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设定六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设定六十五:超自然研究社团(十八)

    单子魏脑袋轰的一声,又回归了混沌状态。

    刚刚回忆中的主角站在他面前。那双脚穿着金丝麒麟的布靴,线脚密实,做工精致,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用品;往上是黑河流金的长款旗袍下摆,配饰长串的白链珠,底色墨得发紫。单子魏的眼睛不住地颤动,他感觉目光被那貌似流动的花纹摄住了,它们挟持着他的神智,流向魑魅魍魉的包围中,将要把他吞噬——

    一双冰冷的手捧抬起单子魏的脸,将单子魏的视线从衣服上撕扯下来。

    “莫看,这对你太凶了。”

    单子魏受惊的目光对上一张美如冠玉的脸,这是他见到的最具有古典韵味的男人。他勾着涂血般的朱唇,似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细长的羽玉眉下一双丹凤眼内勾外翘,眉心一点朱砂,却少了佛性的慈悲,有的只是煞气森然。

    单子魏仿佛被煞到了,心虚气短地吐出一个称呼。

    “……阿鬼……?”

    听到单子魏的嗫喏,那人淡雅的眉温婉地弯起,“嗯。”

    他应了一声,似欣慰似遗憾地感叹道:“我家的魏儿,长大了。”

    单子魏被这猝不及防的“相认”惊住了。阿鬼抬高单子魏的脸,细细地打量着白发青年的轮廓。他怎么都看不够似的,就连单子魏惊恐睁大的眼睛都觉得十分可爱。

    “魏儿、我的魏儿,还是这么可人。”他叹道,疼惜地在单子魏的额头烙下一吻。

    那血红的吻将单子魏冰了个透心凉,他打了个激灵,猛地一挣,在摆脱阿鬼钳制的同时,脸上也被对方的指甲套划伤了三道痕迹。

    嘶……

    单子魏捂着花猫脸,紧张而警惕地盯着阿鬼——他只敢盯着对方脖子以上的部分,那人墨水金纹的华服像是由世界上最污垢的浊气织成的,单是看着就能将人拖入泥潭深渊。

    只见阿鬼垂眸注视指套尖上的血迹,他的神情蒙上一层烟雨般的哀伤,戚戚地站在那里,像是被孩子嫌弃不认、拒之门外的父母,悲凉得令人于心不忍。

    单子魏的心一跳,出于一种莫名的同情和没来由的危险预感,连忙说了一句:“我……我不习惯被别人碰。”

    无论是魏瑰还是单子魏,这个解释都非常合理,然而却让对面的鬼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他眨眼间来到单子魏身边,抬起单子魏的下巴,侧过去看了看那三道“猫须”,然后凑近了去吹。

    冰冷的气息从脸颊滑过,带着哄小孩般的轻柔。单子魏被吹得直发抖,脸上的疼痛倒是消退了,但某只花痴病宁可痛着也不想被boss这样温柔以待。

    “魏儿,这世间再没人如我一般待你好了。”阿鬼温情地呼唤着单子魏,神情全然宠溺。“莫要和我生分了。”

    缱绻的语调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浓郁而粘腻。单子魏能感觉到阿鬼对魏瑰那发自内心的疼爱,对于阿鬼来说,魏瑰就像是他一手带大、却意外丢失的孩子。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生怕最喜欢的孩子和他不亲了。

    但是boss大大你确定这是美好和睦的亲子再会?刚刚的回忆不要太马赛克好吗,虽说行凶的是仆人,但幕后黑手怎么看都是你啊!

    虽然内心吐槽得厉害,单子魏却不敢很明显地反抗,之前种种迹象都表明眼前的鬼不是一个善茬,哪怕对方现在表现得非常温和,总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机感笼罩在单子魏心头,让他如履薄冰。

    此时最好不要和boss对着干,单子魏边点头应着鬼的话语,边寻找完成反召唤法阵的空隙——不用很久,只要让他有画个符的时间就够了。

    然而单子魏这一点头,却捅了马蜂窝。

    仿佛要填补十多年来的空缺,阿鬼将单子魏整个人拥在怀里,满满地抱着。精雕玉琢的指套插入单子魏柔软的白发中,似梳理似爱抚。某只花痴病瞬间起了应激反应。之前由于阿鬼的体温实在非人类,加上接触的面积不多,单子魏忍忍就过了。现在被抱了个满怀,这可不是忍能解决的……

    “魏儿乖。”

    单子魏的挣扎才起了个头,就听到那只鬼在他耳边凉凉地道。然后单子魏就不动了,并不是他真的被boss哄住了,而是那只没入他后心的手。

    那只漂亮的、戴着精美指套的手,如他最初见到的那样,慢条斯理地穿透他的身体,一丝不苟地扣住了他心脏。

    单子魏的呼吸顷刻就沉重了。那刻骨铭心的冰火激流再次卷席全身,冻结了他的血管,点燃了他血液。他全身的神经元似乎都跑到了心脏上,颤颤巍巍地接受着另一个人的爱抚,然后酥麻得一塌糊涂。

    鬼发觉他的孩子听话了,魏儿缩在他的怀里,像是一只被抛在冰天雪地里的小兽,无助地僵抖。

    他梳着发的手顿了顿,转回来挑起单子魏的下巴。

    “莫怕,魏……”

    阿鬼的声音消失在唇缝里,没有一丝光泽的黑瞳微微透出数分讶异。在他怀中,白发青年被迫仰着头,他的表情凛若冰霜,眼睛却波光潋滟,像是被千里冰封的春.意,只从缺口的冰洞中透出数分,便能醺得人尽*。

    鬼黯澹的眼睛更黑沉了几分,“……我家的魏儿,真的长大了。”

    明明和之前的话语大同小异,却带上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无法控制身体的单子魏,连闭眼去掩饰*都做不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将他的病态直接暴露在其他人眼底下了。即使对方是一个电脑操控的棋子,也让单子魏羞愤难当,他又快乐又痛苦地嘲弄着自己:对面的阿鬼应该会无所适从吧,毕竟游戏制作组不会料到有这样的变态混入游戏,从而制作处理这种情况的ai。

    然后单子魏听到鬼说:“我很欢喜。”

    单子魏耳朵里轰了一声,整个人如被劈成半截的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水光朦胧的视线中,阿鬼的表情模糊了不少,唯有那点朱砂鲜明,仿若黑暗中妖异盛开的彼岸花。

    “小时候的你很可爱,但有些事不大方便做。”

    冰凉的手从单子魏体内抽出,它摸着单子魏的皮肤,顺着脊椎渐渐向下滑。

    “魏儿,我已经想你很久啦……”

    如果不是身后的书架突然向他们倾倒,单子魏恐怕是第一个被棋子非礼至死的玩家。阿鬼皱了皱眉,到底是没舍得让单子魏受伤,将到手的白发青年推出去,任由书架穿过他。

    书架倒下露出后方的host,黑发青年目光锐利,如一把出鞘的不祥之刃,强势而危险。他冲着单子魏喊道:“画符!”

    本轮棋盘唯一存活的同伴如天兵降临,单子魏一时间想不了那么多,本能地顺着host的话去做,他拖着过热的身躯和发软的腿,身残志坚地扑到魔法阵上,张嘴咬破指尖——

    阿鬼自然不会任他们为所欲为,他的身影一动,就要来到单子魏身边,却被host喝止。

    “苏子规,你想再成为人彘么。”

    阿鬼——苏子规顿住了,提到鬼死法是大忌,他彻底转向host,似乎被气笑了。

    “不如你教教我?”鬼温文尔雅地反问。

    身无长物、一无所长地面对boss,即使是牌铭玩家也没多大办法,host被苏子规掐着脖子甩到书架上,砸穿了数层书架。摇摇欲坠的书劈头盖脸地倒了下来,将没了声息的黑发青年淹没,堆成近乎死亡的坟。

    单子魏的符文刚画了2/3,苏子规的脚就已经踩在他面前了。单子魏手一抖险些画错,臀部被揉捏的触感还历历在目。他心一横,猛地抬头直视对方。

    “苏子规,你害得我还不够惨吗?”

    苏子规似被问住了,他的魏儿用不甚熟悉的称呼和语气,一字一顿地质问他。

    “你害死我的父母,为什么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单子魏的手心在冒汗,那只鬼内疚也好、激怒也好,他只需要再画几笔的时间——

    “……我想保护你。”

    鬼说。

    他将白发青年整个人装在眼底,声音很轻、很哀,如一片夜雪落在黑暗中,寂静而寂寞地融化。

    他没有愧,没有恼,仅仅只是轻声道:

    我想保护你。

    单子魏的手一歪,完成了符文的最后一笔。

    嗡……

    刹那间,整个魔法阵似是吸食血符活了过来,流动的线型宛若脏污的血液,透着一股晦暗意味。单子魏面前的鬼眨眼间碎成无数细小光点消散殆尽,快得让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就——结束了——?

    像是乐曲演奏到最□□戛然而止,留下一片意味深长的沉默。单子魏注视苏子规消散的地方,他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host按着受伤的脖子走过来,大约知道单子魏堤防他,隔了一段距离就停住脚步。

    不知怎么的,单子魏突然开口:“他说……要保护我。”

    单子魏的思绪沉浸在苏子规最后看他的眼神中,他没指望听到回应,纯粹只是将心里的某些介意说出来,却听到host“恩”了一声。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host看了单子魏一眼,给出了提示:“你有仆人日记。”

    单子魏差点忘记这一茬,他拿出遗忘久许的仆人日记,刚想说不知道密码,却忽然发现他或许知道。

    人总是喜欢用熟悉的数字做密码,比如生日、电话、学号等等,而他恰好知道仆人阿贵的生日——在般若面具的回忆中,阿贵的生日日期清清楚楚地写在黑板上。

    这个提示太晦涩,以至于单子魏现在才意识到。他在密码锁上输入“0626”,咔擦一声,日记本打开了。

    【xx月xx日星期x晴

    我太幸运了。

    家里的孩子那么多,魏夫人选了我来给她的孩子作伴。

    因为我的名字和少爷谐音,带贵气。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宅子,还能住这么好的房间。

    陈妈说最好找个本子将每天的事记下来,以免出了纰漏。】

    ……

    【xx月xx日星期x大风

    先生和夫人是好人,让我能和少爷一起学习。

    这里的生活真好啊,乡下的家完全不能比。

    我想一直待在这里。】

    ……

    【xx月xx日星期x暴雨

    少爷今日被先生叱喝了。

    先生将他一直玩的娃娃扯坏,还迁怒夫人,说她生的是什么怪物。

    少爷那时候的眼神我现在都瘆的慌。

    他似乎认为那个娃娃是活的,而我们是杀死他朋友的凶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