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作为江户时代的强藩大名,明治时代的华族公爵,即便是如今早已不复当年的鼎盛,但岛津家依旧保留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家产以及底蕴。

    单单只是眼前这座豪华庄园,便是岛津家在大正时代修建,保留至今,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的庄园,这里的许多建筑和陈设,还依旧保留着那个时代的风貌。

    精心设计布置的庭院里,精美的雕像表面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不仅没有让人觉得难看,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时间的积淀;矗立在庭院之中的洋馆墙壁上爬满了爬藤,在周围树木的掩映之下,显得清幽而宁静;屋顶已经变得赤红而斑驳的金箔,更是彰显着当初作为华族五大公爵之一的岛津家的强盛与富有。

    年轻人看的出来,为了迎接自己这个外孙的归来,自己的外公和外婆显然花了不少心思,庭院被清扫的一尘不染,一片落叶也不见;花木修剪的整齐而美观,就连洋馆门口都铺设了崭新的红地毯,看上去不像是在欢迎自己的外孙,倒像是在迎接什么要人一样。

    能够为岛津家的少主开车的司机,无疑技术是精湛的,准确的将车停在了洋馆门口的红地毯前,丝毫不差。

    从车上下来,年轻人还未走上洋馆的台阶,他的外婆伊津子便已经迎了上来,抱住了自己的外孙,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外婆……”被伊津子抱住的年轻人,叫了一声外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已经决定回来,但是面对自己外婆这样亲近的拥抱,年轻人还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好在伊津子并没有抱多久,很快便放开了年轻人,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之后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这孩子,当初为什么非要去东京那么远的地方呢?外婆想要见你一面都不行!家里有什么不好的……”

    “好了,都别站在门口,轻人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肯定累了,先进去再说吧。”岛津修久看着年轻人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伊津子的样子,于是开口替他解了围,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外孙虽然看似和岛津家消除了隔阂,但是当年的事情,还是让年轻人始终和岛津家保持着一份疏离感,想要消除,也只能靠时间来慢慢改善了。

    被自己的外婆牵着手,好像怕他逃走一样走进了洋馆,年轻人四处打量着。

    这座洋馆在年轻人穿越之前的记忆力还有着一定的印象,但是在他穿越之后,还从未来过这座岛津家的主宅,当初在年轻人第一部小说拿下直木奖的时候,他的母亲原本打算带他回来,只是在年轻人和父母来这里的途中,发生了那场意外,夺走了年轻人的父母,也让岛津修久和伊津子失去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就连年轻人也搬到了东京去居住,事实上对于岛津修久夫妻以及年轻人来说,虽然过去的事情依旧使人哀痛,但却也没有那么刻骨铭心了,就连年轻人自己,也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外公外婆,只是多年未见的生疏和他本身身为穿越者对世情的淡漠,才使得他看上去依旧对岛津修久夫妇有些疏离。

    大正时代是RB自明治维新之后到昭和时代发动侵华战争之前一段短暂的繁荣与平和时期,这一时期受到明治维新西方文化盛行以及欧洲一战结束民主主义风潮席卷的影响,在建筑物上充满了西式建筑与RB传统和式建筑的融合。

    这一点在岛津家的这座洋馆之中也得以充分的体现。

    铺着榻榻米的地板上摆放着西式的桌椅,天花板上挂着水晶吊灯,而墙壁上以西洋画风绘制的浮世绘,以及悬挂的黑白照片上那些穿着和服与洋装的岛津家的先人,无一不在彰显着那个时代西方文化与RB传统文化之间的融合与冲突,充满了时代感。

    感受着岛津家洋馆所流露出来的历史氛围,年轻人的脑子里忽然感到了灵感迸发,许许多多的想法一时之间充斥着他的脑海,让他不由得显得有些呆愣。

    “怎么了?轻人,发什么愣啊!”一旁的岛津忠裕看到年轻人忽然愣神,不由得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招呼他坐下。

    直到屁股落座在足有上百年历史的沙发上,年轻人才回过神来,迎着岛津修久和伊津子关心的眼神向他们解释道:“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些历史文物,忽然一下来了灵感,所以愣住了,不好意思,外公外婆。”

    “哈哈,难怪轻人你能够拿到直木奖,写的小说这么畅销,这幢洋馆的陈设我从小看到大,也没见迸发出什么灵感,你一进来就有灵感,真是人和人不能比啊!”听到年轻人说自己来了灵感,一旁的岛津忠裕顿时一脸赞叹的说道,他虽然辈分上是年轻人的舅舅,但实际上年纪却大不了几岁,两人小时候还一起玩过,所以相互之间倒也没有长辈与晚辈的隔阂,倒是有些显得像两兄弟,说起话来也是同龄人的口气。

    “说这些做什么,轻人你坐了这么久飞机,一定饿了,外婆准备了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不管有什么事情要说,都先吃饭,吃完了饭再说。我可怜的外孙,一个人在东京也没人照顾,都饿瘦了。”伊津子伸手摸了摸年轻人的脸颊,捏了捏他的胳膊,一脸心疼。

    岛津修久也在一旁说道:“轻人你难得回来一次,先吃饭吧,今天可是你外婆亲自下厨的,不要辜负了她一番心意。”

    年轻人听到岛津修久和伊津子这么说,也只好站起身来,和他们一起朝着餐厅走去,对于伊津子说他瘦的事情,他确实无法反驳,因为写书的关系,每天作息没有规律,一日三餐都是靠方便面对付,偶尔出门吃饭,他的身体确实比起岛津忠裕来要瘦弱许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