的光,我怎么敢对你生气呢?”黑木瞳这样说着,用一只纤细的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脸颊,脸上的笑容更甚。

    不过黑木瞳还是没有太过为难年轻人,在服务员将他们两人点的菜都端上来之后,黑木瞳总算收起了脸上恶作剧的笑容,重新露出了温柔的表情看着年轻人,对他问道:“轻人,你为什么四年都不肯主动来找姐姐?当年的事情虽然很让人遗憾,但那不是你的错,我虽然当初确实埋怨过你,但这么多年过去,我也什么气都消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如果黑木瞳一直以一副小女人的态度来应对年轻人,他或许会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但是当黑木瞳重新变回那个关爱他的姐姐的时候,面对她的温柔,即便是两世为人的年轻人也只能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觉得对不起黑木姐你,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结婚了,我看的出来,当初那个男人很适合黑木姐你,如果你们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美满。而且当初的事情,黑木姐你险些背上出轨的恶名,我如果再去找你,我怕别人说闲话。”

    当初的事情当然让黑木瞳觉得遗憾,但却也不至于过去了四年还耿耿于怀,她摇了摇头,并不在意的对年轻人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年了,就算那个男人对我而言再合适,在当初那种情况下,他问都不问就摔门走人,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那么分手也就成了必然。至于说闲话,从我加入宝冢剧团成为娘役TOP开始,说我闲话的人还少吗?只要问心无愧,又何必在意别人怎么说。”

    问心无愧当然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但是如果问心有愧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