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一章 星落 XII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方鸻和阿勒夫进入侧殿,便意外地发现这里有一个‘熟人’正等着他。

    金发的贵族少女身着伊斯塔尼亚人金纹红底的传统长袍,正横眉冷眼地看着他,不过与在贝因时不同,而今这位伯爵千金将头发盘了起来,看起来比那时成熟得多。拉瓦莉只一言不发,看着他和阿勒夫,然后伸出手拦住两人。

    方鸻在看到这位伯爵千金的一刹那,便下意识想要转身——但身后大门处两名沙之骑士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个方向,自己就算拔腿就走,也未必能离开。

    而拉瓦莉嘴角一翘,冷笑道:“我们又见面了,大炼金术士先生。”

    阿勒夫见状微微一愣,看了看拉瓦莉,又看了看方鸻。他显然认识这位伯爵千金,不由问道:“拉瓦莉,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认识艾德?”

    但拉瓦莉只看了阿勒夫一眼,目光又回到方鸻身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胆子可真大,竟然还敢来这个地方,我猜你一定是为那位大公主而来的吧,还真是忠心耿耿呢。不过毕竟是艾尔芬多的龙之炼金术士嘛,也可以理解。”

    少女宛转的声音之中,不难听出冷嘲热讽之意。

    方鸻僵住了。

    对方认出了自己。

    但他早应该想到的,只是当初自以为自己在梵里克的名声还没传到伊斯塔尼亚来,何况不是说伊斯塔尼亚贵族并不太关心北方的考林王国么,这不是才过了两三个月而已,说好的沙漠之民的孤高呢?

    还是大意了。

    而阿勒夫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一头雾水地问:“拉瓦莉,你在说什么,什么龙之炼金术士?”

    拉瓦莉一副淡然的样子,向方鸻努了努。

    “自然就是你身后这位大英雄,你大可以问问他的身份,是不是‘拯救’了梵里克的龙之炼金术士呢?”

    她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哂笑一声:“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英勇无畏呢,还是愚蠢,大炼金术士,你不会以为当初没人认出你来吧,竟然还敢来见沙之王陛下?”

    方鸻僵在原地,但心中很快冷静了下来。

    当初也是没机会考虑那么多的缘故——毕竟从受秘术士俘虏开始,再到挟持这位伯爵千金,一切都是事发突然,又怎么可能考虑得面面俱到?他当初能从贝因囫囵逃出来,其实已经是侥天之幸,而事后回想起来像是筛子一样的计划,在当时看来其实完美无比。

    再说现在再追究这个,也是无益。

    他其实与其说是追悔于当初的疏忽,不如说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位伯爵千金。

    毕竟几周前对方还在贝因,而尘暴刚过,却已出现在奎斯塔克参与这场庆典——这个少女是努尔曼的掌上明珠,想来她既然到了贝因,那么那位伯爵大人自然也不会远。对方会在这时候回到王都,的确是出乎他预料之外的事情。

    他以为对方还会在贝因搜索一段时间,纵使有人会回王都,也是秘术士而非这对父女。他们既然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正说明其应当是差不多和自己一起启程的,难道自己其实料错了,他们其实并不太在意那位阿菲法?

    他沉默着一时没有开口。

    而阿勒夫好像这才反应过来,回过头讶然地看了方鸻一眼:“龙之炼金术士,这是你的头衔吗,艾德?”这个问题让方鸻一阵无语,很想说自己不叫艾德,叫夏亚,但那个名字早就抛弃不用了,何况转念一想——对方既已知晓其身份,又岂会不知他的名字呢?

    眼下显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阿勒夫又看向伯爵千金:“拉瓦莉,你们认识?”

    “岂止认识,”拉瓦莉有些咬牙切齿,但她冷冷地看了方鸻一眼,改口道:“阿勒夫,我要是你的话,就立刻带这个人离开。”

    阿勒夫和方鸻同时一怔。

    方鸻不由抬起头来,意外地看着对方。

    阿勒夫更是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呢,拉瓦莉,艾德是父王点名要见的,我干什么带他离开?”

    他好像又反应过来什么,看着少女道:“拉瓦莉,要是艾德得罪过你的话,我代他向你致歉。不过眼下这个场合,你还是先让开,毕竟要是父王怪罪下来,我可不想牵连你。”

    而拉瓦莉只看向方鸻,眼皮也不抬一下,淡淡道:“你不说点什么吗,大炼金术士?”

    方鸻正意外地看着这位伯爵千金,虽然不太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这位伯爵千金只要喊一嗓子,自然会有卫兵上来拦住自己。到时候她与那位伯爵大人,和他一起到沙之王面前一对质,自己多半要完蛋。

    不过对方似乎另有意思,他眼下也不敢想太多,只这似乎是这个困局之中唯一脱身的机会;他很明白拉瓦莉的意思,自己见到沙之王,多半是要连累阿勒夫的。而方鸻看了看两人,也不知道这位伯爵千金是不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才放自己一马。

    她和阿勒夫关系有这么好?

    毕竟自己可是绑架过她的人,匪徒和人质之间又有什么好叙旧的,对方先前对自己冷嘲热讽,在他看来都算是轻的。方鸻也不是什么双重标准,只是要有人这么对七海旅团的人出手的话,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呢,总之先抓起来再说。

    他沉吟了一下,眼下必须立刻与阿勒夫解释清楚,并且不能引起其他人注意,如此方能脱身。

    但他正要开口,一个声音从拉瓦莉身后传来:“拉瓦莉,你在干什么?”

    那是个中年人的声音。

    方鸻听得清楚,毕竟也不过就是一两周之前的事情——那正是努尔曼伯爵的声音。

    他身子不由一僵,而面前的伯爵千金也是面色一变,马上压低声音对阿勒夫说道:“阿勒夫,你要是不想给你惹上麻烦的话,就马上带他离开。”

    她把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阿勒夫就是再没搞清楚状况,这会儿也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他回过头正想征询方鸻的意见,可正是这当口,人随声至,不远处大厅的出口处人影一闪。贝因总督高大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他面色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开口道:“陛下要见自己的客人,已经督促过好几次了,拉瓦莉,你在耽误什么?”

    在正式场合,拉瓦莉不敢与自己的父亲顶撞,只低头道:“我和殿下说说话呢。”

    “等庆典过后有的是时间,”努尔曼伯爵摇了摇头:“先让阿勒夫殿下带陛下的客人过去。”

    方鸻低着头,紧张得额头上都见了汗,目不转睛地看着地板,好像那里真有什么好看的一样。

    但不过是空白的大理石地板而已。

    而努尔曼漫不经心地看了方鸻一眼,却仿佛没有认出他来一样,也没多话,转身便沉默地向大厅走去。

    这边三人一时间也有些沉默。

    阿勒夫也终于察觉了异常,看了看方鸻,又看了看拉瓦莉。“艾德,是不是有什么麻烦……要不我找个理由,毕竟父王他只是一时兴起而已……说不定未必真想要见到你人。”

    但这一次拉瓦莉却制止了他,摇摇头道:“阿勒夫,我父亲刚才的话你听到了,你现在放他走,是要当面在沙之王面前说谎么?你清楚我父亲的为人,他一定会指出来的,陛下不会让你好过的。而且你以为你现在放他走,他还能离开么?”

    “可是……”

    “她说得对,阿勒夫,”方鸻叹了一口气,努尔曼一开口,他就明白自己已经错失了逃走的机会。虽然不太明白对方要装作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但他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只要一转身,门外说不定便有守卫扑进来。

    “既然你父王想要见我,带我过去吧。”

    “艾德,你见过我父王?”

    方鸻摇了摇头。

    阿勒夫看了看一旁的拉瓦莉。“那你是和努尔曼伯爵有过节?”

    方鸻有些牙疼:“算是……”

    “艾德,我的朋友,对不起,我真不知道……”

    “没关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