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五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灰色的云层燃尽了最后一缕火焰,天空不时有浮空舰化为璀璨的火光,宛若坠世的流星,最终消失殆尽。

    少女正将手从粗粝的柳木扶手上松开,蔚蓝色的眸子里折射着那样追忆的光彩,仿佛是存在于孩提时代的某个梦境之中,与那时穿过玻璃窗户的一束午后的阳光一样。

    “我曾经见过这样的场面呢。”

    “……不过那还是在祖父讲述的故事之中,祸星,巨龙与从黑暗之中涌现出的无穷无尽的爪牙,文明不止一次被逼到边缘,而我们的先祖们,曾与一支高贵的种族一同并肩作战过……”

    那眸子里湛蓝与清澈之中折射的一点光辉,贵族千金用犹如梦呓一样的语气说道,她回过头去,注视着天蓝几人一动不动的目光。

    努美林精灵离开这个世界七个世纪之后,凡人们大约想不到历史还有卷土重来的一天,而且这一切,仿佛正如屠龙者的后代刻在龙角上那个的箴言一样:

    ‘勿忘已逝之敌——’

    天蓝脑子里一刹那就浮现出了这句话来,小姑娘仿若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那一夜之后的漫长旅行与经历,就好像身不由己地踏入了一条冰冷湍急的河流之中,而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之时,便已身处于此处。

    她正紧紧地拽着船舷,踮着脚尖,极力使自己能看清外面的情形。而纵使是一向胆子大得惊人的她,此刻也不由产生了一种因紧张而窒息的感觉。

    天蓝苍白着脸色,看着天空之上交战的双方,此刻任意一方皆已失去了最后后退的余地。

    在那里银色的风舰——银色维斯兰的旗舰正映着晨曦,犹如一柄闪耀的刀刃一样,切入了影人舰队的正面。而在它的身后,是交战的双方早已展开的队形。

    接着是一阵猛烈的炮火与爆炸,闪光,劲风与灼热的气流立刻卷得七海旅人号摇晃不已。

    在火光到达的那一刹那,一个不可抑制的念头从天蓝心中升起:

    ‘或许这一切背后都有某种冥冥之中的必然?’

    可又是谁推动着他们来到这里呢?

    是那位旅者之憩的主人?

    还是那双潜藏在暗处的,金色的眼睛。

    但她稍一恍惚,便猛地感到身子一轻,几乎要被吹飞出去。天蓝这才落回现实之中,忍不住尖叫一声,但马上感到一只手稳稳抓住了自己,她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水手巴金斯。

    巴金斯猛一下将她拽了回来,落回甲板之上,然后才交到一旁洛羽手上,并示意小伙子看好自己的小女友。天蓝心怀惴惴地站稳,握着洛羽有些温暖的手,这才满怀感激地看了前者一眼。

    只是水手长并没有心思回应他们,巴金斯脸上的神色说不上轻松。

    “塔塔小姐,”在后面,罗昊也一手按着盾,一面回头喊道:“能冲得过去么?”

    而在剧烈地摇晃与颠簸之中,妖精小姐只给了众人一个简单的答复:

    “能。”

    两支舰队正在头顶之上交汇。

    紧接着便是交织的火光,盖过一切。

    不过在众人之间,那明亮的火光不过照亮了唐馨脸上的一丝忧虑而已,少女正低着头品味着之前的话。她猛然抬起头来,问道:“我哥他不会有事吧?”

    希尔薇德微微一怔,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或许。”

    “或许?”

    唐馨有些不满地看着面前的贵族千金:“说起来你不才是他的正牌女友么,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这件事?”

    希尔薇德敏锐地听出了少女言语之间淡淡的敌意,她仔细地看了看后者,一笑道:“但艾德他作了决定,一定会有几分把握。不过在这个战场上,谁也无法预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不是么——”

    “是的,我早知道这一点,所以为什么你当初不拦住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唐馨有些心烦意乱地问道:“你明知道他有时幼稚得一塌糊涂,他是七海旅人号的舰长,他理应当留在这里不是么?”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

    唐馨一愣,看着后者。

    但希尔薇德略微思索了片刻,才答道:“在空海上,男人们有追寻自身意志的权力,不是么?”

    唐馨微微张了一下嘴,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她总感到自己与对方之间有一道巨大的时代的鸿沟,愣了好一半晌才反应过来:“又是这样的话……恕我无法理解,你的父亲马魏爵士不也是这样的么?,因为男人们总有任性的权力,所以他就可以擅自把你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世界?”

    希尔薇德眼中略微闪过一道光芒。

    留意到贵族千金目光之中的黯然,唐馨才一下子惊觉自己似乎说过头,她立刻感到有些后悔,自己平时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那一刻就仿佛是某种不计后果的冲动,让她脱口而出那番话来。

    她张开口,但一旁水手长便已一脸严肃地回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她说道:“虽然你是艾德先生的妹妹,但请你明白,我也不希望大小姐再一次听到类似的言论。”

    不过希尔薇德伸出一只手,先拦住了自己的水手长。

    她略带歉然地向唐馨一笑,答道:“不必在意巴金斯的话,你说得也没错,只不过父亲给予了我现在的一切,作为她的女儿,我实在没有责备他的立场。何况,我的母亲生前对于他也没有半分怨言,人们说他是个伟大的人……我,其实也可以理解母亲的一些想法……”

    “对不起。”唐馨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面前这个淡淡笑着的人儿,她心中忽然不由自主生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来:“所以你认为我哥也是那样的人么,让你不计一切却维护他的任性?”

    “我想那或许并不是任性,”希尔薇德摇了摇头,“艾德他说会守护我的理想,而我们彼此之间相互约定着。我或许并非来自于你们的那个世界,也与你们也有诸多不同,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或许比你们更能理解他的一些坚持。”

    “哪怕他那些不过是傻瓜一样的想法?”唐馨脱口而出,但马上便看到贵族千金目光之中明显有些愕然的笑意。

    她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问了一个傻问题。

    少女心中一时不由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有些痛苦,又有些迷惑。她想,这也算是爱么?但爱难道不应当是自私的,或许说,它至少不应当是眼下这个样子。

    可面前的人儿是如此的坚定,那怕再不甘愿也好,唐馨也不得不承认,哪怕用最苛求的目光来看,自己也很难挑出什么毛病来。如果交换位置,她甚至有一些羡慕自己那个笨蛋表哥。

    她闭上嘴,转过头去,用有些出神的目光看着云层之上那片交织的闪光,问道:“所以你就放任他去当什么‘英雄’了?”

    希尔薇德只会心一笑。

    在那个描述传说的时代,人们心中总会诞生出许许多多的英雄。

    但所谓的英雄,其实不过是人心之中的称谓,有一些人与其说是为他人,不如说也是为自身——

    但她的追求则更加简单。

    “你知道么,糖糖……”少女轻声说道:“其实艾德他啊,充满了自信的时候,真的很迷人。”

    唐馨张了张口,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她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用一个不是话题的话题结束了这番对话。

    “战斗快接近尾声了。”

    “是啊,战斗快接近尾声了,”希尔薇德笑着点了点头,并不显得意外:“糖糖,要是我们回不去的话,在另一个世界,你和你哥哥,艾德他,还会记得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么?”

    唐馨回过头来,看着贵族千金,好像要记住后者这一刻的表情一样,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一切不会发生的。”

    只是还有一句话她并未开口,因为她心中再清楚不过,那个笨蛋又怎么可能忘得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呢?

    ……

    巨大的风舰犹如一柄银色的刀刃,正面刺入了影人的舰队之中。

    只有直视那闪耀的火光,翻卷的焰流之时,白雪才能嗅到战场上那犹如锈铁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的焦灼,与血与火的味道。巨大的轰鸣,掩盖了一切呼喊,那仿佛连时间都变得缓慢下来,两头搏杀的巨兽,每一分每一秒,皆将爪牙更深入对手的躯体与咽喉之中。

    血流漫野。

    垂死挣扎的厮杀逐渐变得动弹不得,对手与对手之间皆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她只机械地从后面的学徒手上接过装好弹的魔导铳,举起,扣动扳机。

    火光闪耀之间,双方在硝烟之间彼此接近,烟雾背后瞳孔之中闪烁着红光的构装体一台台倒下,身边也不时有人中弹,但马上便有人从后面补上位置。

    熟练的骑士逐渐变少,顶替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的是佩戴着后备队臂章的见习生,枪声开始变得零散,而医疗官在后面喊得声嘶力竭:

    “复活室还有百分之三十能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