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六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I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雪将手放在船舷之上,目光注视着灰白色的地平线,那道由选召者所构成的洪流已经涌入了艾尔帕欣之内,火光正沿着这座立体的城市逐层向上,占据每一个街区。

    但影人的舰队并未停止动作,这意味着胜利还远未有到来。

    它有可能就在下一刻奇迹般的降临,但也有可能永远不至。

    她转过身去,语气轻描淡写:

    “接下来轮到我们了。”

    “什么?”

    那个年轻的传令官微微一怔。

    但白雪并未就此作答,杰弗利特红衣队已经交出了答卷,而他们的战斗可能已无意义,但这场战斗到了这个时候,本身就已经不是意义可以修饰的。

    要么生,要么死,对于北境来说,命运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

    ……

    在手中通讯水晶的光芒暗下去的那一刹那。

    在那一瞬间六影便已经想好了一切,她决然地转过身去,一把将面前的舞霞推了出去。

    她毕竟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战职者,虽然夜莺是比不上那些以力量为傲的粗鲁的战士们,但面对一个体格羸弱的炼金术士,还是绰绰有余。

    她看着那个月尘的年轻人直接横飞了出去,狼狈地滚落入对面的舱室之中,手中还死死抱着那个包裹,才忍不住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回过身。

    她手中握住了匕首,那对漆黑的刀刃还是她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某次比赛之上赢回来的战利品,那是她加入这个精英团队的契机。

    也是她自踏入这个世界以来,最光辉的一刻。

    她曾经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些传说之中的存在一样,藉由杰弗利特红衣队作为阶梯,并最终登上那赋予了最高荣耀的行列,让她身边的那些人从此对自己刮目相看。

    但事与愿违,上面给她安排了一个有些不那么靠谱的搭档——虽然对方在这个小圈子里还算有些名气,但他们几次执行任务,皆或多或少因为无厘头的原因而总会出现一些状况。

    六影一贯将这里面的原因归结为因为自己搭档总是那么的不靠谱,她虽然几次向上面提出要求,但每一次都毫无意外地被驳回了回来。

    这不止一次让她恨得牙痒痒——只是在转过身的这一刻,她却意外地再一次想起了对方——她忍不住去想,要是自己在这个时候也学对方一样来两句不以为然的台词,一定会显得十分帅气罢?

    只可惜面对那席卷而来的阴影,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可恶……”

    六影咬着牙想到。

    那怪物悬浮在半空之中,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它半透明的手已经穿过了红叶的身体,让那位工匠小姐像是失了魂一样跪倒在地上。

    对方的魔导构装,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弃在一旁,那怪物不过是轻轻一挥手,就将那东西化为了一堆零件的状态。

    她都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等级的产物,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的气息,几乎让她忍不住要低下头去,或者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不与对方对视。

    那种感觉甚至在她曾经遇上过的那些龙骑士之上,虽然她也清楚,公会之中的龙骑士们在对面他们的时候,几乎不可能尽全力出手。

    但不知为何,六影心中就是翻动着这个古怪的念头,对方的实力似乎远远超出她所认知的极限——至少是在这个世界认知的极限。

    那团阴影像是黑洞一样向她席卷了过来,她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之中的恐惧感,几乎是有些颤抖地举起刀刃来,将其中一把黑刃用力向对方投掷了过去。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柄漆黑的匕首像是穿过了一面镜面一样,向另一个方向折射了出去,然后扑一声插在了舱壁之上。

    少女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想要抽身后退,她明白自己本无胜算,但至少也要为那个月尘的工匠多支撑一点时间。可她身体才刚刚开始虚化,逐渐化为暗影,但忽然之间,又重新恢复了原状。

    她感到自身似乎被拉入了一个迥异的空间之中,这个时空之中既不存在元素,也不存在光与影的概念,四周是无穷无尽的虚空,仿佛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念头从她脑海之中浮现——

    灰烬。

    然后一切的意识皆从她身体之中剥离,整个世界在她的目光之中逐渐坍塌,最后化为一片漆黑。

    而同一时刻,在船舱的另一边舞霞事实上并没有看到夜莺小姐被阴影吞没的全过程。

    毕竟对于选召者来说,生与死不过只是一个概念而已。他出身于月尘这样的顶尖公会,具备着起码的战斗素养,在他被推飞出去的一刹那,他就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要干什么。

    他死死地抱着手中的包裹,在撞上甲板的那刹那顺势向前滚了出去,他尽力缩成一团以减少自身所受的冲击,但还是撞了个七荤八素。

    然后他来不及检查自己的状况,在停下来的那一刹那便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甚至来不及分辨方向,便抱着包裹飞奔了出去。

    他并不清楚魔导舱究竟在什么方向,但从之前得出的情报来看已经相当接近,而且眼下也来不及顾虑其他,总而言之先逃离那可怕的怪物才是正经。

    舞霞自问自己并不是一个时常为幸运眷顾的人,但这一次命运似乎罕见地钟情于自己,他不但在第一时间找准了逃生之路,没有昏昏沉沉地跑反了方向。并且身后那可怕的怪物,也不知道是为六影拖住了脚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而言之第一时间并没有继续追上来。

    然而幸运只是一时的,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其实并未脱离险境,很快四周便回响起了一片沉重的脚步声——那个声音他十分熟悉,是影人们的魇炉构装。

    自己虽然才脱离虎口,但似乎又闯入狼穴之中,之前因为过于紧张,让他似乎忘记了这档子事情——这船上可不只有先前那个可怕的怪物,还有到处正在搜寻他们下落的魇炉构装。

    舞霞当即一个急停,试图在自己陷入重围包围之前找出一条生路,眼下红叶小姐与六影小姐多半已经凶多吉少,留下他一个非战斗职业者,不要说面对魇炉构装,就是船上那些没什么战斗力的影人他也未必打得过。

    但他还是反应得稍微慢了一点,当他停下脚步的那一刻,前方已经闪过两道红光,舞霞几乎是福至心灵一样下意识向后一缩,两声枪响带着两发旋转的铅弹从他之前所站立的位置呼啸而过。

    铅弹击中不远处的货架,在轰鸣之中掀起两团烟雾来。舞霞大声咳嗽了两声,但背后已是一片冷汗,他心念急转,马上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夺路而逃。只是还未来得及踏出脚步,便看到那个方向也浮现出一团火光,与其背后所勾勒出的构装体高大的轮廓。

    “完蛋。”

    舞霞只感到嘴巴发苦,他之前还一腔热血以为自己可以担当起重任,至少不辜负两位女士的牺牲,但没想到转眼之间便已闯入罗网之中。

    他将手伸进包裹之中,将手握住其中一只火巨灵,虽然任务失败,但至少与这些怪物同归于尽的决心他还是有的。

    只是舞霞还没来得及输入指令引爆手中的火巨灵,忽然之前面前那台高大的构装体一个箭步从他身边掠过,手中刀光一闪,乌黑的光芒从另一个方向的两台魇炉构装之间斜斜切过。

    在他震惊的目光之中,那两台魇炉构装眼中闪烁的红光微微一黯,随即身首分离,缓缓向后倒了下去。

    随后一个熟悉的影子才从雾气之中钻了出来,来到他的面前,舞霞认得对方,那正是他们这次行动的策划者,与指挥者,那个被称之为梵里克的龙之炼金术士的少年。

    只是对方的状况让他有些意外,虽然对方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但脸色却苍白得可怕,几乎好像是传说之中的吸血鬼一样,脸上看不到一点血色。

    对方好像在短短这一小会时间内生了一场罕见的大病一样,不但脸色奇差无比,而且额头上全是汗水,柔软的黑发也濡湿了紧贴在大理石一样惨白的额头上。

    对方几乎无法站稳,要依靠着支撑着舱壁才能站在面前,只抬起头用有些幽幽然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竟然发不出一个字的音节来。

    “艾德?你没事吧……”

    舞霞被方鸻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给吓了一大跳,几乎忘了眼下的境况,忍不住下意识开口问道。

    但方鸻只虚弱地摇了摇头,对对方摆了一下手势,他虚弱到近乎说不话来,但还是可以用目光让对方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含义:

    “我没事……”

    “这里交给我来断后,你去完成应该完成的事情。”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