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一种喜欢说不出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许久,赫柏才回过神来,轻声唤着橙溪,“然弟,然弟……”他连着叫了几声,橙溪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走到床前,摇了摇橙溪,橙溪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不是看到她身上的被子,因为她的呼吸而微微上下浮动,还真会误以为是一具死尸躺在这里。

    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加大了自己的力气,橙溪还是一动不动,他赶紧伸手去掐橙溪的人中,当他的手接触到橙溪的皮肤时,感觉到橙溪的体温不对,他顺势摸了摸橙溪的额头,这才知道橙溪发着高烧,他用力掐着橙溪的人中,不停的拍打着橙溪的脸,“你醒一醒,你醒醒……”

    橙溪微微的动了动,还是没有苏醒过来,赫柏大声叫到,“来人啊,快来人啊!”

    从帐篷外经过的人,听到呼叫,冲了进去,“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赶快去找军医来,快。”赫柏急得大叫。

    “是是。”那士兵连声应着,转身离去。

    赫柏亲自下的命令,军医很快就赶来了。赫柏让出位置,让军医赶紧替橙溪查看,从神情中可以看出,赫柏还是关心橙溪的安危的。

    “怎么样?她没事吧?”赫柏等不急军医向他汇报情况了,迫不及待的问到。

    “受了风寒,应该是高烧太久引起的昏厥,将军放心,我会尽力救他的。”

    “不是尽力,是必需治好她,你听到没有?”赫柏有些失控,激动抓住军医胸前的衣服,还没愈合的伤口因为他的用力,又开始渗血出来。

    “将军,你别激动,你看你的伤口又裂开了,你放心,我一定治好他,你冷静一点,先坐下让微臣替你把伤口处理一下。”王军医担心的看着赫柏胸前的伤口。

    “我没事,你先替她治。”

    “这这……这……”

    “这什么这,快去啊!”赫柏现在哪里有心情管自己的伤,之前他昏迷的时候,橙溪在他床前说的那一番话,他全部听见了,一字一句情真意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冲着这番情意,赫柏也不能让她有事。

    橙溪这一昏迷就是三天三夜,赫柏就守在床前守了三天三夜,为她喂水,为她换洗敷额头的毛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寸步不离。

    皇天不负有心人,三日后橙溪终于醒了过来。但她睁开双眼,第一眼看到爬在自己床边的赫柏时,她激动的热泪盈眶,她用纤细的手轻轻抚摸着熟睡中赫柏的脸。

    赫柏惊醒,橙溪赶紧缩回自己的手。

    “你醒了?”

    橙溪微微点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赫柏。

    “醒了就好,既然你都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谢谢你千辛万苦去帮我采药。”赫柏说上转身离去。

    “大哥。”

    橙溪慌忙叫了一声大哥,赫柏停下脚步,“以后你还是叫我将军吧,你我根本做不了兄弟不是?”赫柏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帐篷。

    从那天起,赫柏就命人尽可能的把好的东西,都送去给橙溪,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橙溪的病经过几日的修养,也好的差不多了。赫柏身体底子好,伤也很快就痊愈了。

    当赫柏收到武罗的回信时,宣布这场仗正式结束。武罗向他们的国王求得了议和,从此之后两国井水不犯河水,万世交好。

    武罗在信中说到,他会一直驻守在撒哈索沙城,只要有他在,两国就不会再开战,若他故去,他会让他的儿子孙子,祖祖辈辈都驻守在这里,绝不负与赫柏的兄弟情义。

    赫柏见信之后,甚是感动,临走之时,还修书一封,并奉上自己的爱剑,赠予武罗。

    信中说到将军年长于我,赫柏厚颜叫你一声大哥,宝剑赠英雄,此剑赠予大哥。忘我俩的友情天长地久,若它日告老还乡,必定前来同大哥再续前缘,一较高下。

    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说得果然不错,这两人就见过两面,却能结下如此深厚的友谊。

    仗结束了,将士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返回京城。赫柏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但却迟迟不提返京之事,这样一来,不免引起大家的不满。大家都推刘守卫出去当出头鸟,让他去探赫柏的口风。

    刘守卫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帮他们,“将军,你的伤怎么样了?”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那长途奔波没有问题了吧?”

    “当然没问题,上阵杀敌都没问题。”

    “既然这样,仗也结束了,将军为何还不动身回京复命?”绕了个大圈子,刘守卫这才把该问的问出来。

    “怎么?他们让你来的?他们想回京怎么不自己来问我,每次都拉你出来当挡箭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