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 设定六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设定六十九:天道不仁(三)

    “是你!?”

    单子魏吃了一惊, 他没想居然能在这里碰上玩家, 而且还是认识的。乐文 小说

    对面的袭击者一头嚣张的红发, 正是单子魏在第一个监狱棋盘遇见的龙帝无双。某只花痴病还记得那次棋盘结尾,四个犯人在系统的坑爹设定下相互残杀,由于他撒谎自己是杀人犯, 所以他先是被龙帝无双怼,后被解决了龙帝无双的host收割……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正是你爷爷我!”龙帝无双叫嚣着扑过来。

    “等等!上次明明是host干掉你的!为什么攻击我!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直接被host一刀捅了——”

    单子魏边用魔法扫帚一棍子抽在龙帝无双的手臂上,边苦楚地申诉——他说的其实都是废话, 游戏中PK还要什么理由,更别说他和龙帝无双之间确实有怨, 单子魏之所以扯这么多,就是为了打乱龙帝无双的注意,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使用设定牌。

    果然host在哪都是大杀器,龙帝无双瞬间被拉走了仇恨和注意力,他攻击的轨迹被单子魏抽偏了却没有马上补上, 而是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你也被那衰货杀了?”

    “是啊,被偷袭了。”单子魏盯着龙帝无双的眼睛, 顺着对方的情绪说下去,“如果再让我遇见那货……”他凶神恶煞地龇了下牙。

    龙帝无双同仇敌忾地点点头,然后他反应过来——当初他会死,眼前的人也是原因之一好吗!

    “该!让你骗我!”

    红发青年凶狠地劈下短剑,下挥的短剑被一柔软的布料格挡。红衣黑裤的单子魏抓着魔术帽反扣在头上,后滑一步抛出魔镜。

    “呲啪——”

    毫无二致的镜像切入单子魏和龙帝无双之间, 将两人隔开。单子魏摸了一把与他合作无间的小盖亚,对镜像下达了指令:“攻击!”

    ——设定牌已激活,他也无需废话,直接和来犯战个痛。

    “碰!”

    龙帝无双被镜像打得个正着,他连忙去看SP,见伤害不高,不由哂道:“垃圾!”

    白发青年抿了抿嘴,似乎又无奈又不甘。龙帝无双无视镜像对他的攻击,信心爆棚地砍向单子魏,一剑一剑砍得无比兴奋。

    “死吧!死吧!死吧!……”

    白发青年被打得只能挥舞着那顶魔术帽进行格挡,偶尔弱弱地回击一两下。龙帝无双简直要笑出声来,一顶柔软的帽子能挡住多少伤害呢?它连盾牌都不是,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至于单子魏回击的那点伤害,对龙帝无双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龙帝无双打得兴起,连梅花SP全黑了都不介意。虽然看不到单子魏的SP信息,但他的输出比单子魏要高得多,付出一些SP解决白发青年,他认为是值得的。

    当龙帝无双的梅花SP掉到30%的时候他隐约感觉不对劲,掉到15%开始慌了——对方怎么还不心灵崩坏?

    不可能啊,他输出比对方高得多,即使那帽子真能格挡一些伤害,在他几套输出技能后对方根本不可能支撑这么久!

    当龙帝无双终于静下心认真观察的时候,他惊恐地发现他的技能根本没有每次都奏效。比如他想用输出最高的技能“霜落”,这技能有个前置动作,就是将短剑抛起再接住。每当他想要使用“霜落”输出的时候,总有那么一扫把恰好打在他的手上,让他没接好短剑。前置动作没完成,系统会自动判定他没有使用技能,只是在普通攻击。

    ——窝草,那货的反击根本不是为了输出,而是控啊!也就说那货现在就是个控+T啊!输出是后面的镜像啊!

    虽然单子魏不是所有技能都能打断的,但1/4的打断几率已经不错了,消此涨彼,他的SP掉得绝对比对方多。龙帝无双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梅花SP已经只剩9%了。

    虽然很不甘心,龙帝无双已经想逃了,那名白发青年比他预想的要厉害很多。

    正当龙帝无双逃跑的念头刚兴起的时候,单子魏变化了策略,他舍弃了防御,拼着受了龙帝无双两次霜落,用三计重击将龙帝无双的梅花SP打到0。

    心灵崩坏的前一秒,龙帝无双不可置信地问:“你怎么知道我的SP量……”

    侦查是看不到玩家之间的信息,只有特殊的技能可以看到玩家的SP/MP量,比如host的黄金瞳。龙帝无双看不到单子魏的SP信息,单子魏同样看不到龙帝无双的SP信息,然而单子魏做的一切就仿佛是盯着龙帝无双的SP条在打。

    “估算的啊。”

    单子魏将魔术帽扣在头上,好心地解答。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组过队?”

    ——所以你的技能动作,你的攻击间隙,你能够承受的伤害值,我统统都知道。

    龙帝无双心里一片骇然,知道是一回事,能够借此计算又是另一回事,这样可怕的意识,他只在自己的二哥身上见到过。

    单子魏后退几步,紧盯心灵崩坏的龙帝无双。红发青年红着眼,他并没有继续疯怼单子魏,而是低头看向自己手腕上的红线。

    ——一条与单子魏手上如出一辙、与“天道”相关的红线。

    单子魏第一眼看到龙帝无双时就注意到了,龙帝无双手腕上也绑着一条红线,一直延伸到远方的不知名处。

    那条原本毫无存在感的红线,在龙帝无双心灵崩坏的那一刻猛地收紧,仿佛在挽留马上要逝去的“道”。然而这种紧致让已经崩坏的红发青年很不舒服,他抓着短剑,一刀刀地割着腕上的红线。

    结果,非实体的红线没有断,断的是红发青年的命脉。龙帝无双倒在地上,腕上的鲜血流了一地。

    旁观的单子魏本能地捂住手腕,光看着就感觉手腕和脊椎发凉。

    打倒龙帝无双出乎意料的轻松,本来单子魏还担心龙帝无双会有新大招,对方却意外地毫无长进。单子魏喜不胜收地把玩着魔术帽,有了盾类装备后,战斗果然变得简单很多,魔术帽不仅能减少攻击,还能有效防止他的花痴病。

    在刚刚的战斗中,单子魏做的说白了就是类似过去网游的拉仇恨、掐读条、算伤害,虽然有意识,但由于操作跟不上,导致技能打断的失败率还是很高。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工资,单子魏唉声叹气,制作“角色扮演”模型的理论知识他已经掌握得七七八八,就差钱买设备去实践了。

    小盖亚跳到地上,拖着长袖子帮单子魏捡起龙帝无双尸体上的掉落物。单子魏低头看到他的玩具盒捧着两样东西:一件是国际惯例的白色西洋棋,另一件是一块圆形的玉牌。他还没得及仔细观察,眼角瞥见尸体上的红线如活物般自主落在地上,然后向远方的源头回缩。

    单子魏下意识捞起小盖亚追上去,他的运气不错,没跑多远就追到了红线的根源。

    竹林中有三人,从服饰来看应是同门弟子。其中一位黛衣青年跪在地上不断惨叫,身上源源冒出白焰将他灼烧。

    旁边的一位少女被吓坏了,“师兄!师兄!你、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

    她想上前,却被另一位玄衣青年拦住,“小雨,别过去!那……是天罚啊……”

    “天罚?”听到这词,少女更是吓得六神无主了,“为什么会降临到师兄头上?师兄那么厉害,且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也许就是因为师兄太厉害了。”玄衣青年艰涩道:“他是个天才。有传言说,越是有福缘的天之骄子,越有可能遭受天罚。”

    少女彻底呆住了。

    在场的只有单子魏能看到,黛衣青年身上的白焰源自他手腕上的红线,那条曾经绑在龙帝无双手上的红线仿佛蜡烛的芯一般越烧越短。它烧出一片白焰,不焚死物,只灼灵体。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黛衣青年就被烧没了痕迹。

    ——这是“天罚。”

    单子魏之前听到段渊提过“天罚”,当时他并没有将它和自己联系到一起,现在看来“天罚”大约都是修真者失去“道”后的下场?

    经过龙帝无双这一遭,单子魏也渐渐琢磨出味道来:进阶棋盘应该是个大型的多人副本,玩家们在这里的身份都是“天道”,与仙侠棋盘的某个修真者通过红线绑定。从玄衣青年的话可以判断玩家之间是存在斗争的——毕竟能对“天道”造成伤害的,也只能是“天道”了。

    至于斗争的理由,单子魏想到天上掉下来的因果线,或许是因为资源?

    就如同单子魏之前在意的那样:一旦玩家死了,绑定的修真者会遭受“天罚”;那么如果修真者死了,绑定的玩家会不会也一同送命?

    这个可能性是相当高的。单子魏想到他那脆弱的小伙伴有点方,他能保证自己活下来,但是他的小伙伴夭折了怎么办?因此为了让小伙伴能够活下去,因果线这些可以帮助小伙伴变强的资源是必须的。

    所以说,这个棋盘的重点是“养成”吗……

    意识到婴儿是生命之重的单子魏连忙去拉红线,他已经和小伙伴分开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千万别出什么差错啊。

    当单子魏被红线传送到婴儿周围时,迎面就是段渊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旁边的段音尘更是紧张不已。

    ——发生什么事了?

    单子魏慌忙寻找他的小伙伴,然后一眼看到了金鳞池。

    “!”

    白发青年目瞪口呆,眼前的金鳞池简直颠覆了他对池子的印象,它就像是浮在半空中的一个呼啦圈,下方是悬空的,而从上面望下去却是一丈来深的水。

    只见水面上几片银色荷叶伴着一株未开的莲,荷叶的纹理很是奇特,整整齐齐宛若鱼鳞。水底游荡着大大小小、状似锦鲤的光,将原本透明的水硬是映成黄金色,尤其当光折射在荷叶上,整个水面都铺开一片金色鳞纹,让人一眼就能明白金鳞池名字的由来。

    单子魏的婴儿和一名女婴正浮泡在黄金水中,周围的光鲤纷纷避开他们。不同的是,婴儿在水中蜷缩成一团,安静得几乎没了声息;而那名女婴则是笑呵呵地在水中嬉闹,不断挥手去抓周围的光鲤。

    终于,一条一尺来长的光鲤被女婴抓住了。女婴抱住光鲤,她忽如其来地困了,闭上眼睛沉沉睡去。而她怀里的光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女婴体内,当光鲤彻底化没后,一颗气泡包裹女婴,将她送出金鳞池。

    段音尘满脸喜色地接住女婴,将一缕灵气输入女婴体内,引导其运行功法炼化光鲤。

    “太好了,是二品化鲤,玲玲能突破开悟前期了——”

    段音尘瞅到段渊的脸色后瞬间消了音,她赶紧收敛了笑容,转而忧心忡忡地道:“祖父,他太虚弱了,抓不到化鲤。金鳞池的开启时间有限,这样下去只会是白白浪费机缘……”

    段渊紧缩眉头,却没有动作。正如段音尘所说,如果婴儿不借此机会突破至练气期,之后唯有死路一条。然而金鳞池存在某种限制,化神期的段渊根本无法出手介入。

    当然,这是对凡人而言。单子魏不认为有什么可以困住身为天道的他,听到段音尘的话,他马上知道该干什么了。

    ——没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