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何以解忧,唯有老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1何以解忧,唯有老姐

    “醒醒,我让你准备的精准扶贫的材料呢?”

    韩斐迷迷糊糊地被人叫醒,揉了揉眼睛,卧槽,竟然是科长那张冷若寒冰的阎王脸,再看了看周围,怎么是我们科的办公室,饮水机就摆在大门的左侧,右边还是那盆绿植。

    韩斐脑子里只有一个词,不可思议,结结巴巴地问道“科,科长,真是你?”

    啪!

    科长一巴掌拍在韩斐面前的桌案上,吓得韩斐身子一哆嗦。

    “什么是我不是我,上班时间你竟然睡觉,你这是严重的渎职,我让你准备的材料你准备好了没?”科长气得脸都涨红了。

    材料,什么材料?

    我不是在家睡觉吗?

    我这是又穿回来了?

    什么情况啊现在?

    一连串的问句胀得韩斐脑仁生疼,他痛苦地捂住脑袋。

    科长怒不可遏,厉声道“我跟你说话你走什么神,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

    劈头盖脸一顿训,韩斐这才回过神来,不对,不对,我刚刚才经历高考,我怎么又回来了。

    韩斐蹭地站了起来,动作很迅猛,把椅子都带倒了。

    科长的声音愈发的愤怒“你想干什么?!”

    “不对,我要离开这里。”韩斐踉踉跄跄地往门边跑去,身子没站稳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他想站起来,地上却很滑,使不上力。

    不对,怎么是木地板?我们科室怎么会有木地板?不行,我一定要出去。

    他两眼死死地盯着门把手,膝盖发力往下顶,手臂使劲地一撑地,上半身终于起来了。韩斐咬了咬牙,把身体的力量全压在左臂上,右手尽力去够门把手,一下,两下,总是差一点。

    科长的声音仍然在后面咆哮着,人却没有追上来,韩斐咬紧牙关,太阳穴胀得鼓鼓的,脖子上青筋暴起,费力地向前挪了几步,右手终于能摸到门把手了。

    “呼哧,呼哧——”

    韩斐重重地喘息着,咒骂一句“卧槽你大爷的,快给我开!”手掌使出十二分的力气,终于拧开了门把手,靠着门把手的拉拽,终于站直了身子。

    门外像是无数辆大卡车一同开启了远光灯,亮晃晃的刺得韩斐眼睛生疼,他心一横,冲吧!

    韩斐狠狠地甩开这扇木门,眼睛紧闭,如离弦之箭向外冲去,谁知他刚踏出第一步脚就踩空了,整个躯体突然失去平衡往下掉落。

    “啊——”

    韩斐终于清醒了,四周围黑漆漆一片,只有正前方上边亮着一个绿莹莹的数字26。

    呼,呼,韩斐仍在不停地喘着粗气,身子向左侧卧着,头发已经黏成一片了,后背像瀑布挂前川似的流着汗,我这是做噩梦了吗?

    韩斐摸索了一下,终于摸到了手机,按下解锁键,屏幕上写着2007年6月9日,04:44,艹,真是做噩梦了。

    由于出了汗,空调一吹后背简直就是透心凉,韩斐打开台灯,拿着遥控器把空调关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全身都有点酸痛,昨天晚上被同学灌酒灌得太厉害了,就连一直看韩斐不爽的何振都放下恩怨,和韩斐拼了好几回酒。韩斐就记得“考试时间到,请考生停止作答。”的广播响起后,一帮学生直奔学校食堂,后面就是喝酒喝酒再喝酒,韩斐怎么回的家都不记得了。

    韩斐推开窗户,半夜的凉风细细地吹拂进来,他又从抽屉深处拿出藏好的烟和打火机,点了根烟抽上,心有余悸,刚才的梦真实得有点可怕,科长还是那个科长,办公室还是那个办公室,特么的,我这边刚刚转了新职业老天爷吧唧给我突然打回原形,那我真是日了哈士奇萨摩耶牛头梗了。

    ……

    时间算起来,韩斐已经有四个多月没见过老姐了,原来的黑长直现在剪成了利落干练的短发。

    金鹰阁,韩斐和韩瑜两人正吃着晚饭,还是老几样,八宝鸭,小炒牛肉,手撕包菜,外加一碟臭豆腐,没办法,这两人都是选择困难症,逮住哪几样好吃就一直吃,根本懒得换口味。

    换了造型后,老姐高冷的总攻气质越发凸显,韩斐试探着问了问“姐,你怎么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